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大慈悲

第一百七十三章 大慈悲

韩唤枝带着人把阮德这个藏身处仔仔细细的查了一遍,黑骑廷尉几乎是挖地三尺,除了这地窖之外别的地方又翻了至少两遍确认没东西了才停手,其实廷尉府也不是查不到这个女人,沈冷只是比他们稍稍快了些而已。

  沈冷交给韩唤枝的这个账本意义重大,韩唤枝怀疑现在平越道里那些表面上看起来都恭良谦顺的南越旧臣根本就没那么安生,如果真的是白家或是皇后那边安排的人在平越道经营着,那么这些南越原来的权臣遗老就都是同犯,从犯也是犯。

  这份名单到手之后就可以挨着个的去查,目标明确起来比被动等着谁被杀了才能将关系图绘制出来要轻松的多,所以韩唤枝很开心,他这个人并不迷信可却觉得沈冷应该是自己的福将,想想看庄雍那边应该被沈冷带来的福气更多些吧。

  多年之前北疆封砚台那一战庄雍多憋屈难受?这么多年来他想出这口气就是出不来,可是裴啸死了,死在沈冷手里,庄雍不对沈冷好些那才奇怪呢。

  现在庄雍终于有勇气双手一捧香烛告慰那些在封砚台战死将士们的在天之灵,这是一根心刺,一个心结,在裴啸死了之后终于算是解开了。

  韩唤枝居然真的动念去想要不然把沈冷搞过来给自己当副手?这个家伙的脑子非常好用身手也好,廷尉府若是在多了这把黑线刀那就不仅仅是如虎添翼咯。

  然而动念只是动念,他当然知道那不可能。

  虽然他不喜欢庄雍这个人的性格但尊敬庄雍这个人的作风,就正如他知道庄雍不喜欢自己也尊敬自己一样,不喜欢不等同于无条件的讨厌。

  再说了,纵然庄雍愿意放人,陛下也不会答应。

  廷尉府啊,终究是走在黑暗里的人,哪怕是为了撕开黑暗迎接光明。

  韩唤枝开心,陈冉也真是很开心,非常开心,哪里见过军营里某一旗中还有小金库的,可是他们旗就有!

  作为小金库的主管陈冉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如今小金库里的银子已经不少,每次沈冷得了些外财都不藏私,他自己从别人那讨来的银子也没有留下,一半给了茶爷一半给了陈冉,本来按照沈冷的意思是把这些银子都分给这一旗一千多号弟兄们,奈何大部分人都不愿意领也不好意思领,将心比心,有些人领了听说大家都不领居然又主动退了回来。

  前所未见。

  “将军,咱们现在小金库里的银子可不少了。”

  陈冉越想越美:“等到这次打完仗回安阳郡水师大营特假的时候给兄弟们发下去?”

  他这一旗人大部分都是安阳郡本地人,只有一标营三百多人原来就是战兵,也是最早跟着沈冷的那些人,如今对沈冷哪里还有什么抵触不服气。

  “回去”

  沈冷摇头:“还没开战,可是这次打的不是水匪而是求立人,战场厮杀要凶险的多,也许有很多兄弟是没命回去再享受咱们水师的特假,拿这银子回去孝敬父母。”

  还在笑着的陈冉表情逐渐僵硬下来,心情瞬间就变得低落。

  那是战争,说的再云淡风轻那也是战争,而且这一战说实话准备不足,是不得不战,大宁国内形势到了这一步,海疆百姓饱受摧残水师已经筹建数年还不可一战?纵然陛下不下旨意让水师南下,朝臣们也会逼着陛下下旨,到时候不仅仅是官怒还有民怨,又恰逢水师出事,这一战便更加的顺理成章。

  皇帝陛下不怕官怒,只怕民怨。

  “咱们有多少钱了?”

  “总计过万两了。”

  “还不是很多啊”

  沈冷沉思了一会儿:“你和古乐带着人继续去查凌曾重,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人揪出来,你有没有发现在账本上没有凌曾重的名字,来往的书信里也没有,可是凌曾重后来却找过他,这不寻常。”

  “你呢?”

  陈冉问。

  “我想去找个人。”

  沈冷拨马调转过来朝着另一边去了,古乐和陈冉带着亲兵队继续去查,施恩城不是长安城没有城内不许骑马的规矩,沈冷一口气跑到酉字营战兵大营外面求见战兵将军叶景天。

  不多时就被人叫了进去,叶景天正在协调各地运送来的物资期限,水师在施恩城等的就是物资,还有各地招募来的辅兵,民夫,这些事都落在他肩膀上了。

  “你怎么来了?”

  不等沈冷行礼叶景天就问了一句,同时摆手让沈冷不用行礼,他多年从军和沈冷见过的叶流云韩唤枝都不是一种性格的人,那两个人不管怎么看再有格调也一身阴气,而叶景天没有,他更随和更率性。

  “卑职想请将军大人帮个忙。”

  “说吧。”

  “卑职有个小金库,是这些年自己积攒下来的银子,可是我用钱的地方又不多,所以打算着用这些钱为弟兄们添些东西保命用,战场上刀箭无眼能多一分保障也好,咱们大宁的战兵皮甲虽厚可也挡不住强弓硬弩,我的钱不多没办法为士兵们都置办胸甲,再说那也不合规矩,我只想请将军大人让平越道的工兵坊打造一批护心镜,花费多少我如数缴纳。”

  “你有个小金库?”

