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帝心

第一百七十五章 帝心

水师在平越道施恩城外已经停留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这一个多月来怎么看着都是风平浪静可风浪本就在寻常人看不到的地方,从海疆传来消息,或许是求立人也探听到了大宁水师南下所以对海疆的侵袭骚扰已经近乎消失,看来他们也并不是真的表现出来的那么狂妄,尤其是他们的战船被沈冷抢走几艘之后。

  不过指望着求立人就这么老实下来也不现实,不打狠了打怕了他们断然不会放弃这一口一口的肥肉。

  归根结底,这其实还是中原人和中原人之间的战争,如今求立国的皇帝是当初宁楚之战的时候逃到那边去的中原人后代,从根骨里对宁人有恨意,这恨意又传染给了其他求立人。

  水师在施恩城一个月以来补充物资给养,协调当地战兵辅兵民夫,根据推算南海过阵子就要迎来一段时间的出海期,若不出意外的话求立人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在大宁沿海渔民看来这是捕鱼期,而求立人则称之为狩猎期,宁人的渔船就是他们的猎物。

  大宁,长安城。

  已经进了隆冬没几天就要过年,皇宫里的装饰也变得喜庆起来,就连平日里那般素净的肆茅斋都提前挂上了红色宫灯,百姓们喜欢过年的热闹劲儿,皇帝喜欢过年时候那一派国泰民安。

  老院长蜷缩在火炉旁边昏昏欲睡,皇帝依然坐在书桌边眉头紧锁。

  他侧头看了一眼老院长起身过去把自己身上披着的大氅盖在老院长身上,老院长惊起又被皇帝按了回去。

  “韩唤枝来的奏折。”

  皇帝取了一份奏折递给老院长,然后打开第二份,那是一个通闻盒。

  “事情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啊。”

  老院长看完了奏折之后长长的舒了口气:“看来陛下让韩唤枝南下真是及时,不然的话那些人趁着水师在就没准敢闹出来大乱子。”

  皇帝却笑了笑:“朕眼睁睁看着呢,大乱子哪儿那么容易被闹出来。”

  这是皇帝的自信。

  老院长起身想把奏折放回去,皇帝指了指他身边的茶几,对老院长他是真的在乎,隆冬时节老年人血脉不畅最是惫懒不爱动,皇帝就宠着他,能不让他动就不动。

  “韩唤枝提到了沈冷,说一些重要线索是沈冷查出来的。”

  皇帝有意无意的说了一句。

  老院长撇嘴:“连韩唤枝那样的人都开始琢磨怎么拍陛下马屁了,知道陛下喜欢这个年轻人所以故意加一笔,反正又不费事还让陛下开心,这家伙......”

  皇帝本就有些开心,老院长会哄人,皇帝就更开心起来。

  “倒是沈冷的通闻盒里对自己做过什么只字未提,只说是协助韩唤枝,这个年轻人并不知道平越道的水有多深,可是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原南越那些权臣可能有所图,与朕大宁朝廷里某些人牵扯不清,年轻人说话总是这般直接连委婉点都不会,你看看他这笔锋,字字如刀。”

  老院长叹道:“陛下说他好,那就什么都好。”

  皇帝哼了一声:“我待先生难道不也是如此?”

  老院长:“可臣是真的好。”

  皇帝:“他不是真的好?”

  老院长:“陛下你看!陛下这是护短到了什么地步。”

  皇帝想了想,好像真的是有点护短,于是又笑了起来。

  老院长问:“陛下打算怎么动?韩唤枝那边应该是有了把握不然的话也不会上这份奏折,我对他还是了解一些的,他既然敢说就证明有确凿证据在手里,他是想看陛下的态度吧......”

  “态度?”

  皇帝拉了一个木凳过来坐在老院子对面伸手烤火:“廷尉府的规制好多年都没有动过了,当年建立廷尉府之初定下的条条框框本就稍显仓促,后来几次想动又因为七事八事的耽搁,到了朕手里廷尉府黑骑从二百四十人提到了三百六十人,可还是不太够用,朕打算着把黑骑规模提到一旗。”

  老院长的心里猛地一震,前阵子陛下有意无意的提到过想让廷尉府督察地方战兵,陛下当时说只是随便想想不会着手去办,可皇帝想的事哪有随便想想的,黑骑规模提升到一旗就是一千多人,都留在京城显然没必要,终究还是要让黑骑进驻战兵。

  皇帝看了老院长一眼没有等到他预想之中的反对声音,于是继续说道:“不如把廷尉府从刑部分离出去,闫举纲已经不止一次跟朕抱怨过他管不了廷尉府的人,既然他看着不顺眼那索性朕就把廷尉府单独拿出来,免得他们互相掣肘谁瞧谁都不顺眼还耽误事。”

  “单独拿出来的话廷尉府的职权就变得重了些,除了配合御史台监督百官之外还要负责很多杂七杂八的事,就在宫外寻个近的地方吧,韩唤枝提到正三品如何?”

  老院长如何能说不好?

