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零五章 近冷者胖

第一百零五章 近冷者胖

铁流黎听说了沈冷卢兰城留字的事手微微颤了一下,然后忽然大笑起来,骂了一句小王八蛋真敢给我添乱。

  挥笔写了少年意气四个字,墨透纸背。

  卢兰城将军郭雷鸣不解:“大将军为什么笑?”

  “我听说在长安城他也留过这句话,是留给长安城里那些想动孟长安的人看。”

  铁流黎问郭雷鸣:“他明知道卢兰是你的地方,你是我的人,为什么还要留字?留给谁看?”

  郭雷鸣脸色逐渐变得难看起来:“在北疆留字自然不是给东疆的人看。”

  铁流黎把那幅字递给郭雷鸣:“送你了,那小家伙有胆魄,少年意气时,无所不可为,我们身上,已经没有这气势。”

  郭雷鸣心中却觉得不然,只觉得那家伙太放肆太幼稚。

  从北疆到长安一路上没有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沈冷带着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算计着时间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进城之前先派人去打听了一下,水师的战船还在码头停着他也就放了心。

  毕竟自己到了长安城之后一直没露面,手下那一标营的兄弟们也会私底下议论纷纷,再说了,难保这支队伍里没有沐筱风的人,这队伍是沐筱风曾经带着的。

  内务府的人,江南织造府的人都会问,所以这件事终究还得让老院长来解决。

  沈冷带着人进长安城之后直奔雁塔书院,带着这么多战马招摇过市引人侧目,沈冷也没去想再瞒什么,如果老院长肯帮忙的话那不用瞒,老院长不肯帮忙的话瞒不住。

  老院长一句话就能让沈冷今天带着近百匹战马进长安变得合理起来,靠沈冷自己的话怎么解释都不会合理。

  到了书院大门口,看门的人换成了一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不过那懒洋洋的样子倒是一脉相承,似乎连抬起眼皮认真看沈冷一眼都是很辛苦的事。

  “劳烦你通报一声,我想求见院长大人。”

  “院长大人不见客。”

  “哦,前些天是不是有一位年轻姑娘进了书院?”

  “嗯?”

  看门的中年男人立刻抬起眼,人都精神了几分:“莫非,你就是院长大人让我等的人?”

  沈冷苦笑起来,心说茶爷果然不负所望......

  “院长大人是不是说,寻常客人就不见了,若是来接那姑娘就赶紧把人带进去?”

  “你怎么知道的?”

  “唔......随便猜的。”

  沈冷抱拳:“那就有劳通报一声了。”

  “院长大人交代说不用通报,人来了就赶紧带你进去,不过你带着的这些人这些马可不能进后院,乱了规矩的事我不敢......他们进前院后就寻个安静地方等着,可别让马跑了扰书院清净。”

  老院长显然是交代过他,所以对沈冷变得客气起来。

  “行。”

  沈冷跟陈冉他们交代了几句,然后随那看门人往后院走,这是沈冷第一次进雁塔书院,第一眼就被那沧桑的白塔吸引,传闻说雁塔是长安城的中心,从这里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走出城的距离都一样。

  进了后院之后环境都变了,前院多松柏后院更像是江南庭院,想着自己现在走的每一步路孟长安可能都走过,沈冷对这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向往,先生说他比雁塔书院里的那些教习要厉害的多,看来先生没吹牛,书院再厉害还不是就出了一个孟长安。

  至于那位东疆大将军裴亭山,沈冷根本就没去想。

  沈冷在院长大人的独院外面等着看门人进去通报,正左右打量四周环境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回头就看到一个黑影扑过来,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茶爷几乎把沈冷扑倒在地,本来她觉得自己会矜持些,可是听到沈冷来了的那一刻哪里还有时间去想什么矜持不矜持,矜持是给别人看的又不是沈冷看的,那自然就没什么意思,还是挂在那不肯下来比较自在。

  沈冷咳嗽了几声:“咳咳......我身上都是尘土,快下来。”

  茶爷摇头,脸枕着沈冷的肩膀:“就抱一会儿。”

  沈冷笑起来:“好,抱一会儿。”

  看门人从里面出来看了一眼,满眼都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悲凉。

  “你是打算就这样直接把她带走了?”

  院子里传来老院长的声音,语气里有一种咱们还没算账你们走不了的意味,茶爷连忙跳下来红着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跟在沈冷身后进了门。

  老院长仔细打量了沈冷几眼:“你就这么进的城?”

  “是。”

  “就不会换一身衣服?穿着水师战兵的战服进来,长安城里的人又不都是瞎子。”

  “换衣服更麻烦。”

  “理由?”

  “我从北疆顺回来几十匹战马,穿着便服进城门的话会被盘查的更严,说不定会被直接拿下关起来,所以我仔细思考了一下与其劳烦院长大人去监牢里救我,不如院长大人想个什么理由借口遮掩过去。”

  老院长从沈冷身上依稀看到了些不要脸的气质。

  “唉......进来吧。”

  沈冷和茶爷随着老院长进了屋子,沈冷站在那若一杆标枪。

  “怎么不坐下?”

  “身上带甲,还是站着吧。”

  “回来的很快。”

  “身上还有要紧的军务不敢耽搁,而且尽快回来向院长大人把事情经过说仔细些也好应对,我带来的人已经太久没有见过我回去,内务府和江南织造府的人也会起疑心,所以我急着回来向院长大人请示,我该如何说?”

