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二十二章 窃

第一百二十二章 窃

江南道乙子营。

  被降一级的白尚年还没有官复原职可这并不影响他在乙子营的绝对权威,江南道对于大宁来说是重中之重,为大宁源源不断的提供钱粮,西北三四道加起来也不如江南道的一半,足以证明这里的富庶。

  所以大宁历代皇帝对江南道都极为重视,摆在这的战兵也算得上是精锐中的精锐,除了京畿道的甲子营之外,各卫战兵不管是规模还是装备比乙子营都要差了些,甲子营在京畿道可是规矩极严毕竟天子脚下,而传闻白尚年对手下人颇宽松所以下面人对他都很忠诚。

  白尚年手里握着这几万精锐,便是底气。

  湘宁白家在朝中的地位日趋重要,白尚年就是其中分量很重的一个环节,虽然之前因为宁武县那事陛下龙颜震怒,可也不会因为这样一件事就拿掉白尚年的兵权,所以白尚年并不如何担心。

  降一级而已。

  张柏鹤觉得自己做出的最正确的选择就是当初逃离长安城投奔白尚年将军,他父亲曾经与白尚年共事颇有私交,只不过因为能力资历都有所欠缺所以如今还在北库武府任职,该着他爹运气好,原北库武府副司座陈锆被调离北疆赴平越道任职,张柏鹤的父亲张撑就升了一级为副司座。

  他父亲知道了儿子在长安城闯了祸,哪里敢放肆,连忙写了一封亲笔信给白尚年,而此时张柏鹤已经私自做主投靠了过来,因为头脑确实聪明思谋缜密所以逐渐被白尚年重用起来。

  最主要的是,张柏鹤有把柄在白尚年手里,这样的人用起来更容易把控。

  长安城里张柏鹤与陈子善密谋要除掉孟长安的事一旦张扬出去,别说一个张柏鹤保不住,便是他爹张撑刚刚到手的北库武府副司座也保不住。

  白尚年对张柏鹤超乎寻常的信任让张柏鹤极为感恩,所以事事不遗余力。

  “大学士真的要这样动手?”

  张柏鹤听完了白尚年的话之后脸色有些发白,这次要动的可不是雁塔书院里一个小小的学生,更不是水师里那个毛头小子,那可是一位正三品的将军,是水师提督!

  更何况,庄雍还是陛下的家臣,若庄雍死了的话必然朝野震动,陛下的怒火能把江南道烧一个遍,到时候别说兵部要自查,刑部廷尉府那些夜叉一样的廷尉下来谁能撑得住?

  所以听白尚年说出要杀庄雍这些话之后,张柏鹤开始后悔自己来江南道,这简直就是个地狱!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白尚年已经把这些话对他说了,他现在连逃避的资格都没有,白尚年是绝对不会允许他这个知情者活着离开江南道。

  “不是有重要的事,难道沐昭桐派人来见我是提前祝我过年好?”

  白尚年瞪了张柏鹤一眼,这个新收的幕僚足够聪明也足够谨慎,可就是格局太小了,心态不稳,小事十全十美,大事眼界不足。

  所以白尚年也有些后悔,自己不该这么直接把事情告诉他。

  然而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一切都不可能回去。

  “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啊。”

  张柏鹤往外看了一眼,确定将军的书房关的很严密,压低声音说道:“这件事不管怎么撇都是撇不清的,尤其还是在水师与乙子营联合练兵的时期庄雍死了,陛下如何能放过将军?”

  “正因为是在这个时期庄雍死了,陛下才不会去想是我要杀他。”

  白尚年语气平淡的说道:“而且,只要做的足够完美,就能给陛下一个合理的解释。”

  他看着张柏鹤:“之前我安排你去做的事,你还不明白?”

  张柏鹤的眼睛不停的转动着,这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这样的习惯,而在这种时候是他思维最活跃的状态。

  “水匪?”

  张柏鹤忽然反应过来:“可是那些水匪终究不成气候啊,又怎么可能敌的过水师精锐?庄雍与将军联络的时候,不是说要带近百艘战船出水师的吗?算起来除去负责运送乙子营士兵的柳莺空船,他手下也带着五千左右的战兵,属下这些日子奔走联络的水匪加起来也没有两千人。”

  “看怎么用。”

  白尚年往后靠了靠让自己坐的更舒服,张柏鹤这大惊小怪的样子让他有些不爽,可是......这件事他也没几个人可以商量,他身边从白家带来的亲信人数不算少,然而那些人也不能说,因为白家并不知道他的打算,这件事是大学士沐昭桐起的头,背后可能还有其他人支持。

  想到最近传闻陛下要立太子,皇后终于可以扬眉吐气,白尚年的心跳就一阵阵的加快。

  如果不出变故的话,他一辈子就是三品将军,别人觉得他位高权重手握战兵,可对他来说在中年就到了巅峰如何能认命?要想再升起来就是四疆大将军,可不管怎么看四疆大将军的位子都不会落在他手里。

  如果......

