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要去南疆

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要去南疆

王爱水的话把沈冷的打算切断,不过好在那些求立人已经被廷尉府的人教育的服服帖帖,做向导和翻译还是没问题,至于其他的想法只能到了平越道后再做打算。

  在安阳船坞等了差不多一天时间,七艘伏波一艘万钧已经收拾出来可以使用,天黑之前沈冷让士兵们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出发。

  坐在岸边看着江水滔滔沈冷的心却一直放不下来,先生带着茶爷离开的时候只说要去长安城,走的很匆忙,沈冷找黑眼托他帮忙请流云会的兄弟多关注些,有消息就立刻通知,黑眼立刻就派人传讯回去,不过消息也不可能来的这么快。

  沈冷大概猜到先生去长安城是因为这次他杀了沐筱风的事,这事自始至终沈冷都没太担忧什么,从看出来庄雍布局那一刻起沈冷就知道即便杀了沐筱风也不会有太多事,因为他借的根本不是庄雍的势而是皇帝的势。

  毫无疑问当今陛下是一代雄主,他很清楚大宁如今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所以准备动一动刀。

  可是他并不心急莽撞,用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准备,这份心智耐力已经远超常人。

  既然皇帝已经起了势,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压下去。

  但是皇帝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哪怕是做戏也要做在台面上,所以沈冷猜测着长安城廷尉府的人已经动了,但廷尉府的人自长安来,别说沈冷,就算是庄雍都已经带着水师南下,查什么?

  廷尉府的人只能是跟着去平越道查,在平越道查江南道的案子在台面上看都显得略敷衍,所以廷尉府去平越道一定还有别的什么事。

  沈冷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去想这些,毕竟再怎么样还有庄雍在上面顶着。

  “冷子。”

  陈冉找到沈冷叫了一声,手里拎着一些熟食和一壶酒,沈冷回头看了一眼有些懵:“你是从哪儿找来的,这是安阳船坞又不是水师附近。”

  “你还不知道我,我没别的本事,到哪儿都能和厨师搞好关系。”

  沈冷:“......”

  陈冉:“你看我,忘了你也是个好厨师。”

  两个人在江边说话,酒其实喝的并不多,只是闲聊也是闲聊总得有些润喉的东西,有了润喉的东西总得有些添滋味的东西,于是酒和菜就都有了,陈胖子难道还不足以引发深思为什么瘦不了?

  “冷子,还记得上次南下的时候在宁武县我问你,我们这些人是不是早晚都会死在战场上,陛下雄才壮志,水师只要开打了第一战以后战战不停,绝非打一个小小的求立国那么简单......”

  “我们平时拼了命的训练,就是为了战场上尽量不死。”

  沈冷笑了笑,这话题也并不如何沉重,从军者哪有人不论战的。

  “我可是一刻也没丢松。”

  陈冉得意道:“我现在纵然不是你手下最拔尖的那几个,也是中上流。”

  沈冷指了指江面:“抓条鱼我看看?”

  陈冉:“......”

  他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其实是想跟你说一声,我觉得白尚年的人不会轻易认输,他们白家如今在大宁也算的上比较强势的家族,白尚年还没定罪,最终定什么罪也未可知,你还是多小心,我一想到那天在泰湖上登船杀白尚年他手下死士那种狠劲儿就一阵阵后怕。”

  “我知道,不管是白尚年还是沐昭桐,自然有服人之处,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多人追随效力。”

  沈冷拍了拍陈冉肩膀:“陈没盖子,你也要注意啊,你爹还指望你传宗接代。”

  陈冉一屁股把沈冷撞的横移出去:“我最后悔的就是把我名字的事跟你说......没盖子,你大爷的,不过说到传宗接代,啥时候喝你和茶爷的喜酒。”

  沈冷顿时嘚瑟起来:“那还不是我说了算,我跟你说,女人就要该惯着惯着该管着管着,不能一味纵容,你看我,茶爷在我面前什么时候不是小鸟依人?”

  陈冉:“这次先生和茶爷是出远门了吧。”

  沈冷:“你怎么知道。”

  “八百里之内你也不敢这么说。”

  沈冷:“你就这么看我的?还八百里之内我也不敢这么说.......一千里之内我也不敢啊。”

  他笑着,可心里担心着。

  “放心吧,沈先生那是何等了不起的人物,我一直都觉得他就是藏于人间的神仙,有通天彻地的本事。”

  “沈先生给你灌药了吧。”

  “我爹跟我说的,我爹说就没有沈先生不懂的事,大大小小事无巨细,都懂。”

  沈冷笑了笑:“我才不担心他,先生那般性情那般本事哪有别人能坑他的。”

  他还是笑着,可陈冉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心里有事。

  “我去一趟长安吧,你不是说沈先生去长安城了吗。”

  陈冉忽然说道:“你给我一个十人队我去趟长安,心里踏实些。”

  沈冷摇头:“不用......我托人带信去了长安。”

  “给谁?”