  叶景天觉得有意思起来:“你打算用你自己的小金库请大宁官方的兵工坊打造护心镜?”

  “是的。”

  “你小金库怎么来的?”

  “收黑钱。”

  沈冷一本正经:“开玩笑的一部分是我从朝廷领的奖赏,上次南下海疆夺求立人战船的奖励,我带人灭水匪的奖励,还有我这一年来五品将军的俸银,当然这些都不是黑钱,黑钱也是有那么一点点,一部分是从庄雍将军那硬要来的,属于偏正义的那种讹”

  “讹诈还有正义的?”

  “有!”

  “行行行你继续说。”

  “除此之外我师父从叶流云那也讹诈来一些,韩唤枝韩大人也被我要了一些出来”

  叶景天眼睛都圆了:“你是个人才啊。”

  沈冷:“我师父教的好。”

  叶景天噗嗤一声就笑了:“行,只要你是拿的出钱的能让兵工坊那边账目对的上就可以,这笔银子到底怎么来的我不问也不管,你又不是我的人,想想看幸好你不是我的人”

  沈冷:“”

  叶景天:“你有多少银子,我算算看够不够你那一旗一千多人每人一块护心镜的,厚度多少,什么材料,工期要排进去倒是好说终究我说句话的事。”

  “八千两吧。”

  “那么多!”

  叶景天都没想到沈冷居然这么富,他一个正三品将军一年的俸银也才五百多两,这还是大宁实在太富了,前朝楚国时候正三品的将军俸银一年不过二百多两,大宁足足翻了一倍还多些,八千两银子,他这战兵将军光靠俸银的话得领十二年

  当然朝廷又不是只发俸银,还有职田,每个月有禄米,甚至油盐酱醋茶这些东西朝廷都发。

  沈冷心说操蛋了,应该说六千两。

  叶景天惊讶了一下,想着叶流云韩唤枝还有庄雍被黑了多少啊,沈冷立功领了多少银子完全算的出来,一年的俸银就算完全没动也就那些,怎么可能到八千两。

  他看着沈冷的眼睛,眼神里的意思是你还不坦白?

  沈冷叹了口气:“是,还有别的来路将军也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吧,将军知道我去过北疆吗?”

  “知道。”

  叶景天当然知道,他是陛下的心腹之臣,哪怕他在南疆这边,可依然有他们这些人特殊的渠道来分享一些消息。

  “裴啸的死和我有关。”

  “知道。”

  叶景天道:“这话别和韩唤枝说了,他明知道但你不能明说。”

  “卑职明白的卑职想说的是,裴啸死了之后我从他身上扒下来一件软甲,还有一些银票”

  噗的一声,叶景天刚喝进去的一口茶硬是喷了出来:“你这事干的很彻底啊。”

  他笑着摇头:“罢了罢了,这件事我替你去安排,可是一千多块护心镜从选料到铸模都要时间,若是你们水师南下了我会安排人单独给你们送上去,我尽我最大的能力让兵工坊快一些,可也不能给你明确的保证,毕竟我对兵工坊的工艺程序也不了解。”

  “卑职多谢将军!”

  沈冷郑重一拜。

  叶景天叹道:“我从官从军多年,见过很多人收银子的,有的人收银子是为了买古玩珍宝字画,有的人是为了养娇妻美妾,还有的人就是放浪形骸吃喝无度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处心积虑收银子是给手下人添置装备保命的。”

  沈冷讪讪的笑了笑:“将军就别外传了,毕竟名声不好听,再次谢谢将军能帮忙,卑职真的感激不尽。”

  沈冷肃立行礼,然后想走。

  “站住。”

  叶景天忽然喊了一声,声音严肃起来让沈冷心里一震,毕竟他这次也算是赌一把,他和叶景天并不熟悉这样贸然上门求他谁知道会是什么结果,可沈冷为了手下兄弟们的命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我给你行个礼吧。”

  叶景天站起来,对沈冷肃立,行军礼。

  “把兄弟们的命看得那么重的人,你是个好将军,我叶景天这一生至此还没有真的对哪个年轻人瞧上眼过,也不曾觉得年轻人真的就处处都好,终究会有毛躁粗糙的一面会急功近利,急功近利便会不惜人命,一将功成万骨枯,不惜人命换自己的将军甲,可你不一样,你值得我尊敬,我从不信禅宗那一套东西,可我忽然觉得,你要做的事便是禅宗所说的大慈悲。”

  这一军礼,如此庄重。

  沈冷站在那,眼圈发红,鼻子也酸了,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

  。。。。。。

  。。。。。。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网友对第一百七十三章 大慈悲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