  他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这件事谋划好了,成功的几率要比失败的几率要大得多......泰湖延坪岛是水师负责督造的,而长期在延坪岛上的水师主簿窦怀楠早就已经是我的人了,窦怀楠会把那两千水匪提前放进延坪岛。”

  白尚年微笑着说道:“而整个练兵计划我没有参与,庄雍的安排我知道,就是因为庄雍的演练计划绕不开窦怀楠,当初庄雍找我来谈的时候我拒绝了参与制定计划,借口是临机应变才能更好练兵,就是为了以后陛下查起来容易脱身,计划不是我定的,我之前也不知情,所以......”

  他看着张柏鹤说道:“所以,你还要去继续联络那些水匪,我会给你十万两银子,这些钱足够你买通那些水匪的当家人,而且还有美好的前程,你只要骗他们,让他们相信这次演练是为了水师收编他们的一次检测就行了,让他们确信只要表现的足够好就能成为战兵。”

  张柏鹤道:“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到了延坪岛一切都会暴露,水匪们怎么可能去真的敢杀庄雍?”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你如何让水匪们相信庄雍就是他们的目标。”

  白尚年道:“庄雍的计划是,沈冷必然会直接找到他,只要把他抓住就算是演练赢了,沈冷的兵少这是唯一的机会,所以他根本没打算在水师大营里,而是在延坪岛南侧的葫芦山,他不会多带人,因为他必须让沈冷确信他就在水师大营里。”

  “我相信你有办法让那些水匪冲上葫芦山杀掉庄雍,至于你怎么让那些水匪去相信你说的话,那是你自己的事了,这件事成了之后我会给你至少五万两隐姓埋名一段时间,风头过了之后你就直接去沐筱风的水师任职,沐筱风身边正缺人,你想想你能得到多大的重用多美好的前程。”

  张柏鹤咬着牙问:“将军确定庄雍死了之后沐筱风会升任提督吗?”

  “不然呢?”

  白尚年笑道:“如果沐昭桐连这点把握都没有,他怎么可能会如此安排?”

  他神态越来越轻松:“事情发生之后陛下必然会严查,可是能查到什么?只要窦怀楠死了,这件事便死无对证,演练计划是庄雍制定的,难道陛下还能怪我?而我在过几天到达延坪岛之后会因为水土不服而重病一场,临时决定回来修养......”

  他深呼吸缓解自己刻意用表现出来的轻松压制着的紧张:“庄雍会带着水师五军之将同去延坪岛,呵呵......”

  白尚年站起来拍了拍张柏鹤的肩膀:“现在你懂了吗?”

  张柏鹤脑子里想的却根本不是这个,而是大学士为什么要这样冒险?

  当今陛下是何等的强势,难道真的看不破这貌似精妙的算计?又或者陛下根本无需去看破,只要按照他的判断去做就行了,因为他是大宁的陛下,是天下第一人,他完全可以忽略任何阴谋诡计。

  所以,白尚年说的那一切美好结局根本就不会发生。

  陛下震怒之下,沐筱风能得到水师提督之位?白尚年真的可以安然无恙?

  沐昭桐是三朝老臣,连他都想到的事沐昭桐想不到?

  那赌这么大,是为什么?

  忽然之间,一个更为可怕的念头从张柏鹤的心里升起,这个念头一出现就吓得他浑身发抖,汗水一下子就湿透了后背的衣服,他机械的转动着脖子看向白尚年,拼了命的呼吸才让自己没有瘫软下去。

  陛下要立太子了......大学士在朝中的分量越来越轻,早晚陛下都会把他从内阁里逐出去,因为当年他可是要把世子李逍然捧起来的,陛下这些年一步一步的将沐昭桐手里的权利剥离,沐昭桐难道不害怕?

  唯一解决的办法是什么?

  只能是......

  “你怎么了?”

  白尚年看到张柏鹤的脸色之后皱眉:“你在想什么?!”

  张柏鹤连忙摇头:“属下,属下......只是害怕。”

  “害怕?”

  白尚年疑惑的砍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属下真的只是害怕。”

  “你害怕什么?”

  张柏鹤汗出如浆,他必须让自己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才能让白尚年收起来那杀心,白尚年已经怀疑他想到了那个可能,没准现在就把他杀了灭口。

  “将军说......窦怀楠死了就死无对证,可不是这样啊,属下......属下害怕将军也会杀了我。”

  他表现的足够完美,这个理由也足够好。

  白尚年缓了一口气:“我给你一颗定心丸,你父亲和大学士之间也有些约定,所以你是不会出事的,如果你死了,你父亲难道还会与大学士继续合作下去?”

  他笑着说道:“安心就是了,你的前程一片美好。”

  就在这时候白尚年忽然脸色一变:“谁!”

  他冲到窗口往外看了一眼,远处一个身穿自己亲兵军服的人迅速的掠出了院子。

  “找死。”

  白尚年哼了一声:“真以为这里是随便进出的地方?”

  他从窗口掠了出去,一声呼啸,四周的人随即涌了过来。

  ......

  ......

  【之前有一章出现了失误,已经修改,多谢读者朋友大猫坏坏的提醒,万分感激。】

  【晚上十点请大家会不定期发红包】

看网友对第一百二十二章 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