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零七章 初阳照金簪 少女立危山

第二百零七章 初阳照金簪 少女立危山

深夜的时候沈冷还没有能够抽空休息下,战场太过混乱需要他去主持,水师去了什么地方他自然知道,他之所以不告诉石破当是因为他可以相信石破当不会去告诉求立人,但不会相信石破当能够不对别人说。

  这涉及到的可是数万水师兄弟们的生死,计划是沈冷想到的,庄雍加以补充,然后就形成了如今这连自己人都不知道自己人去了何处的局面,沈冷肩膀上扛着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若此战庄雍打赢了,归来之后便是浩荡之威。

  若庄雍打输了,石破当立刻就会向陛下告一状,是沈冷知而不言,以至于庄雍就算兵败也不可救及。

  天色已经大黑,沈冷刚刚才有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吃口干粮,又硬又干,吃一口得灌进去两口水才行,而此时牙城内石破当已经在和人喝酒庆功了,就连城里那些原来的南越人也都在喝酒庆祝,牙城里甚至张灯结彩,酒楼全都坐满了客人,唯独水师这边还必须时刻保持着戒备。

  甲胄不卸,刀不入鞘。

  有几十艘求立战船没有被截断在船港里,谁也不能确定他们会不会趁着夜晚杀回来,求立人向来都是睚眦必报,偷袭一下就走他们心里也多了几许安慰,沈冷并不知道阮青锋没有回到队伍里,这才是求立人船队没有远离的原因,他们不是想杀回来,他们想找到主帅。

  哪怕就是死了,也要确定一下消息。

  牙城。

  所有人都在欢庆,这是牙城这个地方有史以来第一次对求立人打出这么值得庆祝的一场大胜,南越还在的时候从来都只有被欺负的份,就正如那个被石破当砍了脑袋的小吏所说,求立人攻过来的时候他们从来就没有敢真的抵抗过,把县城让出去,求立人走了再回来。

  城外的血腥味还没散掉,城内已经在以血腥味下酒了。

  朋来客栈。

  茶爷看了一眼面前的黑眼:“你确定?”

  “确定。”

  黑眼认真的说道:“上次我和古乐联手灭掉了风闻堂在这边的一个分舵,没想到他们胆子那么野居然还敢接这单生意,不过也难怪,风闻堂是原南越的江湖宗门,以接生意杀人为主,最强盛的时候规模甚至超过了扬泰票号,大宁很多人都愿意用南越的杀手,第一不容易被人查出来毕竟杀手做完了事就会返回南越想查都不好查,第二风闻堂里确实有些高手,人都说南剑北刀,北刀指的是我们流云会的刀客,南剑就是风闻堂的剑客,传闻南越国风闻堂里有几个用剑的极厉害,是当初楚国剑客后裔,楚人尚剑,当年楚国皇族里出过几位皇子都是了不得的高手。”

  茶爷微微一怔,不由自主的想到楚剑怜。

  她知道黑眼说的没错,当年灭楚之战就有一位楚国皇子背剑出紫御城,身边连个随从护卫也不带,一个人去了前线,可他不是去楚国军中,去的是大宁军中。

  那一夜,三位四品将军,一位三品将军被杀。

  三天后,另外一座宁军大营里,这位楚国皇子再次潜入,杀一位四品将军,两位五品将军后飘然而去。

  就为了他,当时大宁的开国皇帝亲自设计了一个局引那位皇子现身,皇帝身边的大将拼死了两个才将此人击杀,自此之后,大宁皇帝开始格外重视江湖高手,设立了廷尉府,以江湖人制江湖人,不过那时候还不叫廷尉府,只是一个雏形。

  “这次风闻堂来的人可能就是当初楚国皇族后裔,或是他们的传人,扬泰票号收到消息之后就立刻通知了我们流云会,可是东主已经返回长安,韩唤枝韩大人也已经已经回去了,此间只剩下我们几个怕是挡不住,所以我们想去求沈先生出手。”

  黑眼当然知道沈先生的实力有多恐怖,能在宫里那位的追杀下十几年安然无恙这就足以证明。

  “先生出去了。”

  茶爷沉默片刻,过去将破甲摘下来挂在自己背后:“先生这段时间身体不好,最近在城中寻了个医术高超的隐居医者,每天晚上都要过去针灸推拿,怕是还要一个时辰才能回来。”

  “可是......”

  黑眼为难的看着茶爷,茶爷微微摇头:“没有可是,先生的身体最近很不好,他不去我去也一样......你不是说风闻堂的人可能会趁着今夜这般混乱去杀冷子吗?你的人去守一边,我自己守一边,进船港只有两条路。”

  黑眼:“不要不要,我们分派人手吧,你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不然冷子还不得疯了,若是知道是我把消息告诉你的,他绝饶不了我的。”

  茶爷叹道:“你觉得,你已经与我说过了,现在不让我去有意义?”

