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八十四张 一会儿都不等

第一百八十四张 一会儿都不等

石破当笑呵呵的看着沈冷,若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这个人的笑脸真是一个和气的人,然而那笑容背后的寒意比笑的侵蚀力强多了。

  “按照大宁军律,治军不严,也要受罚。”

  说话的不是沈冷,而是庄雍。

  几匹战马风驰电掣而来,围观的人哪里还敢拦着路纷纷避让,庄雍从马背上跳下来看了石破当一眼,也不知道为什么,石破当看到庄雍来了反而有一种淡淡的释然在他脸上一闪即逝。

  “卑职狼猿将军石破当,见过提督大人。”

  “幸好你还知道我是水师提督。”

  庄雍扫了石破当一眼:“石将军对大宁军律倒是真熟悉。”

  石破当笑道:“为将者,自然熟悉。”

  “那好,我问你,我水师的将军治下不严是该你处置还是我处置?”

  “自然是提督大人处置。”

  这个时候的石破当看起来没有了之前的戾气,和庄雍说话的时候也保持着足够的敬意,沈冷不是士兵,哪怕沈冷是一个校尉石破当也有足够的把握自己先把他收拾一顿庄雍也没什么办法难为自己,可沈冷是五品将军,水师的将军治下不严当然是水师提督来惩治,还轮不到他这个狼猿威扬将军。

  “既然如此,那就多谢石将军为我水师肃正军纪做了帮助。”

  庄雍问石破当:“现在我可以自己做主把人带回去处置了吗?”

  石破当道:“这是提督大人职权之内的事,卑职自然不敢阻拦,只是......”

  庄雍一皱眉:“只是什么?”

  “只是,圣上旨意,要求我带一军狼猿战兵协从水师南下海疆与求立人交战,扞卫大宁海域,可是不管怎么说卑职对海疆战事一无所知,不如先学习熟悉一下水师的运作方式,以免误了提督大人的事,况且我与先锋沈将军也有些私下里的小矛盾,万一影响了战局就愧对陛下的信任和重托,卑职想着,不如我带着一万狼猿先做后队,为水师大军押运粮草补给?”

  押运粮草补给,当然也是参战了,不算违抗圣旨。

  庄雍忽然间反应过来,原来石破当搞出这些事只是为了最后这一句。

  “好,既然石将军有此意,那我就答应你。”

  石破当抱拳:“多谢提督大人,若没别的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他转身伸手把自己的马鞭要过来,那马鞭上还都是杜威名的血散发着一股血腥味,石破当却浑不在意,上了战马用那马鞭甩了一下打马而去,他手下狼猿亲兵紧随其后。

  沈冷将杜威名扶起来回身吩咐:“把人送回去,请医官来看。”

  陈冉立刻招呼人把杜威名他们扶过去,寻着附近的人家租了一辆大车把人抬上车,庄雍和沈冷上马并骑而行,一开始都沉默着谁也没说话,走出去至少四五里后庄雍才叹了口气:“不用自责,石破当就算今日没有这出戏早晚也会寻个由头,你真的以为他只是表面上不想和水师协同作战?”

  沈冷道:“不是,他是因为这平越道的局面太乱,不敢站队。”

  “所以未必都是坏事。”

  庄雍笑起来:“他可不知道你有通闻盒,他今日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平越道的水里藏着什么他知道,他父亲石元雄自然也知道,看起来他占了便宜耍了个小聪明让我安排他在后面押运粮草,可却暴露的太多,若是他爹石元雄知道了说不得会对他破口大骂。”

  石破当确实不是一个适合工于心计的人,和庄雍这细密的心思比起来他差的太远了。

  “得不偿失。”

  庄雍总结了一句。

  沈冷微微皱眉:“可也证明了另外一件事......石元雄石破当父子不是那边的人。”

  庄雍点了点头:“不错,可是他们摇摆了。”

  沈冷恍然,作为陛下的臣子,摇摆了就是不对。

  石破当今日的表现足以说明他们石家对平越道这里错综复杂的形势比绝大部分人都了解,所以才会害怕才会摇摆,而这摇摆本身就是对陛下不够忠诚的表现,石元雄老谋深算绝不会做出这等蠢事,也就是石破当还在沾沾自喜。

  沈冷忽然想到了一个很大胆的可能,这个推测一旦成真的话,那不仅仅是水师的命运会改变,狼猿战兵的命运也会改变,乃至于整个平越道甚至整个海疆四道都会改变。

  陛下,真是大手笔!

  想到这之后沈冷后背都一阵阵发凉,若非之前在安阳郡那个道观里沈先生不断的让他以上位者的眼光思考问题,他哪里会想得到陛下那宏图大志这雷霆手段,陛下远在长安城里,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陛下要的可不仅仅是对求立人海战之胜,他还要整个南疆安稳。

  南疆安稳了之后呢?

  “你在想什么?”

  庄雍见沈冷眉头紧锁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敏锐的察觉到沈冷应该是想到了什么。

  沈冷摇头:“没什么,胡思乱想。”

  “说说?”

