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二十章 有点疼

第二百二十章 有点疼

距离牙城往东一百二十里有个小村子叫苏圩村,村子里只有四五百人口都以捕鱼为生,这些渔民说不上有多憨厚老实,有过路的行人想要买些海产,他们多半也会缺斤短两,可是他们不该死。

  如今村子里的人都被驱赶着进了最大的那户人家,这户是村中首富,村子里的渔船有三分之一是他的,不少村民是向他租船用,不过船普遍比较小,只能在近海捕捞,可不管渔民的收成如何,他的收成终究是不错的。

  几百个求立水师士兵好像野兽一样把人赶进院子里,士兵围成一圈,却没有急着动手杀人。

  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边拉开,穿着一身粗布衣服的阮青锋迈步走出来站在门口扫视一圈眼神有些睥睨,那富户看到阮青锋之后连忙摆手:“别出来啊......”

  四周围着的那些求立士兵整齐的躬身:“拜见大将军!”

  阮青锋摆了摆手:“咱们败了吗?”

  他手下副将阮合垂首:“是......土鬼岛水师大营被偷袭,咱们留在大营里的船几乎全军覆没,那个叫庄雍的宁人大将军带着水师从后边一直追着追到咱们的海疆,因为咱们的船在前边,海疆守军一开始并没有察觉什么不对,结果宁人直接杀上了岸,一口气屠了四个县,从北到南,寸草不生。”

  阮青锋站在那沉默了好一会儿,深吸一口气:“回去吧。”

  阮合看了看那些人:“杀了?”

  阮青锋指了指那富户:“是他收留了我,幸好我的中原话说的没什么破绽,他以为我是个落难的越人还算照顾,所以别为难他......杀快一些。”

  “是!”

  阮合上去一刀将那富户的头颅切了下来,这一刀极重极快,人头飞起来落地又滚出去很远,那人头上的眼睛还睁着,眼神里都是愤怒和不甘,其他的村民也被屠杀,哀嚎声连成一片,很快就有变得平静下来,血液将整个院子的地面都染成了褐色。

  “咱们败了,可不能认输。”

  阮青锋大步往外走,他的亲兵捧着一身簇新的衣服快步跟着他身边,阮青锋一边把身上的粗布衣服脱了一边说道:“召集还能召集起来的人跟我回都城,朝廷里指不定有多少人想要我的脑袋。”

  阮合亦步亦趋的跟着:“大将军,何必要回去?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陛下就算是有些生气过阵子也念起大将军的诸多好处气终究会散的,此时若回去怕是凶多吉少,陛下的那性子,发起怒来就会忘了大将军的汗马功劳。”

  “你们不了解陛下。”

  阮青锋脚步停了一下,回头看了看那已经烧起来的村子:“幸好当初约定了这么一个地方,我从不认为自己会如此狼狈,想不到这个准备倒是用上了......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们不了解陛下。”

  “是啊,你们不了解他......陛下不是一个不允许战败的人,但绝对不允许逃避,若是我不回去才是真的凶多吉少,回去了,九死一生,不回去......十死无生。”

  数百名求立士兵护着阮青锋迅速的登上岸边的小船,大船就在距离岸边几百米处下锚停着,那些留守在大船上的求立士兵看到阮青锋归来,一个个嗷嗷的叫唤起来,挥舞着兵器,放佛大胜的是他们才对。

  与此同时,骑着一匹骗来的马跑出几分得意姿势的沈冷已经回到了牙城境内,终究还是稍稍晚了些所以没有看到千帆归来的那壮阔场面,他到船港的时候那艘百米多长的神威已经进港维修,船上看起来伤痕累累,可见土鬼岛那一战有多惨烈。

  沈冷从马背上跳下来,陈冉已经在路边等了好一会儿了:“怎么才回来,提督大人一回来就先问你在哪儿。”

  沈冷:“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你去拉屎了。”

  “我拉了多久?”

  “两个时辰了。”

  “你大爷.....”

  沈冷风尘仆仆的冲进船港大营,陈冉在后边一个劲的喊:“县城,县城,提督大人没在船港。”

  沈冷脚都是搓停的,回头道:“你再喊急点我肾都崴了。”

  陈冉:“是你冲的急,崴了肾也是你自己的事。”

  沈冷把马拉过来:“走!”

  他伸手一拉陈冉两个人共乘一骑朝着牙城县城那边跑,这一路都是上坡马儿跑的很辛苦,坐在后边的陈冉也很辛苦

  ,马往上跑颠颠儿的,他颠着颠着屁股就往下滑,费劲巴拉的拽着沈冷坐回去,颠着颠着又滑下去了。

  气得陈冉一个劲儿的拍马屁股:“这么大的屁股,就不能撅高点?”