  “你该如何说是你的事。”

  “噢,知道了。”

  “你打算如何说?”

  “行程受阻耽搁了,所以没能和战船同行。”

  “行程为何受阻?你为何没有和战船通行?”

  “是这样的。”

  沈冷忽然笑起来,嘴角勾起来的样子让老院长觉得事情有些不太好,可是想阻止沈冷说下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沈冷一本正经的说道:“本来我是带着一个十人队在补给码头离开侦查四周环境,毕竟保护的是内务府的东西所以不得不谨慎些,结果被我们遇到了一伙骗子行骗,虽然这应该是地方官府处理之事,可身为大宁战兵校尉,我当然也不能坐视不管。”

  “结果追查之下发现这伙骗子居然以轻芽县内锋城古寨为窝点,那地方掩埋了一万一千多大宁战兵英烈,自然不能被亵渎,于是我就带着人把这伙骗子一锅端了,送到轻芽县县衙后发现县令居然和这骗子是一伙的,我一怒之下又把县令的官服给扒了......”

  老院长长叹一声:“你能别说了吗?我这里的草纸已经快不够给你擦屁股的。”

  沈冷摇头继续说下去:“经过完全属实,我得说清楚啊......扒了县令的官服之后我让人去郡城汇报,然后算计了一下时间回去的时候水师战船已经起航,只好抄近路去前边河道转弯处等着,必然要走东池县......”

  老院长叹道:“果然是你。”

  沈冷问:“那我还继续说下去吗?”

  老院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只让你去北疆帮帮孟长安,你在半路搞出来这么多事情,还假冒沐筱风,真以为他们查不出来?”

  沈冷:“假冒沐筱风,是因为有人会不敢让他们继续查下去。”

  老院长眼神一亮,心想这个小家伙心思怎么如此缜密,自己刚刚得到消息的时候也想了一会儿才明白他如此做的用意,他在赌,但不是无根据的乱赌,而且这一把他赌的稳赢不输。

  事情上报大学士沐昭桐知道的不会比任何一个人晚,反而会更早,所以关于轻芽县的事,东池县似水山庄被烧的事,沐昭桐都很清楚,一旦真的追查下去他派人去了似水山庄如何解释?

  沈冷故意说他是沐筱风,就是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压的住,除非分量足够大的人想压......沈冷不是神仙预测不到在轻芽县的事之后在东池县会去烧了似水山庄,可是之前还有贯堂口的人追杀他的事。

  沐筱风和沈冷之间的矛盾,为什么会有贯堂口的人追杀?贯堂口的人为沐筱风卖命是为什么?就算是沐筱风雇佣了一群长安城暗道上的杀手,这件事沐昭桐也绝对会死死的按下去。

  贯堂口是他的。

  如果这件事被人查出来,皇帝不会给他辩解的机会,因为他过了底线。

  贯堂口的人带着大宁军方配备的连弩,尸体被发现后兵器和马匹全都没了,沐昭桐当然会想到沈冷是要留证据,那可是几十具无头尸体,人头作证据的话分量足的很,那些连弩会牵扯出来一大批人,陛下要砍的脑袋比贯堂口那些掉了的脑袋多得多!

  这件事被查明之后沈冷自然就完蛋了,军法不容国法也不容,庄雍护不住他。

  可是沐昭桐呢?

  拼进去一个大学士换一个水师校尉的命,值不值?

  老院长想明白了之后才发现沈冷的心思太细密而且敏锐,寻常人哪里会想到这么多,但他又在想沈冷会不会是故意报复,莽撞的随便说了一句自己是沐筱风,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造成连沐昭桐都很被动的局面纯粹是运气好,所以老院长才会问了一句。

  沈冷的回答足以说明他当时不是莽撞,而是深思熟虑之后的做法。

  老院长舒舒服服的松了口气,心说为这样一个后生出出头也不算亏了,陛下把天闻阁的事交给他来办,这几年来他接触了太多有才华的年轻人,本以为孟长安是其中之最,可现在看来这个明显没有被正经教导过的小家伙才更厉害更令人期待未来的表现。

  他可不是四疆四库出来的,也不是书院。

  “我会让人知道你这些天都在书院里,也会让人知道那些战马是我送给水师的礼物,还会让人知道你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船队。”

  老院长往后靠了靠:“所以轻芽县的事和你无关,东池县的事也和你无关,我猜着有些人也会很乐意看到这样的结果,毕竟真查下去脸上不好看的是他们......不过,你就打算用你手里那两坛北疆烈酒做谢礼?”

  沈冷把两坛老酒放在桌子上,然后重新站直了身子:“我给院长大人做顿饭吧。”

  老院长如遭重击:“做......做饭?”

  茶爷顿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扭过头没敢说话。

  老院长这独院里自然有厨房,他没事也喜欢自己拾掇一些吃食,沈冷说了一声稍等片刻然后就进了厨房,小半个时辰之后六七盘看似普通的家常菜便摆在桌子上。

  老院长闻了闻,眼神随即亮了。

  刚抬手想去拿酒,沈冷已经把其中一坛老酒拍开给他倒了一碗。

  吃了一口菜后老院长嘴角就微微翘起,边吃边喝越来越开心,忍不住看了茶爷一眼:“都说近朱者赤......为何?”

  意思是,你怎么就没学学这手艺?

  茶爷看着窗外略略有些失神:“近冷者胖。”()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网友对第一百零五章 近冷者胖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