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五十七章 该我了

第一百五十七章 该我了

沈先生吃的很舒服,坐下洗后接过沈冷泡的茶就更舒服了,还是三个人相处的时候更简单也更温暖,他忍不住去想若真的什么都不去考虑了便这样守着他们两小只过下半辈子该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将来两小只还会创造出第三小只,第四小只......可转而又想到冷子这近二十年来遭受的不公,沈先生就放弃了之前的念头。

  不管冷子是不是当年的孩子,又或是那天夜里留王府中发生的事比已知的还要腌臜龌龊,冷子都遭受了不公和委屈,这是不争的事实。

  如果说前些年沈先生心里只有留王余恩,现在更多的则是对冷子的守护。

  冷子在沈先生身边坐下来,满足的长长舒了一口气:“陪先生聊会,一会儿还要赶回水师大营里去,没和庄雍提起来就在外面留宿不好。”

  沈先生笑着道:“你可真心实意的是想陪我聊会儿?”

  沈冷不好意思的说道:“总不能让先生出去溜达溜达,多不好意思。”

  沈先生瞥了他一眼:“以后得把你俩看的严一些,还没成婚呢......”

  后面的话他也不好意思说了。

  茶爷蹲在一边给喵喵梳理黑亮黑亮的毛,到了南边气候骤然变得温暖起来,黑狗似乎也稍显不适应,不过这家伙能在小时候那般恶劣的环境下生存,谁也不能小觑了它。

  感受着茶爷那温柔的手法,黑狗眯着眼睛一脸陶醉,沈冷恨不得一脚把黑狗踢开自己躺下去......

  “冷子,你得小心些,不是小心石破当那个人,石破当再怎么跋扈也是明面上的人,他只不过是心里气不过,难不成你还没看出来他对你不客气的根由?水师南下,石元雄没有接到圣旨......”

  沈冷自然想到了这一层:“是啊,石元雄觉得自己身为南疆狼猿大将军怎么也会有旨意下来给他,水师南下,到了这地界他还以为应该是以他为主才对,可是庄雍没有去拜会他,陛下也没有让狼猿参与,这就显得有些不寻常起来,石破当这算是给他老子出口气,顺便试探试探水师的底线。”

  “如果庄雍拿不住的话,石元雄就会强势的带着狼猿插进来,到时候水师也得被他指手画脚。”

  沈先生满意的看了沈冷一眼:“我就知道这些事你不会想不明白,所以石破当不用去多理会,他的手段都在明面上,把你推下斗兽场是真的想让你怕,你要担心的是从长安城里出来的人,我和茶儿去了长安见了一个本不该这时候去见的人,去了之后才发现还不如不去,不过也不是毫无所获......离开皇宫的时候有人跟踪我们,看来是准备动手了。”

  “皇宫,跟踪,动手?”

  沈冷敏锐的抓住了三个关键词。

  茶爷看向沈先生,沈先生讪讪的笑了笑:“我们去见了雁塔书院的老院长,我本想去托他带我进宫里找找原来的老关系,毕竟我当初也曾在留王府里做事,可是人情薄凉,该找的没有找到。”

  这解释通不通沈冷也只能接受,因为沈先生根本就没打算多说什么。

  沈先生这样的支支吾吾模棱两可又不是第一次,沈冷对此只能以一声哼来表达不满。

  “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还是这句话,沈先生说完笑了笑,很快就把话题转移开:“来的人如果是因为沐筱风和白尚年的死而寻你复仇,这个节骨眼上不管是沐昭桐还是白家都不会轻易再动用自己的人,所以一定是从外面找人来,能找到的且敢接这个事的,都非善类啊......”

  沈冷问:“江湖上有没有什么十大杀手排行榜之类的?”

  沈先生:“你觉得会有人去实地采访一下吗?还十大杀手排行榜......能出排行榜就必然会有个公正的见证,你见过哪个杀手去杀人的时候还带着人去给自己记录一下。”

  沈冷:“那这个江湖可真无趣,杀手若无名,怎么去寻?”

  沈先生回答:“江湖上没有什么十大杀手排行榜,有二十大杀手排行榜。”

  沈冷:“话说的这么绕弯有意思吗?”

  沈先生:“特别有意思。”

  茶爷噗嗤一声笑了,她觉得在一边听先生和冷子这样聊天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记得在江南道的时候黑眼杀的那个贯堂口女杀手吗?她可不是最值钱的,只不过在长安城暗道里名声大一些,江湖之大,岂是一个长安城放得下?”

