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头疼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头疼

沈冷问清楚之后让亲兵去找来一辆马车,把杨柳枝和俞敬平两个人都送去苏园交给韩唤枝,这两个人怎么处置发落是韩唤枝的事了,沈冷只想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阮德这个人说他狡兔三窟都不为过,杨柳枝住的这个院子就是阮德的另一个落脚处,沈冷让人把这小院仔仔细细的翻了一遍,可除了一些银子之外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收获。

  古乐还在院子里转着,沈冷靠着门思考。

  阮德养的这个女子算是真爱了,每个月固定给她一笔银子从不曾少过,而他三五天来一次睡一夜天亮就走,那女子觉得阮德生的相貌丑陋只是爱他大方慷慨,平日里就和别人勾搭,不过这个女人倒也对阮德有几分真情意,开始的时候只胡乱说话没说实情,若非古乐动了些手段,怕是很多消息会就此错过。

  阮德曾经跟杨柳枝说过一些南越国的旧臣被大宁朝廷里某些人控制了,这些旧臣为了买命不得不将万贯家财交出来,很多曾经的大家族现在只是明面上还风光,其实家里日子已经过的越来越差。

  大宁来的人频繁的接触南越旧臣不仅仅是从他们手里把银子抠出来,还另有所图,南越国为了应对战事曾经修建了不少秘密的地下粮仓,毕竟大宁在北边犹如一头雄狮而南越最多不过算是兔子,真要是打起来总得多准备些,杨玉当初想组建一个对抗大宁的联盟也不可能真的就盲目去做,在他给其他小国的君主写信之前南越国内部已经在运作很多事。

  这些地下粮仓的位置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从大宁来的人被越人看做两股势力,第一势力当然是大宁皇帝的,正经的官方势力,包括战兵,新设置的平越道道府道丞之类都算在内。

  第二势力是一群不明来历的人,但是这些人也必然身份显赫,他们和南越的旧臣应该是形成了某种协议,阮德能猜到的那部分就是旧臣以银子买命,不敢确定的那部分应该就是和地下粮仓有关。

  不管是大宁明面上的官方势力还是那些暗地里的人都在找,所以阮德怕极了,他不知道那些地下粮仓的具体位置,可是当初从户部国库里调拨出去的东西一笔一笔他都知道,去向不明可账目清楚,这也是为什么朱琦没有杀他的原因,朱琦是想利用他来提升自己的身份地位。

  可惜的是,朱琦还没有来得及走到那一步就死了,不过阮德还不知道朱琦已死。

  一个小人物,却举足轻重。

  阮德告诉了杨柳枝很多事,哄女孩子开心讲一些秘闻本就是炫耀的手段之一,在杨柳枝这般狐媚的诱惑下,阮德几乎把能说的都对她说了,自然也有些不能说的一个字都不敢说。

  阮德告诉杨柳枝找过他的人不只有朱琦,还有一个叫凌曾重的人,是原南越国皇宫里的一个大内侍卫统领,在南越国灭兵部尚书邱显带着人把皇帝杨玉围住之后,凌曾重逃走了,这个人是杨玉身边最亲近的人之一。

  消息很重要,奈何阮德并没有告诉杨柳枝凌曾重在什么地方,甚至阮德可能都不知道,这个人所掌握的消息一定比阮德还要多。

  大内侍卫统领且是杨玉的心腹,就那么逃走了?

  “有发现了。”

  古乐那边忽然喊了一声,沈冷的注意力随即被吸引了过去。

  古乐在地上一块青砖上发现了不起眼的记号,将青砖起出来,下面铺着的竟然不是土而是石灰,石灰可以保证干燥也能掩盖气味,沈冷让手下人把石灰挖开,石灰层没有多厚不过一尺左右,下边便出现了一个可以往上抬起来的暗门。

  “地窖?”

  古乐看了沈冷一眼,然后找东西点燃了扔进去,下边火光忽明忽暗不过看起来并不深,等了一会儿放进去一些空气古乐带着人下去看了看,然后就是一阵阵惊呼。

  沈冷下来之后也被震撼了一下,不得不说这个阮德真的算个人物,他被朱琦敲诈走了那七万两银子可能只是他当初贪墨的一小部分而已,他连朱琦都骗了。

  地窖不是很大也就一间屋子的范围,靠左边原本是被一大块苫布盖着的,揭开的时候灰尘飞起来让人极为不适,不少人咳嗽起来,可苫布揭开连咳嗽声都忍住了,全都是白花花的银子......没有装箱,南越国库的银砖上面还有铸造时候的印记,一块一块整整齐齐的码在那,看起来至少有几千块,粗粗估算起来也不下十几万两。

  全是现银,银票的数量很少。

  除了银子之外还有一些伪造的身份凭证,很多新衣服一次都没有穿过,最主要的是一个账本。

  沈冷的注意力全在那账本上,翻开之后看了看,一笔一笔都是当年南越国的那些重臣从国库里盗走多少东西的记录,看着真是触目惊心。

  这可是施恩城里杨玉的眼皮子底下,这些人已经猖狂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南越虽小可是极富庶,存在了几百年的时间除了和昭理国有过战事之外一直都在过着优哉游哉的日子,所以国库丰盈,账本贯穿了至少十二年的时间,这十二年来好歹算算他们从南越国库里盗走的东西就价值数百万,就算南越再富裕,这么大一笔款项也差不多相当于国库一小半被挖空了。

  十二年前开始的吗?

