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该死

第一百八十一章 该死

弹琵琶的小姑娘怯生生的走进苏园,很好奇的往四周打量着,这地方原本并不神秘,可是廷尉府的都廷尉大人住进来之后就不得不神秘起来。

  有人说都廷尉大人把苏园的一排偏房改造成了人间地狱,这些日子以来不少人被送进去就没能活着出来,以至于越来越多的人在传,说韩唤枝是个青面獠牙的家伙,丑的令人害怕,关键是吃人,那些被抓进去的最终都变成了他的食物,各种吃法,外面传的版本之多可以编出一个食谱来,其中有一种是裹上面粉炸至金黄,韩唤枝都馋哭了......

  百姓们还保持着最朴素的善恶观,简单来说颜值即正义,他们笃定的认为在善恶美丑四个字之间做连线,一三必连二四必连,就是这么朴素。

  坏人自然都怕廷尉府,好人也怕,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最强力的执法机构让所有人都保持敬畏,执法做事的时候才会更有效果。

  小姑娘跟着廷尉府的人往里走,而陪她来的莫罗却被拦在门口,两个廷尉笑呵呵的拉着莫罗进了门房里坐下喝茶,本想在这院子里走一走看一看的莫罗心中无比失望,韩唤枝在院子里是如何布置的,有多少人,明面上暗地里的都得看,这是公子交代的任务,然而看起来廷尉府的人显然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

  韩唤枝没在大厅里等着而是在书房,书房里比较空,书架上的几本书还是韩唤枝南下的时候路上看着解闷儿用的,到了施恩城后他什么都没有置办,这里不是家置办东西多余,长安城廷尉府才是他家。

  韩唤枝是一个很爱干净的人,回来之后自己擦了身子换了衣服,脖子上的伤药还要敷几天不能洗澡,宽松的衣服让人也放松不少,靠在椅子上的韩唤枝像是忘记了时间,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把人家姑娘请来,多不礼貌。

  小姑娘进了门,便低着头行礼,没敢把头抬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幼蓓。”

  小姑娘回答:“杨幼蓓。”

  “幼蓓?”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应该和云桑朵没什么联系才对,或许只是因为说花就要用到一朵的朵字,所以就容易把幼蓓和云桑朵联系起来,韩唤枝胡乱给了自己一个解释,勉强也就只能给这个解释。

  “坐吧。”

  “民女不敢。”

  “随你。”

  韩唤枝的视线离开杨幼蓓的脸,那真的是一张谈不上如何漂亮的脸蛋,比起云桑朵来稍稍差了些,虽然云桑朵脸上有一些因为气候原因而出现的红,却让她显得更纯净健康,杨幼蓓的脸色太白了,也许是因为紧张害怕,可就是显得不健康。

  “那曲子是谁教你的?”

  韩唤枝问。

  “我父亲。”

  “你父亲?”

  韩唤枝想了想那个在高台上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个子不高很瘦,包着头巾,看人的时候总是显得有些畏惧,头一般都会压得很低仿佛怕人看到他的脸,而且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戾气,这是韩唤枝对她父亲的全部观察。

  可那当然不是杨幼蓓真的父亲,白小洛第一次见到杨幼蓓的时候她身边是个花白头发的老者,只是后来那老者就不得不把父亲这个角色让出来,换成了莫罗。

  “你父亲为什么会草原上的曲子。”

  “养父。”

  杨幼蓓解释了一下:“我不知道自己怎么被父亲收养的,他不说我也没问过,可他从来没有瞒过不是我亲生父亲的事,怕也是因为知道瞒不住,他的眼睛和我的不一样是棕色的,他的头发也和我不一样,他本就是个草原人。”

  这个解释,无懈可击。

  不得不说白小洛真的是一个天才,莫罗萨克族的身份给了这个答案完美的根据。

  “来人,请她父亲进来。”

  韩唤枝吩咐了一声,不多时莫罗就被带了进来,来之前他曾经问过白小洛说如果自己进不去苏园怎么办,白小洛当时的回答是那么肯定,他告诉莫罗韩唤枝一定会让他进去,只因为他是萨克族人,当时的莫罗其实并不太相信公子的预测觉得有些太理所当然,现在是真的服气,心服口服。

  “摘下你的头巾。”

  韩唤枝语气平淡的说了一声,莫罗随即将头巾摘下来,然后抬起头看向韩唤枝,眼神却闪烁了一下又立刻把头低下去,这符合他的身份设定,一个在大宁的萨克人当然要保持低调和敬畏,宁人对黑武人的仇恨永不可化解,而在宁人看来不管是萨克人还是鬼月人,都是一样的黑武人。

  棕色的眼睛,卷曲的头发,这些都做不了假。

  “你是哪一族的?”

  “萨克。”

  “怎么会在大宁?”

  “我......可以不说吗?”

  “说。”

  “我......在大宁十几年了。”

  韩唤枝微微皱眉:“十几年?”

