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送死

第一百九十七章 送死

“你叫什么名字?”

  沈冷问。

  那求立小武官昂着下巴说道:“我叫翟亨,是水师大将军阮青锋帐下勇士,我告诉你我并不怕你,我既然敢来送信就已经做好了被你们杀害的准备,而我死了,你们将会十倍百倍的付出代价,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尽快把我们的人交出来,不然的话,从明天起,你们的海疆上那些渔村就都小心些。”

  沈冷理都没理他,看了陈冉一眼:“送走吧。”

  陈冉点了点头朝着翟亨骂了一句:“滚。”

  翟亨嘴角一勾:“其实我早就料到了你们不敢动我,大海之上求立为王,你们这看起来还算有些规模的战船其实在我们眼里不过是豆腐渣一样的东西,随随便便就能都给你们打沉海底,算你识相。”

  刚要走就看到沈冷从怀里取出来一个刀鞘递给陈冉,陈冉拿着那刀鞘嘴角就勾起来,翟亨心说这宁人的将军是不是被自己给气傻了,难不成还要送自己一件见面礼的吗?

  “拿个刀鞘吓唬谁?”

  “这个刀鞘从来都不是吓唬人的。”

  陈冉一摆手,两个亲兵上去将翟亨按住,陈冉握着小猎刀的刀鞘在他脸上划了一下,一下子剐下来一层肉皮,翟亨疼的嗷一声叫出来,被按住的双臂开始疯狂-抽摆。

  陈冉把刀鞘上的血迹在翟亨身上擦了擦:“如果阮青锋真的要来,告诉他,有本事在海面上一决高下,去屠戮平民百姓自己不觉得丢人?如果你们求立人真的这般自信说什么海上为王,难道他会让你来威胁人?自己想想吧,弹丸之地的蛙,什么时候正大光明的打败我们再跑来叫嚣,以杀寻常百姓为手段还沾沾自喜骄傲得意,真的让我瞧不起。”

  他一脚将翟亨踹翻出去,把小猎刀刀鞘递给沈冷:“似乎对手并没有我们预想的那么强大。”

  沈冷把刀鞘收起来看了一眼那狼狈逃下船的求立使者:“有件事你没有去想,在咱们这水师附近到底有多少求立人的眼睛看着,我随随便便抓了几个人可他们随随便便就看到了,求立人早就知道了咱们水师要南下,牙城这个旧船港里这么多人聚集着求立人又不是傻子,不派人盯着才怪,怪就怪在,他们靠的这么近。”

  陈冉忽然反应过来:“将军的意思是,这牙城里有求立人的内鬼?”

  “我们不了解对手。”

  沈冷沉思了一会儿后说道:“可是从现在来看,阮青锋是个胆子很大的人,若有可能他会亲自到这船港外面看着,看清楚咱们水师到底有多少船有多少人马,陈冉你现在派人去见提督大人,告诉他咱们的主力船队暂时不要都过来。”

  “另外,你刚才说的没错,这牙城的地方官员居然连个戒心都没有任由求立人看着,不是他们傻就是他们坏,这件事得去查。”

  陈冉道:“廷尉府的千办耿珊和高久善跟着咱们先锋军,要不然请那两位去查?”

  “好。”

  沈冷点了点头:“派人去吧。”

  陈冉应了一声,然后又忍不住问:“你说,那个阮青锋真的敢对咱们海疆百姓行凶吗?”

  “求立人一直都在这么干,你觉得这是很没品的一件事,可在他们看来这能对我们起到很大的震慑作用,两边的想法根本不一样,所以他没什么干不出来的。”

  陈冉道:“那岂不是要分兵巡视?这平越道的海疆从东到西差不多有一千多里,咱们根本就巡视不过来,求立人今天到这烧杀一阵明天又到了那边,怕是咱们疲于奔命也没什么意义。”

  沈冷笑道:“你的脑子这么好使,为什么平日里不多用用。”

  陈冉咧开嘴笑起来:“这不是平时用不着吗,我现在是亲兵队正了,我可不想输给古乐。”

  他说完之后转身去安排人,牙城当地官员肯定要查,这些事交给廷尉府的人总会有个结果。

  沈冷站在船头看着那艘求立人的快船迅速离去,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他知道求立人是做的出来的,什么都做的出来,那些人没有底线,可平越道的海岸线这么长就算水师全都分派出去也看护不过来,这个阮青锋是个人物,只是送来一封信而已就让大宁水师有些不知所措。

  沈冷看到行军主簿窦怀楠过来随手把那封信递给他看了看,窦怀楠看完之后脸色微微一变:“无解。”

  “是啊,无解。”

  沈冷为了不打击陈冉的自信之前并没有说清楚,阮青锋这一招真的很毒,他送来一封信,如果大宁水师不分兵巡视各地,那么求立人就会选择薄弱的地方登陆劫掠一阵就走,而若是大宁水师分兵的话,阮青锋就或许会集中求立水师的全部力量对大宁水师分派出去的船队攻击,分派出去的队伍必然不可抵挡。

  分兵,他就袭击水师,不分兵,他就劫掠沿岸。

  “攻心。”

  窦怀楠叹道:“这个阮青锋是个人物。”

  沈冷道:“也不要太高估了他,主动权一直都在他们那边,而我们只有一件事可做,那就是必须尽快和求立人决战,只有一战定胜负才不会有后面那么多麻烦,求立人却是不肯和我这么早决战。”

  窦怀楠沉默了一会儿后问:“将军打算怎么处置抓来的那几个求立斥候?”

