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家务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家务事

水师的战船分两批出发,一批在庄雍的带领下直奔泰湖延坪岛,另外一批在沈冷的带领下去宁武县接上乙子营那三旗战兵,浩浩荡荡的船队离开了水师大营,两岸不少百姓驻足观看,人群之中呐喊声不断。

  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筹备多日也不可能出现什么意外,队伍如长龙远去,围观的人群也渐渐散了。

  沈冷带着人趁乱进入了水师外面的林子里,杨七宝有些担忧,到现在为止将军也没说要去干什么,甚至队伍都是在登船之前临时决定混出大营。

  “将军,咱们干嘛去啊。”

  杨七宝忍不住问了一句。

  “为民除害,顺便发个财。”

  沈冷回头看了一眼,他要求队伍保持安静,谁也不能胡乱走动,古乐带着亲兵队来回巡视,确保不会有一人离队。

  “去哪儿?”

  “一会儿再告诉你。”

  林子外边就是官道,沈冷招手带着杨七宝靠近路边在矮木丛里蹲下来。

  不多时,从水师大营里出来几个骑兵顺着官道一路往西北方向去了,等那几个骑兵去的远了,沈冷招手示意队伍跟上去。

  距离水师不到十里之外有一座废弃的砖窑,这是当年兴建水师的时候起的,水师建成之后也就没了价值,几年后这里已经满是荒草。

  沈冷带着人在距离砖窑大概三百米左右停下,队伍依然没有离开树林。

  等了大概一炷香左右的时间那几个骑兵从砖窑里出来上马而去,沈冷随即把手举起来然后一握拳,所有的士兵随即将横刀都抽了出来,林子里寒光乍现。

  “上去!”

  沈冷一声令下,第一个冲了出去,三百米的距离对于战兵冲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当砖窑里的人发现他们的时候已经在百米之内了,古乐带着沈冷的亲兵队从一侧绕了过去,直奔砖窑后边。

  “杀!”

  随着一声暴喝,士兵们开始发起进攻,砖窑里不断有弩箭射出来,可显然已经慌了手脚,弩箭的准头有限。

  队伍刚刚接近砖窑,一大群贯堂口的杀手从另外一侧冲了出去发足狂奔,他们很清楚在这样的野外与战兵交手是什么下场,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放弃了坚守。

  可是,砖窑后边已经有人等在那了,从草丛里刷的一下子站起来一排身穿白衣的流云会刀客,连弩扫过来将贯堂口的人扫翻了一层,古乐带着亲兵队支援过来,与流云会的人合力将那些杀手尽数拦住。

  战斗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根本就是一边倒的屠杀,一对一的话这些贯堂口的杀手绝对不逊于战兵,可是这本就不是一对一的江湖约战。

  连弩扫一遍,标枪扫一遍,然后五人队形成小梅花阵好像绞肉机一样转进去,每个五人队都如此,贯堂口的那些杀手就感觉自己时时刻刻面对的都不只是一个人,战兵有意识的把他们分隔开,小梅花阵互相交替位置互相支援,如果从上空往下看的话会发现这一朵朵梅花开是如此的血腥如此的美。

  战斗持续了大概一炷香左右,至少两百名贯堂口的杀手除了几个当头的之外其余皆被屠戮殆尽。

  黑眼从人群之中过来,手里拎着一个已经吓得脸色惨白的中年男人。

  “贯堂口的三当家,这应该就是他们在水师附近所有的人了。”

  他把那个中年男人仍在沈冷面前,沈冷叹道:“审问环节了啊......好麻烦。”

  于是招手,古乐狞笑着从他后面上来。

  沈冷和黑眼走到一边,黑眼习惯性的把烟斗取出来点上嘬着问:“这是你手下?他会审问的?”

  沈冷:“你可以好好看看。”

  黑眼:“我还怕了不成,刀山血海杀出来的人,还能晕血?”

  他点上烟斗的目的是平复心情,毕竟杀人是一件让人觉得害怕的事,哪怕是今时今日的他也一样会害怕,只不过动起手来后就暂时忘了怕。

  嘬了两口,看到古乐那边的动作后他嘬烟斗的劲儿更大了,啪嗒啪嗒啪嗒......烟从嘴里一股一股一股的往外喷,然后实在不想看下去了:“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变态的。”

  然后他发现沈冷根本就没看,而是背对着那边。

  “原来你比我还怂。”

  沈冷笑起来:“你是怂,我是四个怂......怂炸。”

  这句话才说完古乐就血糊糊的回来了:“将军,他们大当家沐流儿在水师中,一直都住在沐筱风的独院,还有就是这些人集合起来是要去魏村的,要对先生和茶儿姑娘下手,是沐筱风的指示,就是想趁着将军不在动手,其他的倒也没有问出什么,毕竟他这个层次的人接触不到更多秘密。”

  “水师里么?”

