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百零三章 惨胜不算胜

第二百零三章 惨胜不算胜

“他们怕了!”

  求立国水师将军阮昌盛看到宁人战船上的士兵已经后退顿时兴奋起来:“上去,都给我上去,把这艘船给我带回去,船上的人一个不留!”

  他嘴里叼着长刀迅速的攀爬到了万钧上,他发现宁人的水师士兵似乎因为第一次交战产生了恐惧竟然放弃了守护战船两侧,这样一来求立人得以迅速的登船。

  “杀!”

  就在阮昌盛呼喊着登上船的那一瞬间却懵了,对面可不是狼狈不堪的败兵,而是已经列阵等待的战兵!

  随着沈冷一声令下,水师战兵开始反击,连弩点射之中上了船的求立人一个一个的倒了下去,后面的人听到喊杀声却看不到上面的情况依然在不断攀爬,求立人就好像被放进了一个陷阱里一样,前赴后继。

  在摇晃的海面上水师的士兵确实没办法和求立人相提并论,最起码还要经过更久的训练才行,可是一旦放进来近战,战兵怕过谁?

  这就是沈冷一开始就制定好的战略,与求立人对射根本就没有优势,他们更适应大海更适应战船,唯一的胜算就是把他们放上来,让他们以为自己快要成功了,然后致命一击。

  一个求立人刚刚爬上来,当的一声把他吓的险些掉回去,一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激射过来的弩箭正打在他的刀上,擦出来一串火星,他把刀子从嘴里取下来看了看,刀子上面一道划痕。

  求立士兵一阵庆幸,若是自己不走运的话这一箭就能把自己送到大海深处。

  噗,噗噗噗......

  他才庆幸了片刻而已,三四支弩箭射进了他的胸膛,还有两支在他的肚子上,被弩箭的力量打的连着退后两步,求立人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弩箭大多有一半以上没入自己身体之中。

  “该死的宁人......”

  他嘴里溢出来一口血,身子往前扑倒,趴下去的时候那本来留在身体外面的半截弩箭被撞进去,有两支还从后腰位置戳了出来。

  “死!”

  陈冉扑上去一刀将面前的求立人剁开头颅,再一脚将对方踹到了船下,忽然背后一凉紧跟着就疼了一下,也没回头,陈冉一刀向后横扫将敌人逼退。

  阮昌盛一刀劈在陈冉的后背,豁开一条一尺多长的口子,皮甲被劈开,血肉翻卷着,一瞬间后背的衣服就被血泡透了。

  陈冉往后退了一步可心里却早已经没有了畏惧,他咬着牙将横刀举起来一刀一刀往下劈砍,连续三四刀将阮昌盛逼退两步,可是他受了伤力气越来越小,最后一刀剁下去的时候竟是被阮昌盛向上格挡将刀子震落。

  “宁狗,去死!”

  阮昌盛一脚朝着陈冉的小腹踹了过来,就在那只脚已经快贴在陈冉肚子上的瞬间,沈冷的左手从旁边伸了过来一把攥住了脚踝,紧跟着右手握着的黑线刀落下,噗的一声,这条腿被沈冷一刀从膝盖处斩断,断口处的血好像喷泉一样泼洒出来。

  沈冷将手里的半截腿扔出去砸在阮昌盛脸上,阮昌盛站不稳摇摇摆摆,沈冷往前一刀从阮昌盛的小腹里刺进去,右手往前一送,刀子便全部没入敌人身体之中,沈冷身子转了半圈到了阮昌盛身后一把攥住刀背往后一拉......刀便从阮昌盛的肚子穿过从后背拉了出来,被刀子切开的脊椎骨往两边翻着,白色的骨头上挂着肉丝和粘稠的血。

  沈冷将黑线刀拉出来刀柄转回掌心,握紧之后刀身往下砍在阮昌盛的肩膀上,他单手握刀往下一压,阮昌盛坚持不住随即跪了下去,可是少了半条多的腿跪都跪不稳,身子往前扑倒脸重重的拍在甲板上。

  沈冷的黑线刀往下一戳,刀尖戳在阮昌盛脖子前边,刀刃对着脖子,然后沈冷一脚踹在刀背上,刀子在甲板上划过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一股血线从切口处迸射出去,阮昌盛的脑袋则咕噜噜的滚向一边。

  沈冷把阮昌盛身上的衣服撕下来一条给陈冉把伤口勒住:“你先去后边歇一会儿。”

  喊完之后人已经杀到了另外一边,被两个求立人压制的水师战兵看到将军奔自己过来顿时激动起来,他眼看着那把魔刀一样的黑线刀横扫过来将两颗人头送上半空,脖子里的血汹涌而出,洒出一片血雾。

  一个求立人朝着沈冷冲过来,嗷嗷的叫着一刀捅向沈冷的心口,沈冷让过去之后左手抓住了那求立士兵的脖子往下一压,咚的一声求立士兵的脑袋撞在船帮上,一下子头皮都炸开了,沈冷膝盖顶起来正中求立士兵的脖子,随着一声闷响脖子被直接撞断。

