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三千你一万七

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三千你一万七

掌柜的横跨一步拦住沈冷,他并不觉得蹭脸是什么可怕的事,哪怕沈冷的表情看起来很认真。

  尤其是在不久之后看到沈冷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就更觉得对方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家伙,吓唬人而已,而且吓唬人的台词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蹭脸......呵呵。

  他哪里知道沈冷眼神闪烁了一下是在反省自己,以后一定得让蹭脸变得有名气起来,不然你看,谁都不怕的,好无趣。

  沈冷在认真思考该怎么把这件事情变得更加沸腾起来,对方却以为他是在虚张声势。

  沈冷忽然看向林落雨问:“我是不是不能动手?”

  掌柜的哼了一声:“你知道这是哪儿吗?”

  沈冷看了他一眼:“没和你说话。”

  林落雨:“毕竟你出手价值三万两,怎么看他也不值三万。”

  沈冷哦了一声:“你可能没懂我的意思,请你仔细思考一下。”

  林落雨微微皱眉,她真的没懂沈冷这话是什么意思,开始只以为沈冷是觉得威胁一个小人物变得无趣起来所以不打算继续威胁了,看到沈冷那眼神她才醒悟没这么简单,于是思考起来,没多久她就明白过来沈冷问自己是不是不能动手这句话的意思。

  沈冷是因为那个水师将军的事来风闻堂的,他要动手当然是针对这件事的人。

  “可以。”

  她点头,因为她确定只要是风闻堂总店的生意都肯定会经手这个掌柜,寻常的那些活儿他可以自己做主安排杀手,但如杀一个水师将军这样很严重的事情,他必须上报,但即便如此,对外发布消息的时候也一定是他,那位东主才不会自己去做这些事。

  听到她说可以,沈冷笑起来。

  他回头看了看那些排队等待看病的人,把小猎刀收起来笑呵呵的过去,从怀里抽出来银票一张一张一个一个的递过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今日风闻堂出了些问题需要关门整顿,大家可以明日再来,或是稍微晚些的时候再来也可以,如果还有大夫应诊的话......”

  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每一张银票都有五十两,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五十两银子便差不多算是巨额财富,一个个心满意足的拿着钱出门去了,想着这世上原来真的有人傻钱多的那种人,真美好。

  “关门吧。”

  沈冷看向掌柜的说了一句。

  掌柜的冷笑起来:“随他的意,把门关了,我看看这位贵客到底想在咱们风闻堂里做什么。”

  伙计们顿时变得杀气腾腾,手脚麻利的把门板封了,屋子里的光线顿时变得暗了几分。

  沈冷看向林落雨:“你先进去见他吧,我一会儿就跟过去。”

  “一会儿?”

  “是的。”

  “哦......”

  “等下。”

  沈冷叫住刚要迈步的林落雨:“来之前我跟你说过,挑几个漂亮的算我送你的。”

  林落雨在这大堂里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下,最终视线落在沈冷脸色:“你自己的送我就好。”

  沈冷摇头指了指她的脸,林落雨以为自己脸上沾了些什么,抬起手摸了摸,然后听到沈冷问她:“你自己说,大不大?”

  林落雨觉得心口里一阵窒息,心口疼,脑袋疼,哪儿都疼。

  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内堂。

  “教训他一下,别留客气,虽然他是我带来的人。”

  林落雨转身之前朝着掌柜的说了一句,然后甩给沈冷一个背影。

  沈冷忽然反应过来什么喊了一声:“我不认识路。”

  林落雨完全没理他,沈冷想了想反正也要找的仔细些,不理就不理吧。

  从大堂后门出去之后是一条狭长的回廊,后边的院子有个天井,天井四周都是房子,一间一间房门上边挂着小木牌,木牌上面有对应的数字,但数字是错乱的,不是按照顺序排列,上次来的时候林落雨故意绕一圈看了看,最小的数字是六,最大的数字是三十。

  穿过天井到后边是一片很大的花园,平越道这边奇花异卉很多也很美,花园整理的精致不俗,两侧有些独栋的房子虽然规模不大但很雅致幽静,一共有五栋木屋,分别挂着一到五的木牌。

  穿过这片花园之后就是一个小湖,大概有直径百米左右的圆形湖,湖中央有个人工堆砌起来的石头平台,那里有一座二层木楼。

  风闻堂的总店是外面的铺子,但决定风闻堂一切事物的人在湖心岛的那座二层木楼里,他很神秘,总是戴着各种各样的面具见人,当然也不是谁都能见到他,沈冷直接找到林落雨便是最省事省时的方法,这方法是廷尉府和流云会提供的。

  扬泰票号和风闻堂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前者更懂得什么叫暴力衙门,很显然廷尉府就是。

  林落雨穿过天井走过花园,刚刚迈上通向湖心岛的栈桥就听到后面有脚步声,她回头看了看就看到了那个令她讨厌的家伙竟然跟了上来,手里抓着一个人的脚踝拖着走,而被拖着的那个人显然就是外面的掌柜,虽然隔着稍稍有点远林落雨还是看清楚了掌柜的那张血糊糊的脸,于是心里猛的抽了一下。

  快,真的快。

  外面铺子里的几个坐馆医者都是杀手,而且实力都不俗,除了他们几个之外还有那些伙计也不是酒囊饭袋,她从外面铺子走到小湖这边的时间,沈冷把所有人都击败了?