  沈冷皱眉,账本只记录到了十二年前,那个时候南越国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这些人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十二年前......”

  沈冷转身问:“你们谁知道南越国皇帝杨玉是什么时候即位的。”

  古乐道:“我特意留心了,杨玉即位十三年国灭,也就是说十二年前他们开始大规模的盗取银库国库是在杨玉即位一年之后,或许不到一年。”

  “对杨玉失望?”

  沈冷因为所知有限很难猜测出来。

  “把那些银票给我看看。”

  沈冷指了指一张桌子上的银票,古乐过去全都取了递给沈冷,沈冷翻了翻银票的数额居然都不是很大,加起来也就几千两,阮德握着这么大一笔银子却不敢走票号账目,真是小心到了极致。

  “银票收起来以后给咱们的人发奖励用,这家票号是南越的但现在依然开着,兑现没有问题。”

  沈冷把银票递给古乐,古乐想了想递给了陈冉。

  现银是绝对不能动的,沈冷让陈冉带着两个人赶去苏园请韩唤枝过来,陈冉答应了一声爬出去带人走了,此地距离苏园来回也就半个时辰而已。

  沈冷把账本放进怀里贴身处,这东西也要交给韩唤枝,只是太重要不得不小心些。

  “这里还有!”

  有亲兵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口单独的小箱子,箱子还封着,沈冷抽刀将锁劈开,打开发现里边都是书信,随便翻了几封是南越朝中重臣给阮德的信,这个家伙留了个心眼,所有的信都保存了下来。

  这东西沈冷留着也没用,让古乐把那些名字全都记下来然后放回箱子里。

  出了地窖后等了没多久外面就一阵马蹄声,黑骑疾驰而来迅速的封锁了四周,韩唤枝居然没有坐车而是骑马来的显然很急切,他从马背上跳下来大步往里走,身后跟着耿珊岳无敌等几个千办,那样子真是威风凛凛。

  “干得不错。”

  韩唤枝看了沈冷一眼,嘴角带笑:“你这般天赋做将军有些可惜了,若以后能在我廷尉府做事多好。”

  沈冷叹道:“不久之前有个混黑社会的人也是这么说的......”

  暗道势力流云会说沈冷适合跟着他们干,而理论上应该是暗道势力对立面的廷尉府说沈冷适合跟着他们干,沈冷想着难道自己就那么不适合在水师?

  “暗道上有什么前途!”

  韩唤枝一本正经。

  沈冷:“可大人也只是正四品啊。”

  韩唤枝愣了一下后哈哈大笑:“好大的口气,好大的野望。”

  沈冷也笑起来,把账本交给韩唤枝:“我也算顺利移交了,所有的东西都在里面,看过之后都放回了原地。”

  “看过之后?”

  韩唤枝低头看了看账本,想着沈冷这是要做什么?

  沈冷道:“自然是看过了,我不习惯等着。”

  他一招手:“走吧。”

  一众亲兵跟着沈冷往外走,韩唤枝回头朝着沈冷问了一句:“你做事这么不守规矩庄雍是怎么容你的?据我所知,他可是个死板刻薄的人。”

  沈冷想了想庄雍对韩唤枝的评价绝对算不得高,韩唤枝对庄雍的评价也高不到哪儿去,这两个人都看不上对方,于是沈冷觉得有意思起来。

  “这个给你。”

  韩唤枝伸手从岳无敌那要过来一块千办腰牌扔给沈冷:“廷尉府千办腰牌,有权调动各地方州府衙门的差役协同,虽然不一定用得上,你留着玩吧。”

  沈冷把腰牌举起来看了看:“铁的啊。”

  “不然呢?”

  “没事......就是觉得要是银的多好。”

  韩唤枝:“......”

  岳无敌狠狠瞪了沈冷一眼,沈冷哪里会在乎他怎么看。

  带着自己人出了院子韩唤枝却又跟出来:“这案子是廷尉府的,你不要牵扯进去太多,若是打草惊蛇案子出了问题我会不会不开心放在一边,陛下一定会不开心。”

  沈冷耸了耸肩膀:“你不开心,总比我死的莫名其妙好,我尽力让你开心就是了。”

  韩唤枝看着沈冷离开,这个年轻人确实让人头疼啊。

看网友对第一百七十二章 头疼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