  说到这些沈先生也来了兴致,好多年没有提及江湖事,都快忘了自己归根结底还是个江湖客,当初在留王府里做事久了,慢慢的便以为自己是官场人,现在想想真有些幼稚可笑。

  “大宁第一票号是朝廷的,这是人所共知但又假装不知的事,大宁第二大票号叫做扬泰票号,规模比朝廷的票号自然差的远了,可是这扬泰票号在暗道上的影响力很大,如果你想买凶-杀人的话走银子难道会走官方的票号?那岂不是自己作死,那些见不得光的银钱交易走的都是扬泰票号。”

  沈先生喝了一口茶后继续说道:“所以逐渐的,便有杀手把自己愿意接多少钱的活儿留在扬泰票号,扬泰票号收取两成的银子作为介绍费用,这个过程不是一朝一夕形成而是在至少上百年间才成了规矩,那些想雇佣杀手的人便会去扬泰票号问,当然明面上扬泰票号是绝对不承认自己做这种生意的,需要有熟人介绍才行。”

  “根据身价,扬泰票号那边就有了个二十大杀手排行榜,会每个两三年就更新一次,贯堂口那个女娃子最多也就是排在十七八,还是因为仗着贯堂口的名声,所以你想想吧,黑眼的实力在长安城算得上出彩,可放在整个江湖里......也勉强可以吧。”

  沈冷:“先生能不用这么生硬且毫无张力的转折吗?”

  沈先生道:“倒茶。”

  沈冷:“好嘞。”

  沈先生继续说道:“不过这些杀手一旦出了名也就算离死不远了,朝廷是万万不会容许这样的人明目张胆的活着,于是大概在十年前有个朝廷的人七转八转的搞到了这个扬泰票号所谓的二十大杀手排行榜名单,出很高的价钱挨着个的请这些人去杀一个人。”

  沈冷一怔:“挨着个的请?杀一个人?也就是说这些人全都失败了?”

  沈先生点了点头:“最终找到的是杀手榜上的十六个,这十六个人都失败了。”

  沈冷:“要杀的是谁?”

  沈先生抿了一口茶,故作神秘的停顿了一下,连茶爷都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沈先生笑了笑:“下单的那个人,他自己。”

  沈冷有些懵:“有个人,费尽心思的找到了扬泰票号上的杀手榜前二十中十六个来杀自己,还是重金聘请?这个人是疯子吧。”

  “是啊,是个疯子。”

  沈先生想到那个人的名字就微微有些出神:“他叫韩唤枝。”

  沈冷觉得这个名字自己听过,突然反应过来:“廷尉府都廷尉韩唤枝?”

  “是啊,就是他。”

  沈先生道:“本来按照他已经得到的证据把扬泰票号一并端了也不是没可能,可他偏偏没有那样做,而是依然把到现在为止扬泰票号杀手佣金最高的那个位置留给自己,他的名字就始终挂在那,谁要是觉得自己有本事就可以接了这份单子......”

  沈冷问:“之后有人接单吗?”

  “没有。”

  沈先生像是有些得意,也不知道关他什么事。

  “韩唤枝那家伙可能会有些遗憾吧,十年了,还是没有人敢接这个单子,以至于扬泰票号做事都规矩起来,可接活的生意依然做着,那是因为廷尉府允许他们继续做着,前提条件是如果廷尉府查案需要扬泰票号提供什么线索消息,扬泰票号必须立刻把最齐备完整的东西送过去。”

  沈先生叹道:“这世上,也便只有韩唤枝那个疯子做的出来这种事。”

  沈冷忍不住问:“若我现在被挂在了那上面,我值多少钱?”

  沈先生想了想,摇头:“你当扬泰票号疯了吗?挂一个当职的正五品将军的名字上去?韩唤枝的名字是他自己要求留在那的,扬泰票号多少年了想取下来就是不敢。”

  沈冷居然觉得有些遗憾。

  所以沈先生觉得他也是个疯子。

  “韩唤枝也来平越道了。”

  沈先生看向沈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会和你接触,这个人你以后要记住,若被他盯上了,你日夜都不得安宁,当然他也不会闲的没事盯着你......事实上,你可能还不够被他盯着不松手的层次,除了韩唤枝之外还有个人也离开长安来平越道了,流云会的大当家。”

  沈冷哦了一声:“怪不得黑眼已经离开好几天了。”

  沈先生道:“小心些的好,不用担心我和茶儿,茶儿武艺其实未必输给你,我好歹还是你们两个的先生,况且喵喵这道关寻常人就过不来。”

  黑狗听到沈先生叫自己的名字,居然抬起头朝着沈先生笑了笑,那个家伙嘴角往上扬起来还真有点微笑天使的样子......不,微笑的不一定是天使,黑天使也未必是什么善类。

  沈冷终于忍不住了,过去把黑狗艰难的抱起来放在沈先生脚边,黑狗的分量着实沉重,看着沈冷把自己搬开的它一脸茫然。

  然后沈冷在黑狗躺着的位置躺下来,头枕着茶爷的大腿:“该我了。”

  黑狗:“汪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网友对第一百五十七章 该我了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