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一十三章 怎么能不死

第二百一十三章 怎么能不死

林落雨本是要事不关己冷眼旁观,可是突然冒出来的那个女孩子她有些蛮不讲理的拉进这浑水之中,所以她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女孩子又是谁?

  就在这时候二楼那男子显然很生气,从二楼飘身而下站在那少女身前:“英赋,回去!”

  少女偏不。

  “你就因为这个女人愁眉不展,也因为这个女人连理都不愿意多理我,我比她哪里差了?二哥,这个女人就是你的灾星,她可是扬泰票号的人,她接近你就是为了伤害你,你相信我,我不会看错这个女人眼神里的阴狠。”

  林落雨觉得有些意思,却并没有说话,因为她不觉得这小姑娘说的有几分不对,虽然用词上有些让她觉得不喜欢,但若是风闻堂的东主就这般死了,她也确实觉得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叫英赋的少女从桃花东主身后绕过来指着林落雨的脸:“她若是不想害你,我就剜了自己的眼睛,你为她茶饭不思,送她这个送她那个,她可曾有过表示?”

  之前林落雨不说话是因为她觉得那丫头说的没错,现在却有些不喜。

  “他送我东西,我为什么要有表示?”

  她问。

  英赋转头看向桃花东主:“你看到了没有,她对你毫无感觉。”

  林落雨微微摇头:“感觉倒也不是没有。”

  桃花东主眼神一亮。

  林落雨淡淡道:“我比较讨厌这个人。”

  “你给我去死!”

  叫英赋的少女冲向林落雨,才冲了一步就被桃花东主伸手拉住了胳膊:“她说的其实没错,我对她什么态度是我的事,她对我什么态度是她的事,英赋,这不是你这小孩子应该管的事,你年纪还小,你不懂。”

  “我不懂?”

  英赋猛的回头看向桃花东主:“你现在连面具都不换了,你当我不知道怎么想的?”

  林落雨微微皱眉:“说完了没有?”

  英赋转身怒视她:“你闭嘴,你这贱-货!”

  啪!

  桃花东主一个耳光扇在她脸上,少女顿时就愣住了,捂着自己的脸:“你居然为她打我?”

  桃花东主深吸一口气:“你失态了,这不是你学到的东西。”

  英赋嘶吼道:“你为什么不懂我!”

  林落雨眉头皱的越来越深,想着人世间最复杂最恶心果然是男女之间的感情了吧,幸好自己一直不觉得这感情有存在的必要,别说是风闻堂的这个东主对自己有意思,便是他......想到他,林落雨的脸色终究还是变了变,之前她问自己可有喜欢的人,或许,真的有,不然为什么会有一种心酸?自己跑到这川州城里来,还不是想远远的避开他,再也不见他了。

  “她今天会死。”

  林落雨指向英赋,语气却尽力平静下来。

  桃花东主的肩膀微微颤了一下,一把将英赋拉到自己身后:“我已经打过她了。”

  林落雨道:“那是你的事,与我有什么关系?你打了她是因为你在生气,我杀她,是因为我在生气。”

  于是她向前迈步,叫英赋的少女自然不会服气,可桃花东主显然很了解林落雨的性格和实力,只是护着英赋往后退了两步,像是下了决心似的高呼一声:“出来!”

  花园那边的五栋木屋终于有一间开了门,一个看起来足有两米的壮汉迈步出来,他光着膀子,身上密密麻麻的都是纹身,因为太过繁琐所以根本看不出来纹的是什么,他肩膀上扛着一条狼牙棒,看起来至少要有百斤沉重,狼牙棒压在他肩膀上,尖刺自然会刺到他自己,可他却不觉得如何,肩膀上也没有血迹,皮糙肉厚,不过如此。

  “给我,挡住她!”

  桃花东主最终也说不出那个杀字,觉得自己真的是无可救药。

  “喂!”

  就在这时候远处有人喊了一声,他们几个全都转头看向天井那边,然后同时愣住,每个人眼里都是不可思议......天井那边只有一个人还站着,肩膀上扛着一把黑线刀吊儿郎当的站在那,身上的血顺着衣服一圈往下滴,脚下已经形成了一片血洼。

  他站在那,身上都是血,脸上都是血,黑线刀上也都是血。

  “你们那边很烦。”

  他左手抬起来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今天是我的事啊......你们这样把我忽略了,我觉得很不爽。”

  在他脚下周围是一圈血,一圈血外面是一圈死尸。

  天井里住着二十五个杀手,能常住在风闻堂总堂里的杀手自然都不是酒囊饭袋,他们的身价最低的那个也要一千五百两,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一辈子也未必能见到一千五百两银子,可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杀个人的事而已。

  然而以后他们都不可能在杀人了,沈冷杀的很残忍,所以地上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最完整的那个少了半边肩膀小半个上上半身,内脏血糊糊的在尸体旁边洒落,看起来真的很恶心。

  “他是谁。”

  桃花东主终于反应过来这个人不是来投奔自己的,自己居然还如此相信林落雨的话,问过之后不等林落雨回答,他看着林落雨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你果然是来杀我的?”

