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狗比人贵

第一百六十二章 狗比人贵

施恩城里可没有廷尉府,所以从福宁寺里带回来的人全都在韩唤枝所住的园子里,不过幸好的是廷尉府的人不管在哪儿也不会忘了自己的本职,廷尉带不走刑具带不走衙门可本事都是随身的。

  韩唤枝洗了澡换了衣服,困意开始席卷而来,可他不喜欢把今天的事放在明天去做,缓步走到正堂,手下人已经把福宁寺主持等人全都带了进来,南越国还在的时候僧人见陛下皆可不跪,可如今是大宁,他们也不再是单纯的僧人,而是罪犯。

  廷尉府的人对待罪犯,从来都只有一种态度。

  千办岳无敌面无表情的站在正堂门口,身上的黑色锦衣看起来稍显奇怪,有些不和谐的起伏,那是因为里面还有绷带,毕竟之前受的伤并不轻,韩唤枝本让他去休息可他只是不肯,那铁一般的汉子让人不得不多几分敬意。

  主持本不想跪,奈何岳无敌一脚踹在腿弯,和尚也不得不跪。

  “你庙里为什么有那么多的钱?”

  岳无敌问。

  主持笑起来,被迫跪下反而倔强起来:“福宁寺在南越已经存在两百年,两百年来积累下一些财产难道这也是什么不能解释的事?”

  “所以你福宁寺还有僧兵?”

  岳无敌往外招了招手,两个廷尉抬着一口大箱子进来,将箱子打开,里面都是兵器。

  主持摇头:“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哪儿来的,或是你们硬塞进我寺里的东西也说不定,银子我认,这些东西我见都没有见过,如何能认?”

  韩唤枝起身,不想听下去了,虽然只是两问两答不过片刻的时间而已,但在他看来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

  他摆了摆手,于是岳无敌笑起来,岳无敌从来都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他连开玩笑都不会又怎么会真的笑,他的笑是狞笑。

  主持被岳无敌一把抓起来拉到了正堂外面,韩唤枝摆手:“把福宁寺的僧人都带过去看着。”

  廷尉们涌进来把所有福宁寺的僧人都押了下去,韩唤枝起身看了看那箱子里的兵器,随手拿起来一把刀抽鞘仔细看了看,刀柄位置的印记已经被磨掉,这反而是一种旁证,若非正经军工工坊打造出来的兵器自然不会有什么印记,磨掉的只能是南越国兵部监制的制式兵器印记。

  门外传来脚步声,平越道酉字营战兵将军叶景天从外面迈步进来,进门的时候正好听到偏房里传来一阵阵的哀嚎声,他驻足指了指那屋子:“去把房门和窗户都关上,声音怎么这么大。”

  进了正堂叶景天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你手下人做事还是这般没顾忌。”

  “有顾忌的是心中不正大。”

  韩唤枝把刀扔回箱子里:“我为陛下做事,心中正大,便无顾忌。”

  “你没有我有。”

  叶景天道:“抓了福宁寺的和尚已经有百姓闹起来,这么大的惨叫声若是在被外面的人听了去,你让我怎么办?”

  韩唤枝摇头:“原来除了当官的,和尚的身份也如此敏感。”

  叶景天:“你少装傻。”

  韩唤枝坐下来有些疲倦的说道:“昨天前半夜我在叶开泰和你们打牌输了,你知道为什么会输吗?”

  “因为你牌技不行。”

  “你以前可见我输过?”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要动你们平越道的人了,提前输给你们一点钱,这样的话你们心里就不会那么不舒服,总是还有点安慰。”

  叶景天瞪了他一眼:“动到哪儿?”

  韩唤枝一本正经的说道:“就道丞以下吧,动谁就不一定了。”

  叶景天:“道丞以下......也就勉强把我和大哥放过了对吧。”

  “叶开泰我自然是不会查的,他毕竟才来平越道不久,刚才我说道丞之下,含道丞。”

  叶景天噗的一声把刚喝进去的茶水喷了,狠狠瞪了韩唤枝一眼:“这事你是不是着手太快了?虽然查的快些终究是有好处,可是先动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福宁寺,那些人未必不会有了防范。”

  “希望他们有防范。”

  韩唤枝语气平淡的说道:“这些人在平越道悄默声的经营多年,犹如一只沉于水底的老龟,你不让它怕了它就缩在那不动,只有让老龟动起来才会看得更清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暗处的那人现在就要着手去处理当年负责押运东西去福宁寺的那些人,这些人死干净了这条线也就断了。”

  叶景天:“既然你想到了,为什么不比他们快些?”

  韩唤枝看白痴一眼看了叶景天一眼:“带兵的人,果然单纯。”

  叶景天被他气得几乎翻了白眼:“我只是看你还这么悠闲。”

  韩唤枝朝着偏房那边努嘴:“不然为什么叫那么大声?我又不知道当年押运东西去福宁寺的人是谁......对了,我托你办的事你办了吗?”

