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相恨相杀

第一百三十二章 相恨相杀

第二天一早庄雍收拾了一下带着亲兵准备去延坪岛西南的葫芦山,这是已制定好的演练战术自然不会轻易改变,按照计划白尚年要负责坐镇中军,指挥战兵队伍在延坪岛布防。

  近两万兵力在这延坪岛上,沈冷想要出奇制胜的概率几乎为零,幸好这一战双方都知道真正的交锋并不在演练上,只有士兵们是在认真备战,能接触到更高层次的人心都悬着,只待这一战后该死的人去死,该上位的人上位。

  庄雍才到半路的时候接到白尚年派人送来的消息,说是白将军昨天夜里病情急剧加重竟已经开始吐血,天还没亮亲兵就不由分说的将白将军架上船去寻医了。

  庄雍只嗯了一声并无什么反应,心里还有几分想笑。

  民夫营地,水师主簿窦怀楠从外面急匆匆赶回来,进了门就找水连着喝了两杯才缓了缓:“庄雍已经出发了,一炷香之后就能到葫芦山山脚下。”

  “一炷香?”

  张柏鹤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忽然停下来:“现在就让人杀过去。”

  “什么?”

  窦怀楠的脸色骤然一变:“按照计划应该等庄雍登山之后才发动进攻的。”

  “没必要。”

  张柏鹤招手把外面守着的人喊进来:“你们都是白将军的亲信,今日这一战不仅仅关乎你们个人生死,更关乎将军荣辱,外面那些水匪利用好了今日便是诸位飞黄腾达之始,若出什么纰漏差错明年今日就是我与诸位的忌日,怕是坟前连个祭奠的人都没有。”

  他声音逐渐激昂起来:“自古以来成大事者都不畏牺牲,越凶险处收获也越大,你们今日走在前列,他日将军念及功劳诸位也在前列,于凶险中求功名前程我与诸位通行,现在就吹角,让那些水匪冲到山下截杀庄雍。”

  其中一人问道:“如何才能使那些水匪信了?”

  张柏鹤道:“我来。”

  他快步走到外面,见门口挂了一面铜锣,摘下来当当当的敲响,不多时便有许多水匪聚集四周。

  张柏鹤一脸的激愤,也不知这表情怎么说来就来,他爬到高处先是压了压双手示意人群安静下来,然后忽然就哭了,嚎啕大哭,水匪们被吓了一跳议论纷纷都不知发生了什么。

  “我对不起大家!”

  张柏鹤猛的抬起头,脸上都是悲怆:“是我对不起大家,我本以为可以带着大家走上一条阳关大道,不用再过那种整日东躲西藏的日子,穿上军服做官家人以后吃香喝辣,可是没想到我被骗了,没想到那水师提督庄雍是如此心狠手辣的一个人!”

  “就是他!”

  张柏鹤抬手指向葫芦山那边:“他昨夜里说是要请诸位当家的喝酒,顺便商讨一下收编事宜,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提前给诸位当家的安排军职,个个都是将军,结果诸位当家的不疑有他欣然赴宴,却在酒宴上中了埋伏,庄雍那个背信弃义的小人,我们当为当家的报仇,庄雍这般恶贼人人得而诛之!”

  他的悲怆转为坚定和斗志:“我们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我知道庄雍此时刚刚到葫芦山下准备布置如何围剿我们,现在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大家跟我一起杀到葫芦山将庄雍乱刀砍死为诸位当家报仇,然后咱们直接反出延坪岛,我虽然身为朝廷官员但今日也和你们一起反了,为当家的报仇啊!”

  “报仇!”

  “报仇!”

  “报仇!”

  人群顿时变得沸腾起来,张柏鹤站在高处大声疾呼:“跟我杀过去啊,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

  他从高处一跃而下,人群随即犹如潮水一样往葫芦山下翻涌而去,张柏鹤跳下去之后就转身顺着墙角躲在房子后边,等人群冲出大门后又回来吩咐那些白尚年的手下:“需有人带队才行,你们冲到前边去,只要他们看到有人敢动手也会跟着上去,今日这一战全靠诸位了,我现在去见白将军抢夺水师战船,你们得手之后立刻进葫芦山暂时躲藏起来,不久之后将军麾下精锐将会把这些水匪一网打尽,你们待战事平息后再出来,以免伤及无辜。”

  那些人应了一声,抽出刀子追上水匪的队伍。

  张柏鹤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窦怀楠不见了踪迹,他低低的骂了一声然后加快脚步离开,他哪里敢去找什么白尚年,以他的推测白尚年此时早已经不在延坪岛了,那个老狐狸想把事情甩的干干净净,张柏鹤才不相信最后自己也能脱身。