  “给长安城里的长安。”

  沈冷抬起头看向夜空:“他从北疆带着那些狼厥族人走的慢,一边走一边还要在半路上和那些地方官打交道,算计着日子这会儿还在长安城里。”

  孟长安在长安,这就是沈冷为什么还能撑得住的原因。

  长安城,雁塔书院。

  老院长缩在椅子上等着有人给自己倒酒,当然先要等着那个年轻人把豆腐切好,老院长本就是喜欢吃铜锅的人,尤其是涮白豆腐,那般没滋味的东西他却总是吃的津津有味。

  上一次给他切豆腐的那个年轻人看起来犹如金玉,态度好刀工也好,今天切豆腐的这个家伙像是一块石头,态度不好刀工也就那样。

  “可惜了我的豆腐。”

  看了看孟长安端上来的那一盘大大小小的豆腐块:“你就这么敷衍德高望重的院长大人?”

  孟长安打开酒壶闻了闻眼神一亮:“一杯封喉?”

  “那个臭小子从北疆回来的时候给我留的。”

  孟长安倒了一杯一饮而尽,然后才注意到老院长手里那这个杯子伸在半空,略尴尬。

  “我开始嫌弃你了。”

  老院长哼了一声。

  孟长安也哼了一声:“前几天夜里你听说廷尉府的人来了,是那个被人称为鬼见愁的都廷尉韩唤枝求见,你为了避开我故意跑到院子湖边和他说话,那些不想让我听的话是什么?”

  “不想让你听自然有不想让你听的道理,怕你乱了分寸。”

  “院长,这不是什么难猜的事。”

  孟长安把豆腐一股脑倒进刚开的铜锅里,老院长连忙伸手去拦:“慢些下慢些下,都要碎了啊......”

  “冷子出事了对不对。”

  孟长安放下手里的盘子,坐在老院长对面:“那个姓沐的,是冷子杀的对不对。”

  他连问两句,语调却还很平静,然而这平静让老院长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你想干嘛?孟长安!”

  老院长的嗓音陡然提高:“你刚立了大功,陛下故意不放你回北疆去你知道是为什么,就是让那些人都看看你,让人们都记住你,那些狼厥人到一处你就要露面一次,这是陛下给你的恩赐,你若是自己想坏了自己的前程,你对得起谁?包括沈冷,你可对得起他万里迢迢去北疆帮你?”

  “我和他之间,用不着对不起,也用不着谢谢。”

  孟长安把一块已经煮透了的白豆腐夹给老院长:“院长应该知道我怎么想。”

  老院长道:“韩唤枝南下不是为了刁难沈冷的,而是另有深意,这些事现在还不能让你知道,你只需记住沈冷平安无事就够了。”

  “我相信院长大人的话。”

  孟长安又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但我觉得光听听还不够,我得看。”

  “你想看什么?”

  “想看是哪个要杀冷子。”

  “孟长安!”

  老院长啪的一声拍了桌子,脸色骤然发寒,可片刻之后又坐下来:“陛下有陛下的安排,你不要胡乱去做事,你真的以为去杀一个沐昭桐就万事大吉了?若如此的话,轮得到你杀?”

  “杀人的事,从来不需要排队。”

  孟长安放下酒杯:“我厌烦了,整日带着一群狼厥族人出现在各种各样的场合,穿着最精致漂亮的衣服说漂亮话,这不是我从军的目的。”

  “那我跟陛下说,安排你尽快回北疆。”

  “我先不回北疆。”

  孟长安缓缓出了一口气:“我想告假。”

  “孟长安,你到底打算做什么?”

  “去南疆。”

  孟长安语气平淡却笃定的说道:“要么告假去,要么脱了军服去。”

  老院长的脸色极难看,似乎恨不得把孟长安放进铜锅里涮了......然后他忽然想到陛下提到这两个小家伙的时候用的那个词......少年意气,陛下是最欣赏这少年意气的,不然又怎么会如此关照沈冷和孟长安。

  “去也行。”

  老院长忽然松了口气:“提前熟悉一下和水师的配合,对未来有好处,不过铁流黎那边怕是要好好解释一下,他若以为陛下把你放给了庄雍,那个铁蛮子就敢跑到长安城来找陛下讲理。”

  话虽然这样说,可四方大将军不可擅离职守这是皇命,不得皇命,四方大将军别说回长安,就算出所在道地也不是容易事,除非是战时。

  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说话:“院长大人,有客人来了,我说让他等到明天一早再来,那人说什么也不肯走,只是说若院长大人听了他的名字一定会见他。”

  “谁?”

  “他说叫沈小松,还带着一个年轻姑娘,看起来风尘仆仆。”

  “他?!”

  老院长夹着豆腐的手都颤了一下,啪嗒一声那块豆腐被夹成两段掉了下去。

  一阵风从门外吹进来,天知道孟长安什么时候拉开了门冲了出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第一百四十一章 我要去南疆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