  沈冷看了一眼靠在万钧上的求立人战船,那边的人数已经不多,他吹了一声口哨,然后从万钧上跳了下去落在求立人船中。

  六七个求立士兵看到有人居然敢过来,持刀朝着沈冷冲过来,就在这时候一个庞大的黑影从万钧上一跃而下,那两只大爪子拍在一个求立士兵的胸膛上直接把人按在那,黑狗那张大嘴往下一压咬住了脖子,把人叼起来凶狠的左右摇摆了几下,那人身体立刻就软了。

  一人一獒杀上敌船。

  陈冉自然不会去休息,万钧上的求立人还有很多,自己的兄弟们正在厮杀他怎么可能去休息,看到一个同袍被几个求立人逼的连连后退,陈冉喊了一声我操-你祖宗又杀了上去。

  刀刀带血。

  战船上杀成了一片,可是水师战兵的配合显然要更为强大,五人队运转起来就算是十几二十个求立人猛攻也依然能守得住,面对同等数量的敌人则简直就是碾压屠杀,可这不终究不是陆地,水师战兵的配合也要大打折扣。

  “乱我河山,该杀!”

  另外一艘船上,将军王根栋一脚把对面的求立士兵踹翻,刀子剁下来切开脖子又剁在甲板上发出砰地一声,他一脚将头颅踢飞出去,一手持盾一手握刀带着亲兵杀进求立士兵的人群之中。

  每一艘船上都在厮杀,沈冷的要求就是把求立人放到水师自己船上来打,这便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水师的士兵们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他们每个人都不觉得求立人真的有多可怕,大宁战兵天下无敌这样的自豪会让他们对敌人太过轻视,所以这样直面接触看看求立人那凶狠也能让他们全都正视起来。

  一个水师士兵被斩断了胳膊,握着刀的那条右臂飞上了半空,断口处还在洒血,他的脸色惨白连连后退,而面前的求立人却显然不会给他生路。

  啪的一声,王根栋一把抓住自己手下的脖子把他甩到了一边,可这时候求立人的刀子也来了,太快太凶狠,王根栋看着那刀落下来只来得及往一边闪开了些,刀子随即重重的落在他的肩膀上,大半个刀身那么宽都在他肩膀之内。

  “大宁战兵!”

  王根栋左手抬起来攥住了自己肩膀上那把刀子,右手的黑线刀将对方的人头扫落,他将黑线刀往前一指:“大宁战兵!”

  “向前!”

  “向前!”

  士兵们呐喊着往前冲,求立人在船上的生存空间被压榨的越来越小,地上倒下去的尸体被踩的更加残缺,而活着的人比死了的人还要面临更多的艰难。

  一个求立士兵看到大宁战兵脸上的狰狞之后彻底怕了,转身从战船上直接跳了下去,哪怕下边是深海他也不愿意在宁人的战船上多留一会儿,随着第一个人往下跳,剩下的那些也开始跳船逃生。

  “杀到对面去!”

  “杀!”

  水师士兵开始反击,从自己的船上杀上了求立人的战船,他们一个个都杀红了眼睛,若下山虎。

  陈冉艰难的抬起手把蒙住了自己眼睛的血和汗水擦了擦,万钧上的求立人已经被杀绝,到处都是尸体,甲板都被血洗了一遍,没有一个人被俘,因为战兵们就没打算带活的回去。

  他往左右看都没有看到沈冷心里惊了一下,连忙问,有人指着对面的求立人战船:“将军在那边!”

  陈冉冲到船边看过去,对面四五个求立人已经被沈冷逼到了船尾,一个求立人冲上去被沈冷一刀剁掉了脑袋,第二个被黑狗一口咬住脖子三甩两甩就没了气。

  剩下的几个人忽然跪下来双手将刀举起来示意自己投降了,沈冷走到那几个人面前站住,伸手把其中一个求立人高举的长刀拿过来看了看:“你的刀不愿意让你跪下来。”

  然后用求立人的刀砍掉了求立人的脑袋。

  “我们已经投降了!”

  一个求立人嘶吼着。

  “与宁人作战,你们投降不投降,宁人说了算。”

  又一刀,又一人。

  最后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然后站起来想拼命,可沈冷哪里会给他们机会反抗,两颗人头又飞了出去,无头的尸体倒在甲板上,脖子里喷涌出来的血无情的冲刷着甲板。

  沈冷回头看了看,求立人的这条船上除了他之外已经再无一个活人,杀上来的时候这船里大概还有二三十个求立人士兵留守,从船头杀到船尾,这二三十个人全都成了无头的尸体。

  靠近万钧的两艘求立人战船已经被彻底扫荡了一遍,近三百求立人被全部击杀,可沈冷他们这边赢的并不轻松,至少一百二十名水师战兵战死,其他船上损失也同样惨重,和求立人的第一战以求立人丢弃了七八艘战船撤走结束,算起来求立人有近八百人战死,大宁水师这边损失了近四百人,所以这也许算不上是一场胜利。

  “旗!”

  沈冷站在最大的那艘求立人战船上喊了一声,一杆烈红色战旗飞了过来被他单手接住。

  “都记住,今日之战是我们的开始,这开始并不光彩,当永记!”

  沈冷抓着那大宁战旗往下狠狠一戳,砰地一声竟是将那船甲板戳了一个洞,旗杆立在那,烈红色战旗迎风飘摆。

  “大宁!”

  沈冷举刀。

  浑身是血的战士们同样举刀:“万世!”

看网友对第二百零三章 惨胜不算胜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