  “那我先去通知沈冷。”

  “不用,他很累了。”

  茶爷要迈步出门,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回去,打开自己的首饰盒,从里面挑了一根被沈先生嘲笑过无数次俗气的簪子取出来,那是沈冷给她买的第一件礼物,就是从这南疆带回去的,一之金簪,她对着铜镜认真的将簪子别在头发中,觉得自家那傻子的眼光真是好,这簪子和自己很配很配。

  她背剑出门:“我去船港南边那条路,你去北边。”

  黑眼无奈:“我让断舍离跟着你。”

  “不必。”

  茶爷整理了一下衣服,扶了一下背后的破甲剑:“风闻堂的人更可能从北边过来,我守的南边临近大海,他们过来的可能性并不大。”

  黑眼想了想确实如此,也就没再多争执。

  船港。

  沈冷吃了干粮喝了半壶水肚子里却反而更不舒服起来,那冷硬的干粮吃下去就艰难喝的又是冷水,能舒服才怪,可他没有时间去寻一口热乎饭,陈冉还没回来,也不知道自己手下这次具体损失了多少人,为了这一战他给弟兄们每个人加了一块护心镜,护心镜下边每个人都加了一张护身符,可战场上,护身符又有什么用?

  若是在陆地,他这一旗战兵可以把求立人杀的找不到北,可是在海上,他的人不如求立人稳,即便如此损失依然比求立人小,足以证明他手下战兵的实力,可沈冷心疼,真的心疼。

  “我回来了。”

  陈冉满头是汗的从远处跑过来,蹲在沈冷身边伸手:“还有没有水?”

  借着船港里的灯火能看出来他那干裂的嘴唇,显然从厮杀结束到现在他连一口水都没时间喝,伤员太多,若及时救治就可能保住他们的命,所以陈冉连一刻都不敢停下来。

  沈冷把自己的水壶递过去,陈冉把那半壶水一饮而尽,咕嘟咕嘟的听着就让人心疼。

  “伤了将近三百人,重伤六十几个,估计着其中半数以上就算是治好了也不可能再当兵,落下残疾了......”

  “名字都记下来了?”

  “记下来了。”

  陈冉从怀里贴身的地方取出来一个名册:“一个都不少,我核对了三遍,就怕漏了人对不起兄弟们拼出去的命......这次损失主要在海战上,战死将近四百,三百多人受伤送进牙城里了,石破当那个家伙倒是出乎预料的把狼猿战兵里的医官分出来几个去救治咱们的人,回头得去说声谢谢,虽然我不待见他......现在船港里还算是完好的也就一个标营多些了,王根栋将军带着他们分在几艘船上随时准备迎战,怕是今夜谁也没得睡。”

  说到这陈冉又啐了一口:“妈的石破当这个王八蛋......唉,刚夸了他两句又骂,我知道咱们手里没几个人了,所以想去请他分派一些狼猿过来协防船港,可我没见到他,传讯的那个狼猿士兵回来告诉我说他们将军说了那是你们水师的事,他管不着。”

  沈冷苦笑。

  石破当心里窝着一口气,自然不愿意帮,他可能也不相信求立人还敢杀回来。

  “你去歇会吧,养养精神,先把今夜撑过去再说。”

  “兄弟们都不睡我能去睡?”

  陈冉翻了翻身上:“干粮吃完了,我去踅摸口吃的,你在这等我。”

  沈冷点了点头:“帮我也踅摸点来,我刚才吃了,没吃饱。”

  陈冉笑道:“那你吃冷的还是热的?”

  “你还能找到热乎的?”

  “能啊,冷的呢就是找些干粮来你凑合吃,热的嘛......你等我吃完了拉出来你再吃。”

  “滚......”

  时间过的很慢,在苦撑的时候尤其如此。

  终于天色将明,守在路上一夜未眠的黑眼长长松了口气:“没有消息过来,看来风闻堂的人也不敢那么轻举妄动,你们都回去歇着天黑还要守,白天他们不敢进船港军营,我去和沈冷说一声估计着他休息了一晚也有些精神了。”

  断舍离点了点头,带着流云会的人返回牙城。

  黑眼找到沈冷的时候看着沈冷那一脸的憔悴愣了:“你也一夜没睡?”

  “为什么你用了一个也字?”

  “因为我也没睡,得到消息说风闻堂派了不少高手想今夜趁乱杀你,我带着人在北边路上守了一夜,想想看那些家伙倒也没那么大的胆子,我之前没通知你是怕你分心,茶爷也是这么说的,她不想让你更辛苦,想让你好好睡一觉,她说你太累了。”

  “茶爷?”

  沈冷脸色一变。

  “茶爷没回来?”

  黑眼的脸色也变了:“她去了那边那条路,临走之前给沈先生留了个纸条说是来找你,没提风闻堂的事,我以为她已经回来了......”

  话没说完的时候沈冷已经抓起黑线刀冲了出去。

  船港南边临海的那条路并不是很窄毕竟也算兵道,一侧是双驼山,另一侧就是大海,初升的太阳慢慢的将海雾变得透明起来,天色看起来犹如仙境。

  沈冷疯了一样的往这边跑,跑到双驼山下那条路转弯处猛的停下来。

  前边,那少女头上插着一根在微弱阳光下也闪闪发亮的金簪,背对着船港那边笔直的站在大路正中,她抱剑而立,肩头带血,在她身前有不少尸体横七竖八散落四周,而她身后一具尸体都没有。

  这少女守在这,她说不许过,便是不许过。

  她看着云层之中闪烁的初阳光芒嘴角微微上扬,想着傻冷子应该会好好睡了一会儿吧,真好。

  ......

  ......

  【这一章是补昨天的更新。】(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二百零七章 初阳照金簪 少女立危山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