  叶景天往外看了一眼:“人来了。”

  韩唤枝:“那好,你回吧,没你什么事了。”

  叶景天:“卸磨杀驴的东西。”

  韩唤枝撇嘴。

  叶景天喝了口茶随即告辞,他走了之后沈冷迈步走进这正堂,看起来屋子里很宽敞就是不够明亮总觉得有些阴气,看到韩唤枝的时候变发现了这屋子里阴气的来源。

  “见过大人。”

  沈冷抱拳行礼。

  韩唤枝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下说吧......我不喜欢浪费时间所以说的尽量直接些,你回答的也可以尽量直接些,前几日你被人伏击的时候我在不远处看着了,而昨夜里我也被袭击,而若我猜得没错袭击我的人那天也在看着你被人伏击。”

  这话有些乱,但逻辑不乱。

  沈冷沉思片刻:“所以要杀大人的人和要杀我的人,最起码有一路是目标一致的。”

  韩唤枝觉得这样说话比较轻松,沈冷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明白了他的意思。

  “所以我希望你能做些事,先把这个人翻出来。”

  沈冷皱眉,觉得韩唤枝那眉眼之间有些不怀好意。

  “难道大人想让我做诱饵?”

  “把难道和想这三个字去掉,最好也不要用疑问的语气,肯定一些。”

  沈冷:“为什么是我?要杀的也有大人你。”

  韩唤枝认真的回答:“我的官稍微大一些。”

  沈冷:“......”

  韩唤枝问沈冷:“既然你想到了杀你与杀我的人最起码有一路目标一致,杀你也杀我,那么你猜猜人是从哪儿来的。”

  沈冷:“猜对了有奖吗?又或者是猜对了的话大人去做诱饵?”

  韩唤枝:“嗯,你不用猜了,继续说下面的事。”

  沈冷:“......”

  韩唤枝喝了一口茶后继续说道:“我需要你做的自然些不要看起来那么刻意,你若是刻意了狐狸就会闻到诱饵的香味比较假,若是你不知道该在什么时机露出破绽,我给你指点一下......沈先生和沈茶颜就在施恩城里,如果他们两个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你肯定会心急对不对?”

  沈冷猛的站起来:“嗯?”

  韩唤枝忽然发现屋子里寒气似乎更重了些,那个少年身上的寒气骤然压过了自己。

  “果然是个傻的。”

  他叹了口气,心说人真的不能有太多的感情牵绊,刚才那一刻沈冷表现出来的聪明让他都吃了一惊,此时此刻提到了沈先生和那个小姑娘立刻就变成了个白痴,心说难不成自己还会去害了那两个人?

  他指了指椅子:“坐下说。”

  沈冷摇头:“站着听,方便走。”

  韩唤枝发现这个家伙白痴起来,真的是一等一的白痴,在韩唤枝心中白痴排行榜沈冷急速入榜,并且突飞猛进。

  就在这时候两只手满是血的岳无敌从外面进来,看了韩唤枝一眼又看向沈冷欲言又止,韩唤枝点了点头:“说吧,他听一听也无所谓。”

  岳无敌道:“问出来几个人,其中有四个就在施恩城里,一个在烟花巷,一个在长流街,还有两个人在那件事之后就离开了施恩城,最远的一个在高山县距离施恩城大概四百多里,若是要赶过去现在就得出发了。”

  韩唤枝沉思片刻:“稍显分散了些,咱们的人手有些不够用,你们四个分成两队,各带六十黑骑去施恩城外的那两个的居所抓人,施恩城里的怕是有人已经被灭口,我去转转。”

  “大人一个人去?”

  岳无敌想到那夜里的偷袭就忍不住担忧起来,那天夜里自己苦撑着撑到了都廷尉大人出刀的那一刻,然而却被那刺客逃了,岳无敌觉得难以置信,这天下还有人能在都廷尉大人的刀下逃生?

  而且那刺客犹如鬼魅,若是都廷尉大人出了什么事,南下的这一百二十黑骑四个千办就都可以谢罪自裁了。

  “这不是还有将军大人在?”

  韩唤枝看了沈冷一眼,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陪我出去走走?”

  沈冷叹道:“大人要调用水师战兵得需要先去找庄雍将军协调,庄将军若是答应了的话,我自会带本部一旗水师战兵听后大人调遣,若是大人不知道水师大营在什么地方我可以带路。”

  “从水师调兵这么麻烦的吗?”

  韩唤枝道:“那便不调兵了,我以私人的身份请你陪我出去走一走。”

  沈冷举头望天:“散步,半个时辰起价二十两银子,陪聊,二十两银子,做打手一百两银子,看打到什么地步,若是有特别的要求可以加价,一般打手一百两,气质打手二百两,真动手的打手五百两,狗腿子类打手......此业务暂时不承接。”

  韩唤枝楞了一下,仔仔细细的看着沈冷,心说这些话这个家伙是怎么自然而然就说出来的?

  “大人请快些决定。”

  沈冷一脸认真:“这属于私活儿,我接了还得瞒着庄将军,所以还要一些精神抚慰大概一百两银子也够了,对了我还有一条狗,若是大人要用我可以带来。”

  韩唤枝虽然觉得荒唐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狗什么价?”

  沈冷:“比人贵一倍。”

  “为何?”

  “狗......敢吃屎。”

  :。:

看网友对第一百六十二章 狗比人贵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