  “不敢说,以后再说吧。”

  沈冷笑起来:“我以为石破当会真的揪着我不放。”

  “他没什么能揪着你的,今日这事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他只是不想去前面开战而已,揪着你我就会难为他,他觉得对你他松开手我对他也就会松开手。”

  庄雍拍马:“走吧,回水师。”

  两个人刚要提速就看到十字路口那停着一辆纯黑色的马车,马车四周数十名黑骑严阵以待,看到庄雍之后那些黑骑也没有下马,只是在马背上抱拳行礼。

  韩唤枝撩开车帘朝着庄雍点了点头,庄雍也点头示意,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能互相点个头就算都给对方面子了。

  沈冷想了想茶爷还担心着,和庄雍说了一声随即去了韩唤枝那边。

  “你先回去吧。”

  韩唤枝看了沈冷一眼:“茶儿姑娘对你是真的好,刚才都在这,被我劝回苏园了,你直接回水师不用去苏园,我稍后有事找你。”

  沈冷点了点头:“那我就先回水师大营。”

  他问韩唤枝:“大人要去哪儿?”

  “闲逛。”

  韩唤枝把车帘放下来,岳无敌一甩马鞭黑色马车随即缓缓启动,黑骑分开两边护卫,朝着大街另一个方向而去,沈冷看着那队伍离开有些怔怔出神,总觉得韩唤枝刚才放下车帘的时候嘴角带着些诡异的笑容。

  两炷香的时间之后韩唤枝的马车在狼猿战兵的临时大营外面停下来,听说韩唤枝来了,石破当立刻就想到刚才的事,可他也不怕,他倒是没觉得韩唤枝敢来兴师问罪,自己做的说不出过分挑不出毛病。

  “韩大人。”

  看到韩唤枝从马车上下来,石破当笑脸相迎。

  “这个礼数不对。”

  韩唤枝眯着眼睛看了石破当一眼:“陛下的旨意今天刚到,廷尉府从刑部分出去独立成制,我和石将军已经不是平级,廷尉府级别规制与六部同。”

  石破当脸色一变,只好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拜见韩大人。”

  “无需多礼。”

  韩唤枝很不着调的说了一句,石破当心说既然无需多礼你刚才计较这些做什么?

  “韩大人今日的来意是?”

  “没多大事。”

  韩唤枝迈步往里走石破当也不好拦着,只好跟在身侧往营房中去,韩唤枝负手而行一边走一边往左右打量着:“这地方真是不错。”

  “还勉强能用。”

  “勉强?”

  韩唤枝笑道:“不只是勉强吧,据我所知石将军这次带来了三旗狼猿战兵,从狼猿大营补充过来的另外七旗战兵还没到,这军营真是足够大,如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施恩城官补码头的库房,还不只是官补码头的库房,也是平越道府库所在之地,按理说,你不该在这驻军。”

  石破当脸色猛的一变:“大人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违制了。”

  韩唤枝脚步停下来,指了指四周:“去查查,把各府库的主簿都带过来见我,带着府库账目清单差一样都不行,顺便再去狼猿战兵的营房里都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不该在营房里而应该在府库里。”

  石破当怒道:“我驻军于此是道府大人答应的。”

  “那是他的错处,我之后会去找他。”

  韩唤枝招手,手下廷尉抬着一把椅子放在树荫下,韩唤枝在椅子上坐下来翘起腿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不打算走了。

  “封闭狼猿战兵军营大门,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随便进出,府库清查出来之前,这地方就一直封着吧。”

  “你有什么权力!”

  石破当已经气的脸色发白:“虽然你升官了与六部尚书同,是正三品大员,可你廷尉府无权过问军事,我在此驻守是叶道府的命令,我负责看守此地,你直接插手军务事怕是陛下知道了你也不好交代!”

  “你说的很对。”

  韩唤枝伸手,千办耿珊双手捧着一张圣旨递给韩唤枝。

  韩唤枝将圣旨接过来语气平淡的说道:“这督查军务的职权我昨天还没有,今天刚刚有。”

  他把圣旨递给石破当:“石将军要不要亲自看看检验一下这圣旨真伪?”

  石破当一瞬间如遭雷击。

  韩唤枝往后靠了靠让自己坐的舒服些:“另外,陛下让我扩建廷尉府黑骑,可我人不在长安在这平越道就只能是借兵用,所以陛下许我可向水师征调一旗战兵协助查案,噢......怕你不明白我就说清楚仔细,廷尉府以后就不仅仅是查文官的事,军中有事也归廷尉府查,现在才是名副其实的督查百官。”

  他问石破当:“你觉得我现在从水师调一旗人过来如何?你有没有熟悉的人,免得尴尬。”

  问完了之后他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怎么忘了,你和沈冷是熟识啊。”

  他看向岳无敌:“带圣旨与令牌去水师,请提督庄雍协调,调沈冷一旗水师战兵协助查案,速去速回。”

  岳无敌双手把圣旨接过来,又拿了庄雍的腰牌:“属下这就去办。”

  韩唤枝吩咐完了之后看了看自己身边空地:“缺个茶几,一壶茶,查账总是会很慢,石将军不妨陪我在这坐会儿,坐的乏了,我帮你请个美人来,还有琵琶。”

  ......

  ......

  【要进京办事,这本应是昨天的第三章,只好放在今天了。】

看网友对第一百八十四张 一会儿都不等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