  黑眼有些沮丧:“看来只能到这一步了,杀沐流儿有些不现实。”

  沈冷哦了一声:“把尸体处理一下,杨大哥你带着队伍去江边,那里我安排了一艘熊牛一艘柳莺找借口停下来,你带人直接登船,王将军问起来你就说船只临时出了问题。”

  杨七宝楞了一下:“将军你呢。”

  “我会追上你们的。”

  沈冷转身问黑眼:“你们有没有带着夜行衣?”

  “为什么要带夜行衣?”

  “那你们就不准备吗?比如晚上出去做事也穿一身白?”

  “那是自然。”

  “为什么晚上你们也穿一身白?”

  “因为我们比较牛逼。”

  黑眼耸了耸肩膀,他背后的断舍离三个人也一起耸了耸肩膀,虽然蒙着脸但沈冷看得出来这三个家伙表情都肯定和黑眼一模一样。

  “幸好他们有。”

  沈冷看了看砖窑里边,进去搜了搜果然搜出来很多装备,贯堂口比当初交手过的流浪刀可要富余多了,毕竟把控着长安城的赌场,甚至整个京畿道的赌场都是他们的。

  沈冷翻出来不少银票,然后决定和黑眼分了:“你一张,我一张,我一张,我一张,我一张......”

  黑眼:“这是你在水师学的本事?”

  沈冷认真解释:“不是,是家学。”

  黑眼想了想沈先生那个样子,对沈冷的话不敢有丝毫怀疑。

  选了一身合身夜行服沈冷换上:“让你的人都散了吧,跟上水师的队伍往泰湖延坪岛去,那边才是主战场啊。”

  黑眼:“你不会想一个人去吧。”

  “去哪儿?”

  “你难道不是一个人要悄悄回水师大营干掉沐流儿?”

  “你想什么呢,我有那么心大吗?”

  沈冷白了他一眼:“赶紧走,人多眼杂,到延坪岛等我就是了。”

  黑眼:“那你要去干嘛?”

  “家务事。”

  沈冷拍了拍黑眼的肩膀:“家务事就交给我自己好了。”

  “家务事?”

  黑眼隐隐约约嗅到了一丝危险。

  沈冷却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冲进了林子里,看方向是奔着魏村那边去的,想到刚才古乐问出来贯堂口的人要对沈先生和茶儿姑娘下手,黑眼这才反应过来沈冷说家务事的原因是什么,那个家伙是不想让自己带着人一起去冒险,他的家人他要自己救。

  “白痴。”

  黑眼骂了一句,带着流云会的人朝着沈冷冲出去的方向紧追不舍。

  水师。

  沐筱风靠在椅子上品着从长安城送来的美酒,看起来整个人都很放松,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般惬意过,从水师的船队离开大营起,他就知道自己不久之后将真正的主掌这支庞大的队伍。

  沐流儿面无表情的站在不远处,看起来像是一尊美轮美奂的木雕。

  “你似乎很不喜欢留在我身边?”

  沐筱风看了她一眼,然后嘴角勾了勾:“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可你自己难道就看不清楚?你,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做我的女人?念你忠诚,以后偏房小妾我会给你留个位置,其他的就不要多想了,父亲让你来只不过是给你画了一个特别漂亮的大饼让你充饥,你觉得,我尚且不能接受你,父亲会答应?”

  沐流儿的肩膀颤了一下,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知足吧,做妾你也算是一步登天,你应该很清楚这件事做完后我将来的地位会有多高。”

  沐流儿依然面无表情,咬着的嘴唇却变得艳红起来,那一抹血迹触目惊心。

  “去做你该做的事,你的人估计已经到了魏村外面,你去把沈冷家里那个老王八蛋的脑袋带回来,可是那个丫头要给我完好无损的带回来,她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死,那般漂亮的人儿死了也怪可惜的,当初在江边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还稍显青涩可已有倾城之姿,想想看,那脾气火爆的丫头征服起来也会别有风味。”

  沐流儿转身往外走,一个字都没说。

  “如果你把她杀了,我保证你以后不会有好果子吃。”

  沐筱风放下酒杯:“不把沈冷的女人睡了,怎么算真正的出了那口恶气?”

  沐流儿的脚步稍稍停了一下,然后加速离开。

  门被她拉开,外面的阳光一下子洒进来,有些刺眼。

  砰!

  一声闷响,那是刀砍破了什么的声音。

  沐流儿满脸是血的退回来,脑袋上卡着一把刀,这是一种很惊悚的场面,一个漂亮女人的脑袋上顶着一把刀退回来,脑袋上那个豁口大的让人头皮发麻。

  ......

  ......

  【做个简短的说明,连续四次在公众号发出的红包可能都没有真正的落在咱们读者手里,而是被极恶心的小程序包你说吸走了,最后一个红包暂时不发,等我想到更好的方式来回馈大家。一到两百个红包在几秒钟内被抢光,而真正的读者都被提示语音无法识别,这个程序是我见过恶心的最直接的,连遮羞布都不要。】

看网友对第一百二十五章 家务事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