  正三品啊,提到了和大宁各道诸卫战兵将军平级的高度,还有督察战兵的权限,皇帝这就是在给韩唤枝实权让他去好好看着战兵队伍。

  与六部尚书同级,刑部尚书闫举纲这下就可以不用看着韩唤枝不顺眼了,因为看不到了。

  “陛下打算什么时候把旨意传下去?”

  “年前吧,也算是一件喜庆事,让韩唤枝开开心心在异地他乡过个年。”

  老院长知道劝也劝不住,陛下看来对战兵的担忧已经到了很不安的地步,不然的话不会操作这件事,不过凡事都有利有弊,廷尉府的人入驻战兵的话,谁心里都会颤三颤。

  “年前没几天了。”

  “那就明天?”

  “陛下说了算。”

  “那就明天。”

  皇帝搓着手:“韩唤枝人在平越道所以扩充黑骑的事不太好在长安城这边做,那就给他一个权力,可以在平越道暂时请调一旗水师战兵协助查案,不过要与庄雍协调。”

  明面上韩唤枝可是去查水师的,能从水师调兵而不是酉字营不是狼猿,陛下这是连遮掩都懒得做了,老院长仔细想了想然后明白过来,陛下这是要逼着某些人发力,只有他们发力了,韩唤枝动手才会更主动。

  刚才老院长说,韩唤枝在等陛下给他一个态度,现在这个态度已经非常非常明显,明显的让人心里害怕。

  “这旨意下去之后,韩唤枝的脑袋就更值钱了。”

  皇帝忽然笑起来,似乎有些得意。

  老院长也笑:“黑市上价值最高的人头就是韩唤枝的。”

  皇帝:“不是朕的?”

  老院长:“陛下连这个也比?”

  皇帝:“唔......确实无聊了些,哪个敢把朕的人头标价的,哪怕是黑市,黑市也是朕的黑市。”

  老院长心说你是陛下,你喜欢就好。

  “朕现在都有些等不及,韩唤枝那边着手把事情办妥当后朕想去看看那几个人,看看他们什么表情,不如等韩唤枝奏凯的消息到了后老院长做东请个客?我看可以寻个好的地方,只是朕不知道这长安城里哪家馆子好,你来定,朕说什么也得去。”

  老院长:“报销就行。”

  皇帝:“小气的劲儿......朕自己掏银子给你报销就是了。”

  老院长想到那几个本就常年苦瓜脸的人一旦知道了平越道他们的筹谋准备都付之东流的消息,那苦瓜脸得难看成什么样?

  “这几条线终究都会汇合到一起,就看韩唤枝的本事,若是他能给朕把这几条线捋顺朕就能踏踏实实的准备对黑武人的那一战,水师在南边海疆终究只是练兵,朕从来就没把求立人放在眼里,屁大点的地方,若不是因为距离太远了打起来有些劳民伤财得不偿失,朕也不会容他们到今天。”

  皇帝说了很多想说的话心情越发好起来,想了想是不是应该吃点什么喝点酒庆祝一下,低头看了看自己因为常年伏案已经稍稍有些凸起的肚子又想忍了,当年领兵的时候那是什么身材,刚硬刚硬一个少年郎,现在这身上的肥肉都带着些绵软,好像已经有阵子没有骑过马没有动过刀。

  “陛下不打算喝杯酒?”

  “这大半夜的,喝酒做什么。”

  “有助于睡眠。”

  “朕睡的向来不错,不过能睡的更好朕觉得不必抵触......来人。”

  门外刚打了个哈欠的内侍监主理太监佘新楼连忙进来,弯着腰问:“陛下,是要进膳吗?”

  老院长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这个家伙,就算是睡着了也能马上知道陛下想要什么。”

  佘新楼年纪不小了可依然熟练运用如何在大人物面前腼腆的笑:“老院长这话说的,老奴天生就是陛下的奴婢,天生就是做这些事的人......”

  他的话没说完就被皇帝笑着遮挡过去:“再说就肉麻了,去准备些酒菜,朕请老院长喝一杯,年纪大了给他准备些清淡些的东西,朕......朕还是多吃些肉的好。”

  “老奴这就去办。”

  佘新楼小跑着出去,瞧着那小碎步就喜庆。

  老院长的视线随着佘新楼出去却停在某处:“那边不会坐以待毙。”

  “那边?”

  皇帝也看了看那边,后宫的方向。

  “知道朕这些年为什么听之任之,由着她去胡作非为吗?”

  “知道。”

  老院长觉得此时应该有一个令陛下舒适的马屁出现,可皇帝却白了他一眼:“你要说不知道,朕就有兴致多吹几句。”

  他舒展了一下四肢想出去溜达一圈,拉开门一股寒风灌进来于是放弃,踱步回到屋子里又愣住,从衣架上抓了另外一件大氅披上:“朕什么时候开始畏惧寒风了?北疆的天气要比长安城寒冷的多啊,风更大雪更大,朕还是得多适应一下。”

  于是迈步出门。

  老院长心里苦,心说陛下你都出去适应了,难不成我还能在这继续缩着?

  刚要动,就听到皇帝的声音在外边响起:“你就缩着吧,若是受了风寒朕还得倒贴医药钱,不划算不划算。”

  于是老院长开心起来,想着奉旨缩着真好啊。

看网友对第一百七十五章 帝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