  沈冷回头看他,眼神里都是震惊。

  整个牙城县城里张灯结彩,虽然还是大白天,处处都可见到欢欣鼓舞,百姓们都在大街上笑容满面,显然还没从兴奋劲儿里缓过来,之前提督大人带着队伍骑着高头大马过去,他们的欢呼声震的天穹几乎都裂了口子,第一次,大宁的烈红色战旗飘过的时候给了越人那般大的自豪感。

  有了自豪感,很快便会有归属感。

  牙城县衙里原本的地方官都被廷尉府的人砍了脑袋,道丞白归南安排过来的补位官员还没有就任,此时此刻县衙笑声一片,能来接庄雍的几乎都来了,叶景天的马快比沈冷早到了些,看到沈冷进门就忍不住嘿嘿笑,沈冷真想瞪他一眼,要不是念在他正三品的份儿上这一眼就瞪出去了。

  今日的主角当然是庄雍,这一战打的解气打的霸气,非但将求立水师一口气打废了,大宁的士兵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踏上求立国的土地,并且极凶残的屠了求立四个县,几乎所有男丁都被杀绝,若非庄雍严令禁制屠杀老弱妇孺,只怕那四县之地便真的寸草不生。

  庄雍正在和平越道道府叶开泰聊天,陪坐的有白归南,叶景天,石破当等人,见到沈冷进来之后庄雍嘴角就忍不住往上扬了扬,叶开泰看了看庄雍那眼神,有一种看到自己傻儿子走失多日终于找到家门的喜悦感......

  庄雍指了指一侧示意沈冷先去一边等等,沈冷点头钻进旁边站着的人群里,过了一会儿庄雍往他那边看了看却不见了沈冷的踪迹,还在看呢,叶景天在旁边笑道:“别看了,你指了指旁边他就从侧门钻出去跑了,估计着你一时半会儿也没空搭理他,所以跑回家去见那小姑娘了吧。”

  庄雍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羡慕起沈小松来。

  九天后,长安城里在年后变得冷清下来,已经出了正月,大街上的灯彩也差不多都摘了,天气还是那般的冷,店铺也都早早关门,毕竟腊月到正月十五这段时间百姓们把该买的都已买齐,正月十五之后一般的店铺都没什么生意。

  一个身穿长裙披着貂绒大氅的年轻女子漫步在这冷冷清清的街上,感受着不一样的长安城,在她身后跟着两个少女一个老妇,再远些的地方坠着七八个看起来面相很凶悍身材雄壮的汉子,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也非宁人款式,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是草原狼厥族的服饰。

  年轻女子已经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走过这条街,看着远处那唯一热闹的地方怔怔出神。

  那里是大宁皇帝陛下不久之前新划归给廷尉府的地,还在扩建之中,那里本来是一座庙,算起来也已经有数百年所以很破旧,当初大楚的时候这庙里的香火极旺盛,宁立国之后崇道抑禅,这庙里的僧人后来搬走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虽然荒废可占地不小,也许陛下是觉得廷尉府里的戾气太重了些,所以借着这禅庙旧址来压压戾气。

  可陛下也应该很清楚,佛光普照的地方韩唤枝带人住进去也能变成阎罗殿。

  “殿下,该回去了。”

  老妇人劝了一句:“快天黑了,风寒。”

  这年轻女子不但是草原上的大埃斤,还是陛下亲封的公主,就在她来长安之后不久,有了这公主的称号对于狼厥族来说这是一件大好事,是大宁皇帝对草原表达善意最直观的体现,可也是皇帝的一点小心思,朕不但让你称臣,还让你叫爸爸......

  “那就回去。”

  她转身,就在这时候看到原本身后跟着自己的那些护卫快速的朝着自己冲过来,然后她往两侧看了看,房顶上出现了一群黑衣人,这是长安城,还是白天,能在这时候动手可见想她死的人有多决绝,她想了想自己在长安城里得罪了谁,想了一会儿也想不到,所以就明白想杀她的人可能不是因为她。

  于是她笑起来。

  原来大宁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稳固团结。

  韩唤枝在南边一定做了很多得罪人的事,他们杀不了韩唤枝,于是就想杀一个韩唤枝在乎的人来泄愤,最主要的是......若是她死在了长安城里,草原上的勇士就会变成疯狂的野兽,二十万狼厥族铁骑就会不顾一切的杀奔长安,胜不了,但也会让大宁掉块肉。

  所以她才笑,大宁里有些人为了目的是可以不顾大宁的,这真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

  两个少女和那老妇人成品字形把她护住,不管是哪个方向射来的弩箭在她们三个死之前都不会伤到大埃斤,可是人怎么可能是射不死的呢?三个人倒下去,那些箭终究会落在她身上。

  就在这时候那些黑衣人却开始一个一个的掉下来,落地之前就已经死了,很快黑衣人原本出现的地方被一身雪白衣衫的人替换。

  一辆马车在街口停下来,下来一个看起来很儒雅的中年男人还对她招了招手,不顾手下人反对,云桑朵朝着马车那边过去,于是中年男人笑起来,觉得自己兄弟看上的女人果然很不一般。

  云桑朵上了车,中年男人却没上车。

  车里坐着一个一身黑色锦衣的家伙,看着她尴尬愧疚且不失礼貌的傻笑。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星夜兼程跑废了七八匹马回来,就好像突然悟了一样。

  啪!

  那家伙脸上挨了一个耳光,傻笑逐渐凝固。

  然后云桑朵忽然就扑上去,小巧红润的嘴巴就硬怼在他的嘴巴上,有点疼。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二百二十章 有点疼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