  只有窦怀楠和他都死了,白尚年安排水匪进入延坪岛的事才不会泄露,死人才能守口如瓶。

  张柏鹤一口气跑到岸边,在一处很浓密的草丛里他用树杈荒草藏了一条小船,船上非但准备了刀和行礼,竟然还准备了一些食物,此人心机之深沉可见一斑。

  “想让我成为你晋级路上的垫脚石,想的美。”

  张柏鹤划动小船离开,他本在雁塔书院读书习武,虽然武艺说起来稀松平常但体力上却也不差,两条胳膊摇摆起来,小船很快就朝着对岸冲了过去。

  而在延坪岛的另外一边,一艘大船离开了岸边朝着南平江方向前行。

  白尚年站在船头嘴角带笑,他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距离成功已经咫尺之遥,他留在和离开这并无多大关系,而为了方便日后陛下问起来好答复,离开这里自然是更好的选择,到时候只一问三不知,陛下还能如何?大不了罢官而已,待大局已定,陛下不是陛下了,新皇登基自己就是一方大将军,现在还在乎这许多有什么用。

  他并不担心太子即位后会过河拆桥,初登大宝,新皇的支持者若只一个沐昭桐他依然坐不稳,没有军方的人支持,谁知道那把椅子他能坐几天,别忘了当年的那可怜世子李逍然,千里迢迢跑去了长安城,不就是被九千刀兵拦在那不得入城吗。

  没了白家的支持,太子的势力就会大打折扣,便是后族也不敢这般放肆,而乙子营他经营多年,随随便便换个人来就能指挥得动?

  念及此处,白尚年心情就更好了不少,庄雍那个老狐狸看起来似乎也略有察觉,不过既然葫芦山那边动了手就不会有意外,因为......

  白尚年嘴角一勾,张柏鹤是个聪明人,但也绝对想不到真正对庄雍致命一击的自然不是那些不成器的水匪,一群乌合之众而已,那些水匪只是个噱头罢了。

  “只你在我乙子营安插了人?”

  白尚年冷笑起来,然后吩咐:“再快些,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手下人随即应了一声去催促船夫,隐隐约约的似乎听到了喊杀声,当然这只是错觉,葫芦山在延坪岛另外一侧他们怎么可能听的到声音。

  葫芦山下,庄雍已经陷入围困之中,漫山遍野而来的水匪一个个都红了眼睛,他们没有人怀疑当家的是不是被庄雍杀了,他们只知道若是此时再不反抗的话可能就真的只剩任人摆布,这些人本就是悍匪,杀人不眨眼,若不是每个人都分到了银子,每个人都得了许诺,他们更愿意继续做水匪逍遥自在。

  当初张柏鹤劝说他们,水师剿匪的决心不可动摇,当今陛下也已经下了严旨,给庄雍限期将南平江上大运河的水匪彻底肃清,这些人听了之后心中害怕,而张柏鹤就好像为他们打开了一扇门,门后边便是一条金光大道,自然人人欣喜。

  然而这一切在刚才全都飞灰湮灭,当家的被杀,水师最终还是要把他们屠戮殆尽,这些人那股子凶悍气冒出来便是杀意腾腾,对水师,对大宁官员的那种仇视提升到了极致。

  “保护提督大人!”

  庄雍的亲兵队正大声喊了一声,百十名亲兵随即列队,盾牌竖起,连弩拉开,长刀出鞘三层防御阵型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虽然人数不多可阵型看起来稳固如山。

  水匪挥舞着兵器靠近,一个个扭曲的像是妖魔鬼怪。

  就在这时候忽然有人从另一侧冲了过来跌跌撞撞,他跑到不远处大声高呼:“将军快走,快走!”

  庄雍往外看了看,见竟是这延坪岛上督造工程的水师主簿窦怀楠,那穿着一身文官官服奔跑起来犹如本鸭子一样的人瞧着便有几分厌恶,可是这般时候居然能冲过来倒也有几分勇气。

  两个亲兵对视了一眼随即将防御阵型打开了一个缺口,窦怀楠气喘吁吁的冲进来,弯着腰在那大口大口喘息,看起来累的肺都快炸了。

  “将军,你要小心。”

  窦怀楠抬起头说了一句。

  庄雍伸手去扶他:“小心什么?”

  窦怀楠手从袖口里翻出来一把匕首:“小心有人要对你动手!”

  与此同时,在泰湖之上,白尚年乘坐的那艘大船已经远离了延坪岛,距离进入南平江已经没有多远,只再半个时辰就能转入南平江。

  白尚年心情越发的好了起来,迎着湖风深呼吸,张开双臂,感觉身体都格外的通透舒服。

  就在这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还有滴答滴答的轻声,他回头,就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家伙手里拎着一条黑色铁钎从船舱里迈步走上来,那铁钎上还在往下滴血,落在甲板上发出的声音都显得刺耳起来。

  那人看起来很年轻,相貌也俊朗,只是有一只眼睛看起来好奇怪,诡异的透着杀气。

看网友对第一百三十二章 相恨相杀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