  林落雨沉默片刻,点头:“是。”

  她懒得解释。

  反正都是杀,谁杀不是杀?解释起来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况且她确实希望他死。

  “哈哈哈哈哈......”

  桃花东主仰天大笑起来,那笑声却并不畅然,只是很苦。

  “那你们真的小瞧了我风闻堂。”

  沈冷扛着黑线刀走到林落雨身边身后在她肩膀上往后扒拉了一下:“一万七的,要杀你的人已经被三千的都杀了,算你欠我一个人情。”

  林落雨看了看自己肩膀上血糊糊的手印,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觉得恶心。

  “凭什么?我没让你去杀。”

  “唔,那算我多事。”

  沈冷在林落雨身前站住:“没你的事了,回去吧,不管你是一个多奇怪的女人,还有些自恋,但女人终究还是应该离血腥气远一些,回头我会给你账上放三万两银子。”

  林落雨忽然觉得很气愤:“三万两银子就够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很气愤,连衣服脏了她都没气愤。

  沈冷不回头,也不觉得自己应该解释什么,这就和林落雨的想法一模一样,解释起来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只有对自己在意的人才会不厌其烦,至于不在意不重要的人,那解释起来干嘛?

  这或许就是林落雨气愤的原因,她发现沈冷真的不在意她,她当然也不在意沈冷,她只是有些不能接受一个男人对自己毫无感觉,哪怕她觉得男女之间的感觉是最恶心的事。

  面前的敌人在意她,身边目的相同的同伴不在意她,这个狗扯的世界还真是狗扯的没道理,于是她也笑起来,也很苦。

  “带手绢了吗?”

  沈冷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在很久以前,他和茶爷第一次直面水匪的时候他也杀了很多人,脸上染了很多血也有很多汗水,于是他问茶爷带手绢了吗,茶爷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死人所以真的在害怕,只是机械的掏出手绢给他擦脸。

  此时此刻,沈冷又问出了这句话。

  林落雨觉得他是神经病。

  可是掏出来一块手帕递给他。

  沈冷接过来却不是擦脸而是擦手,手上的血太多,刀柄上的血太多,这样握刀便会不够紧,发力的时候或许会打滑,他把那块洁白的手帕擦的满是血迹然后随手丢在地上,想着回头买一块赔给她,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在乎的事,可林落雨觉得自己要炸了。

  “我来之前说,我杀人三万。”

  他看向桃花东主:“这个人三万,其他的我算我今天兴致好送你的,手绢的钱我会单算给你。”

  林落雨忽然抬起脚一脚踹向沈冷的屁股,沈冷侧身避开看都没看,心想着这个女人和茶爷在这一点上倒是有点相似,动不动就踹屁股,要不是自己已经有了足够多的经验这一脚就被踹中了。

  “你也去死吧!”

  林落雨很没有风度的喊了一声,声音有些尖锐。

  沈冷不觉得啥,可是桃花东主却以为她终究还是在意自己的,不然哪会如此悲愤?她也会很矛盾的吧,和自己一样,只是因为身份的缘故无法在一起。

  很奇怪,本该都很冷静的人,都变得白痴起来。

  可他们更白痴的是到现在都没有反思自己的心境为什么会乱,林落雨真的是因为沈冷对她的莫不在乎?桃花东主自然也不会全都是因为林落雨,伤感其实在很多时候是自己的事,给自已一个伤感的理由于是便觉得自己可怜,也开始可怜起自己。

  可怜的是,只有自己可怜自己。

  只有那个叫英赋的小女孩觉得所有人都该死,林落雨该死,这个浑身是血不知道什么来路的人该死,自己也该死,她就不该出现在这,不该去喜欢不该喜欢的男人,虽然她才十六七岁,可是却已经品尝到了苦涩。

  “你的面具可以摘了吗?”

  沈冷问他。

  沈冷是来杀人的,管他们谁苦涩谁不苦涩。

  “你到底是谁?”

  桃花东主反问。

  沈冷缓缓吐出一口气:“我姓沈,叫沈冷,就是你想杀的那个水师将军,风闻堂接了生意要我的脑袋,我自己给你送过来了,你派去的人不够强,我自己来挑一些,但我觉得应该和你说清楚,杀你倒不主要是因为你接了生意,杀手接生意天经地义,我若是被你的人杀了只是我自己不够强,但你的人伤了她......”

  沈冷微微昂着下颌:“我一根手指头都舍不得碰的女人,你的人居然在她肩膀上留下一道疤,你怎么能不死?”

  ......

  ......

  【这是加更,夸我。】

看网友对第二百一十三章 怎么能不死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