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让

第二百一十六章 让

中年男人提剑而来,模样再普通,手里有了剑的他便不凡。

  沈冷还在喘息,一个已经看起来很累的人和一个已经观察了他很久且实力超群的人交手,似乎一开始就没了胜算,然而沈冷心大,从来都那般心大,在他看来若世间武者分成十等,自己便是十。

  若论武艺,到现在为止他只对一个人服过气,那就是楚剑怜。

  巅峰时期的沈先生可能比现在的沈冷要强悍,甚至强悍的多,可是十几年飘零艰难度日,沈先生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况且当初被追杀的时候曾经受过伤,伤了他的那个人叫商九岁。

  沈先生说,他觉得自已一定打不过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楚剑怜一个就是商九岁,只不过这两个人都是奇葩之中的奇葩,想让他们出手要看机缘,万金难买他们乐意。

  商九岁当年追杀沈冷是因为有个女子找到他在他面前哭诉说沈先生有多可耻,商九岁这个人说他复杂便谁也猜不透,说他单纯就像个孩子,他就觉得能让一个女人如此哭诉的男人必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于是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找到了沈先生,那时候沈先生已经带着沈茶颜,也正是因为沈茶颜他才没死。

  因为商九岁觉得一个男人拼死也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一定不会太差,所以就走了。

  就是这么草率。

  人到至高处就再也没有别人可以左右,除非自己。

  所以沈冷曾经很向往那样的江湖生活,觉得若有机缘和楚剑怜商九岁这样的人交手也是人生一件快事,楚剑怜的剑,沈冷回忆过很多次,时至今日他也没把握能接的住,但他下一次依然不会退避,若退避了才是真的没了机会。

  而面前这个男人提剑朝自己过来的时候,沈冷依稀在他身上看到了楚剑怜的影子,这个人没有楚剑怜那般出尘的气质,也没有楚剑怜那般儒雅清俊的容貌,可剑势是一样的。

  似乎只要他们这样的人手里有一把剑,就无所不能。

  那是自信。

  中年男人走到沈冷面前不到两米处站住,仔仔细细的看着沈冷:“你是不是跟什么人学过剑?”

  沈冷不想回答。

  中年男人沉默了一会儿后继续说道:“我一直在看你出刀,你的刀法之中有剑势,似曾相识,可我想不明白会这剑法懂这剑意的人怎么会教一个宁国的将军,那是背叛。”

  沈冷忽然明白过来为什么他看这个人和楚剑怜有几分相似,来之前黑眼就说过风闻堂里可能会有人懂大楚皇剑,这个人如今就在自己面前,于是沈冷除了杀心,还有几许兴奋。

  “你姓楚?”

  沈冷问。

  那人摇头:“我姓苏,你问我是不是姓楚,我大概就知道是谁教了你剑法,那个人......是叛徒。”

  沈冷恍然,大楚皇族是姓苏的而不是姓楚,楚剑怜是后来改的姓。

  “你何时见过他?”

  沈冷不答。

  “罢了。”

  姓苏的中年男人微微昂着下颌:“我叫苏寻剑,他已经不配用那三把剑,我都会拿回来的。”

  听到这句话沈冷杀机顿起。

  那三把剑,如今有一把在茶爷手里。

  所以他摇头:“你一把都拿不到。”

  苏寻剑将手里这把又细又长的剑抬起来指着沈冷:“我要让你知道,你学来的那些东西于大楚皇剑来说不过是皮毛而已,我让你三剑,第一剑刺你的左臂。”

  沈冷眉头一挑。

  苏寻剑脚往前迈了一步,沈冷也迈了一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便不足一米,然后刀光炸起,沈冷的黑线刀突然出现在苏寻剑的身前,那刀快的如龙出海如凤点头,刀过仿佛连空气都被割裂出一条口子。

  苏寻剑的剑后发,剑尖在沈冷的刀背上轻轻点了一下,沈冷的刀便偏了出去,无法控制的偏了出去,剑点的地方便是改变力的最佳位置,用最小的力气将对手最大的力气化解开,这是一种令人无法相信的精准。

  噗!

  沈冷的左臂上炸起一团血花,沈冷向后退了一步低头看,左臂上被点了一下,衣服有一个小小的破口,剑刺的并不是很深,因为沈冷的反应足够快,当初和楚剑怜交手的时候到后来已经不全是守势足可见他的反应速度,所以虽然这一剑命中了沈冷的左臂苏寻剑却不满意,他本以为可以将沈冷的左臂刺穿,甚至挑断。

  “还算不错。”

  苏寻剑看向沈冷:“第二剑还刺你的左臂。”

  他第一剑没能刺穿,哪怕刺中了也不满意,这不是他的剑道。

  沈冷横刀身前这次没有抢攻,他就等着苏寻剑出这第二剑,苏寻剑手腕一抖半空之中出现了一朵剑花,这种东西沈冷以前听说过却不认为存在,所谓剑花,其实解释起来也不难,阳光下剑反射的光芒因为剑移动速度太快而形成花瓣的形状。