  “是。”

  莫罗深吸一口气,然后很畏惧似的咽了口吐沫:“希望大人知道以后不要为难我,我也是不得已,况且我这十几年来在大宁从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那一年黑武人进犯大宁我是黑武骑兵,战败之后我受了伤没能跟上退回去的大队人马,只好找了个地方藏起来,我不敢回去,大宁边军那时候的盘查非常严往北走就是死路一条,我只能反其道而行往南走。”

  这个解释,也很完美,毫无瑕疵,因为本就是真的。

  莫罗真的是那次黑武人入侵北疆时候的萨克骑兵,他真的是受了伤不敢往北走只能一路往南,只是后来运气好投靠了白家,当然是假的白家,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神里没有丝毫令人怀疑的东西,韩唤枝也不可能看出什么破绽。

  “十几年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不代表你在战场上没有杀死过我大宁的边军士兵。”

  韩唤枝问:“你为什么收留她。”

  “为了活着。”

  莫罗道:“幼蓓是我捡来的孩子,当时如果我不收养她的话她一定会死,而我也需要宁人的认可,我有一个宁人女儿,宁人就会因为我的善念而接纳我,大宁的百姓一直都是那么善良。”

  “很合理。”

  韩唤枝摆了摆手:“把他带下去吧,先在偏房里给他找个屋子住下,客气些,总不能因为十几年前的事就真的先用刑,况且他是我请来的客人。”

  莫罗想笑,强忍着压了下去,一切都在白公子的预料之中,韩唤枝知道他是原来萨克骑兵的身份后必然会把他扣下来,这是韩唤枝的职业病,莫罗需要留在这苏园里,一直到该他离开的时候才能离开,白公子的算计没有任何纰漏也没有任何阻碍,因为思谋的很完善所以自然顺利。

  岳无敌把莫罗带了下去,没上枷锁也没绑上绳子,人家女儿还在这就对父亲动手,终究有些不光彩。

  哪怕是养女。

  “你那曲子弹的不错。”

  韩唤枝看向杨幼蓓:“带琵琶了吗?”

  “带了,被大人的手下留在外面了。”

  “把她琵琶送进来,弹那曲子。”

  韩唤枝吩咐了一声随即闭上眼睛,杨幼蓓抱着琵琶在椅子上坐下来,动作很自然,然后曲声响起,那声音真的很美很悠远,从乐声之中可以听出来一种深深的思念,还有一种类似于祈祷的意味,虽然不是唱出来的那么直观,曲声里也一样能散发出这歌的本意。

  思念,祈祷,一个少女演绎出来就会很美。

  韩唤枝居然睡着了,靠在椅子上嘴角微微上扬,仿佛看到了那个在草原上纵马疾驰的姑娘,看到了那蓝天白云看到了一望无际的牧草,轻轻的鼾声响起,和乐声汇合一处竟是那么的完美无瑕,仿佛这曲声本就应该是伴着他入眠的才对。

  杨幼蓓坐在那依然弹着曲子,这首曲子她练了好多好多次,在施恩城泰水巷里的七年时间,从第二年开始她就学了这曲子,东主说以后可能会用的到,让她不要忘了时时都能弹出来,于是她真的时不时就练一练,以至于现在闭着眼睛哪怕是走神一些,也能完美顺畅的把曲子弹完而不会有任何走音。

  她认真的看着韩唤枝那张脸,想着若此时自己动手会不会一击必杀?

  白小洛以为这曲子是他教的,所以很欣赏杨幼蓓的天赋,教了没两天便能弹的这么好,他南下之前为了学这曲子还用了四五天,可连他都不知道杨幼蓓是泰水巷子里出来的人,那个叫杨白衣的少妇也本就和他不是一条线上的人,虽然是一路人。

  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杀局,不管结果如何,哪怕不能杀了韩唤枝也不能否定这局是完美的,白小洛的算计很精准而杨幼蓓的演技也是真的好,连白小洛都被她骗了,这些都是杨白衣教的她从小就在学,不过是信手拈来。

  她最欣赏自己的地方便是善用眼神和表情,就正如昨夜里她在高台上看到姚桃枝出手的时候惊了一下,以她的本事和心境又怎么可能真的惊,她只是在最恰当的时候用最恰当的方式提醒韩唤枝,这样才能有接下来的事发生,而一切都没有偏离。

  那张脸很英俊,如果再年轻几岁的话能迷死不好女孩子吧。

  杨幼蓓想着,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关于这首曲子的故事,男主角就坐在自己面前,很多时候她却不得不幻想自己是那个女主角,不然便不能投入这首曲子之中。

  于是她有了恨意,这个男人可真该死啊。

  ......

  ......

  【局到现在也就差不多清楚了,稍稍费力费脑,写的很认真所以理直气壮求订阅和月票,么么哒。】

看网友对第一百八十一章 该死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