  沈冷问窦怀楠:“先生认为该如何处置?”

  “廷尉府的人该问的都问了,这些人脑子里知道的事已经全都吐了出来留着无用,阮青锋不是逼着将军放人吗,那就告诉他,一天放一个,他若是有本事就把人接回去,没本事接回去那就只能是他手下几个斥候命不好。”

  沈冷眼神一亮,窦怀楠的心思转动确实太快。

  “如何让阮青锋知道?”

  “这牙城里里外外,求立人的探子怕是多如牛毛。”

  窦怀楠看向沈冷:“将军若说自己没察觉,我是不信的。”

  沈冷道:“我已经派人去请廷尉府的人调查牙城地方官员。”

  “所以将军只需在牙城附近张贴告示,就定在出海百里之地,咱们在海上放人,若是求立人敢来那便一战,若是求立人不来,那就斩了斥候,一天一个咱们不必嫌麻烦,兵精粮足国力雄厚没什么可怕的,求立人不一样,他们出海是不会带太多物资补给,大部分靠抢,一天杀一个,四五天之后他们的军心必乱,就算阮青锋沉得住气他手下人未必沉得住气。”

  窦怀楠道:“平越道海岸线虽长,可求立人的船队也不敢去距离牙城太远的地方,若出去的远了被咱们侦查到消息,大宁水师堵住他们的归路,他们也吃不消,所以看似咱们被动,却不是没有转成主动之机。”

  沈冷笑道:“你这般思谋敏捷,若是留在提督大人身边必被重用。”

  窦怀楠耸了耸肩膀:“那可不一样,我在将军账下说什么话,万一说错了将军不过觉得无能,若影响了提督大人水师全局之战,我说错了,或许会掉脑袋。”

  沈冷问:“先生还有什么要提醒我的?”

  “想杀将军的人未必就会停手,在我看来,海疆这一带才是杀将军最好的地方,也是最好的时机。”

  “我知道。”

  “所以将军可以引他们出来。”

  沈冷想了想自己如何引出来这些人?施恩城里死了一个姚桃枝,可那天在诚泰戏院门外的逃走的白衣剑客就再也没有露过面,韩唤枝说把目标扔给石元雄,对方又不是只有一个人只能盯着石元雄一个不放,石元雄固然重要,韩唤枝和自己不死他们也咽不下去那口气。

  “这事稍后再说吧,先把军务事准备好了,写一份计划上去派人交给提督。”

  “是。”

  窦怀楠笑道:“还是写写东西什么的轻松。”

  沈冷心说真是各有所好啊,让沈冷去仔细认真的把计划做出来一份详细的东西,能把他头疼死。

  牙城海岸上,带着一军狼猿到来的石破当站在礁石上远眺大海觉得心境都开阔了不少,在施恩城的那股子憋屈劲儿也淡了些,可这事就是刺扎在心里,哪有那么容易放下的。

  “将军。”

  他手下一个叫宋一学的谋士是最近才跟着他的,觉得将军愁眉不展一定是因为施恩城里那受的气,身为谋士若不能帮主将出谋划策出了这口气自然是失职,更何况他也想好好表现一下自己,他是后来随增补过来的七旗狼猿一起过来的,其中还有另外一个叫张柏鹤的谋士,他可不愿意一开始就输了。

  “将军若是讨厌那个沈冷,属下倒是有一计可以让他人头落地。”

  石破当眼神一亮,回头看了宋一学一眼:“宋先生有什么妙计?”

  “将军可多与沈冷接触,探听他与求立人的作战计划,到时候只需将这计划想办法透露给求立人,难道沈冷还能不死?这一来,人是求立人杀的,自然不会查到将军你身上。”

  石破当笑起来,格外明媚:“我想起来了,宋先生刚来我帐下没几天是吧。”

  “是是是,学生确实是前阵子才到将军账下的,是奉了大将军之命过来辅佐。”

  “我爹之前见过你吗?”

  “没......学生求见无门。”

  石破当看向辽阔的大海:“宋先生家里有几口人?”

  “算上家丁仆从,家里也有十几口人,将军为何这样问?”

  “那倒是不多,我就是算算看该给你家里送过去多少抚恤才合适。”

  他转身一把掐住宋一学的脖子单臂高高举起,宋一学的双腿不断的踢打挣扎,奈何石破当的手犹如铁闸他根本就挣脱不开,没多久那张脸就憋成了青紫色,眼见着出气越来越少,又撑了一会儿后双腿无力的蹬了几下,身子一挺竟是被这么活活掐死了。

  石破当随手把尸体扔进大海:“我后悔了,你失足自己掉进海里淹死,连抚恤都不用给你家送过去。”

  站在远处的张柏鹤本来见石破当一人站在那要过来献计除掉沈冷,刚到不远处就看到了这一幕吓得缩在一块大石头后边,宋一学的话他断断续续听到了一些,其实和他想的也一样,刚才他还在懊恼自己来的晚了,现在却庆幸自己来的晚了。

  石破当站在礁石上自言自语的说道:“我石破当大好男儿,身边留你们这些人会玷污了名声,沈冷怎么死,都不能死在求立人手里。”

  藏在石头后边的张柏鹤听到这句话后若有所思,眼神闪烁起来。

看网友对第一百九十七章 送死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