  然而今日阴雨。

  那不是反射的光芒是因为这把剑太好,如一泓秋水,所以这剑花不璀璨却动如水波,剑尖在水波之中刺过来,沈冷一刀横扫拦住长剑,长剑却偏了出去,剑身在刀身上横着拍了一下,黑线刀又一次偏离出去,不可控制的偏离出去,于是沈冷的左臂上第二次炸起一团血花。

  这一剑更深些。

  可依然没有贯穿。

  苏寻剑皱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沉思了一会儿,觉得沈冷不应该具备这样的反应,他剑打的受力点是最佳位置,沈冷的刀会带着他的身体一起偏移,只有第二反应超凡脱俗的人强行改变身体形态才能让这一剑无法贯穿,也就是说,在他的剑拍开沈冷的刀那一刻两个人的第二反应最起码一样快,沈冷避让而他出剑,可沈冷比他更难,因为沈冷还在被刀的惯性带着。

  “确实不错。”

  苏寻剑之前说还算不错,现在说的是确实不错。

  沈冷点了点头,丝毫也没有受了打击应该有的颓势,年青一代之中他还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孟长安算一个,但孟长安永远也不会和他以命相搏,所以两个人谁更强便分不出来,沈冷之前也和久负盛名的石破当交过手,在沈冷看来石破当也就是个八,最多八个半。

  沈冷再次向后退了一步,刀子戳在地上问:“你第三剑还要刺我左臂?”

  苏寻剑点了点头:“是。”

  沈冷道:“那我露出来。”

  他把袖口撕开露出里面绑着的沙袋,苏寻剑恍然,原来并不是这个叫沈冷的年轻人第二反应有多快,而是那些沙袋挡住了他的剑,才想到这一点他脸色却变了,因为他刺中的地方不可能有沙袋,有沙袋之前就不会见血。

  沈冷的衣袖撕开到肩膀处,果然没有沙袋。

  那里有两处剑伤,还在流血。

  沈冷将沙袋解下来扔在地上,右臂也是如此,苏寻剑的好胜之心就被勾起来,他想看看沈冷到底还能多强,之前杀了那么多人打了那么久,他都是带着这般沉重的沙袋在打,若非他自己展现出来谁能相信?

  解下来沙袋的沈冷活动了一下双臂把刀提起来,刀锋一转,脚踝处绑着的沙袋便掉落下来,再一刀右边脚踝上的沙袋也切开落地。

  他看着苏寻剑的眼睛:“你说让我三剑,第三剑就免了吧,你绝对刺不到我,我让你三刀。”

  沈冷向前:“第一刀斩你左臂。”

  苏寻剑哈哈大笑:“好狂妄!”

  他一剑刺向沈冷,剑花再现,一朵两朵三朵......只怕谁也看不清楚他的剑到底要刺什么地方,沈冷站着没动,苏寻剑的剑就到了他心口,沈冷这才出刀,在沈冷出刀的一瞬间剑改变了方向刺向他左臂,沈冷的刀横向过来把剑荡了出去。

  没什么,只是比刚才更快了些。

  刀荡偏了剑,沈冷的刀斩向苏寻剑握剑的右手,太快,所以苏寻剑之好向后暴退而不能反击,他的右手向后急撤,而不可避免的是,不管是谁,右臂回撤左肩就会向前,多多少少的问题而已。

  噗!

  沈冷一刀落在苏寻剑的左肩上,刀落,臂断。

  左臂落地,血也流了一地。

  苏寻剑的脸色大变,向后连退好几步,低头看了看肩膀上的断口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他身后那个身穿墨绿色长裙的女子跨步向前就要动手,林落雨横移一步拦在那:“那是男人之间的事,你若插手,那我们女人就打一架。”

  绿裙女子皱眉,侧头看向苏寻剑,苏寻剑微微摇头:“是我自己大意,我只是没有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可怕到了这个地步,之前他说自己值三万两我还觉得可笑,现在看来是我可笑了,以他的年纪,再过十年怕是少有对手,三万两银子的价格不算离谱。”

  他问沈冷:“你第二刀还要让我?”

  斩掉了左臂不是不让,因为若不让,这一刀就可致命。

  沈冷问:“你不愿意?”

  苏寻剑的笑容发苦,哪里还有之前的洒脱写意。

  “若你再让我,我便显得没了尊严。”

  沈冷:“唔......你说让我三刀的时候,我也不愿意。”

  他退后两步:“你可以先包扎一下,气血太亏,动作就会慢,我第二刀斩你右腿,第三刀斩你右臂。”

  明明白白告诉你。

  谁叫你装?

  沈冷退回去把沙袋捡起来重新绑在自己胳膊上:“免得你说之前是你给了我机会。”

  可别忘了,苏寻剑之前一直都在等着沈冷力亏,沈冷打了那么久苏寻剑才出来,那就是占了便宜,只是他不愿意承认,会显得自己没气度。

  沈冷是将两边胳膊的沙袋都绑在右臂上,加倍的沉重,然后左臂背到了身后:“我再让你一条左手,现在你觉得公平了吗?若论装,我比你应该强一些,因为我确实比你强一些。”

  :。:

看网友对第二百一十六章 让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