  击败会很慢,击杀才快。

  所以她决定等等,因为沈冷就要穿过天井了。

  湖心岛上的二层木楼开了窗,一个身穿湛蓝色长衫的男人站在二楼露台上凭栏往外看着,脸上带着一张很奇怪的面具,面具上画着很美很美的桃花,自从见了林落雨第三次之后每次见她都会戴上这张桃花面具,他觉得不管是杏花梨花还是牡丹玫瑰都配不上她,唯有桃花。

  “那是谁?”

  他问。

  “要价三万两的人,我付不起,所以带给你看看。”

  林落雨回答的时候面无表情,她不喜欢这个人,不管有没有面具,换多少面具都不喜欢,所以语气之中连一丝感情都没有,这让二楼的男人有些心里不舒服,想想看她从来都是这样,于是化成苦笑。

  他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不是因为他很丑,相反他对自己的相貌一直都很自信,只是这面具真的不能摘,哪怕是在她面前,而且他也很清楚自己喜欢这个女人是多可怕的一件事,她是扬泰票号川州分店的坐堂,是对手,也是敌人,在必要的时候她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下手,扬泰票号的力量大部分在北方而风闻堂在平越道这边,从种种迹象表明扬泰票号都在向大宁朝廷靠拢,而他的风闻堂永远不会。

  风闻堂里的人,都是仇恨大宁的。

  有时候他会去想,若自己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该怎么办,若她真的对自己亮出刀子怎么办,当面对风闻堂里所有人质问质疑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办。

  又能怎么办?

  “三万两?”

  桃花东主似乎有些想笑:“这个天下还没有人值这个价钱,你知道的,如今最贵的那个也不过两万两,况且是你我都请不来的人。”

  林落雨站在湖边扶着栈桥栏杆,那样子便当得起风姿绰约四个字,所以他看的有些痴了。

  “或许,真的值呢?”

  她想到那块留王令牌,有那牌子三万两就不算多了。

  然后她想起来,若是今日这个廷尉府的千办真的靠一己之力就把风闻堂总堂杀一个通透,这个带着面具的男人死了,自己会不会有些失落?

  仔细问过自己,原来不会。

  她从来就不是一个心肠软的人,对于她不喜欢的人便不会有什么怜悯,包括那个廷尉府千办,若他死在这里她也不会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人是自己来的,死是自己找的,与她何关?

  这个世界上有自己喜欢的人吗?

  恍惚了一下林落雨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怎么了,会胡思乱想这么多。

  而此时,天井那边开了门。

  第一次来的时候她便故意围着天井走了一圈,那一圈一共有二十五个房间,想来每个房间都不会很大,房间门口挂着牌子,数字是从六到三十,也就是说,常驻在这风闻堂总堂里的杀手一共三十个人,后面花园里那五个独栋的木屋之中住着的,是从一到五。

  门一个一个打开,有一个一个的人走出,他们默不作声的看着沈冷,围了一圈。

  沈冷正好走到天井正中,手里还拖拽着那个掌柜,哀嚎声把人引出来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打算动手,他们的表情甚至都很平静,并不觉得掌柜的被人打成这样是一件很特别值得在乎的事,没有怒意也没有怜悯,只是看着。

  可是被围了一圈,事情自然就变得不寻常起来。

  沈冷本来以为那些人会冲上来,自家掌柜的被打的如此凄惨哪有不出手的道理,然而他发现这些人真的只是看着,没有**。

  “杀了他。”

  湖心木楼里出来一个身穿粉色长裙的少女看起来十六七岁年纪,面容很冷很冷,似乎厌恶极了沈冷,她也厌恶林落雨,两种厌恶加起来便成了杀意。

  她从怀里取出来一沓银票扬起来:“杀了他,银子是你们的。”

  有几人蠢蠢欲动,有几人观望,而花园那五个独栋木屋的门都没有开过。

  “三千两。”

  少女喊。

  蠢蠢欲动的人就更多起来。

  然后那少女指向林落雨:“再加上她,两万两。”

  天井里的人便都动了起来,不再是面无表情,不再是没有**,而是一个个瞬间化作了野兽。

  林落雨看向沈冷,沈冷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别看我,我值三千,你一万七。”

  于是更多的人看向林落雨,林落雨觉得沈冷真的太......他么的不要脸了。

  ......

  ......

  【虽然我觉得我解释了你们会觉得是我不要脸,但我真的还是要解释一下,我说留言一百加一更,不是每一百加一更,而是加一更......唔,大概,应该,就是这个意思。】

  【会有加更。】

看网友对第二百一十二章 我三千你一万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