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一百章 命煞十八

第一百章 命煞十八

沈冷来的时候只带了一个十人队,中途有人受伤又安排人送回去减员两个,现在身边只剩下九个人,而此时此刻,这九个人就站在房门口挡在那些斥候的前边,面对着两百多名精锐的北疆边军战兵,人数相差悬殊,可看起来是一山对一山。

  他们身上深蓝色的水师战兵军服和对面边军黑色军服是那么的相似,款式一样,除了颜色之外便只是胸口那标徽不同。

  “攻!”

  裴啸一声怒喝。

  三个十人队同时向前,从三个方向朝着水师的人进攻,他们经受过的训练都是一样的,所以动起来双方都明白彼此的意图是什么。

  一片弩箭激射过来,八个人同时退后到了王阔海身后,一面巨盾为所有人提供了庇护。

  一轮弩箭之后对方的三个十人队已经到了跟前,抽出横刀呐喊着冲了上来。

  王阔海把巨盾往下一戳,随着砰地一声,那便是进攻的战鼓。

  防守?

  不可能的。

  背后的八个人同一时间冲了出去,先是连弩一阵点射,八个人几乎在三息之间就把九支弩箭全都射空,对面已经靠近过来的战兵哀嚎着倒下去一层。

  杨七宝冲在最前边,手里的横刀快的令人胆寒,对面那个战兵的刀子才刚刚举起来,他的横刀已经抹过了那人的脖子。

  在血雨之中杨七宝冲了出去,一刀将第二个战兵的脑袋直接掀了下来,侧面两把横刀朝着他闪电般剁落,刀子还在半空,巨盾从后面撞过来直接把那两个人撞飞了出去。

  王阔海身高差不多两米,壮硕如牛,他一只手抓着巨盾往前冲撞,另外一只手拿着的却不是大宁的制式横刀,而是一根分外沉重的狼牙棒。

  砰地一声!

  狼牙棒砸在一个战兵的铁盔上,铁盔直接就瘪了下去,片刻之后血液夹杂着白色的脑浆从铁盔下边缓缓的流了出来。

  沈冷此时从城墙上站起来开始发箭,四箭连发,向前冲的两个战兵后背上中箭身子往前扑倒,有人反应过来开始往城墙上反击,奈何连弩的射程比硬弓短。

  沈冷在城墙上快速奔跑,一边跑一边发箭,剑如流星,一个一个的战兵被他索走了生命。

  裴啸发现明明他应该占据着绝对优势才对,明明他的人数是对方的至少二十倍,明明都是大宁训练出来的战兵,可为什么从一开始就没有丝毫主动可言?

  对面挡住进攻的九个水师战兵靠着锋利的刀和那一面巨盾硬生生的反杀回来,第一波冲锋上去的三个十人队被砍瓜切菜一样放翻了三分之一,十人队的运转方式大家都很熟悉,就看谁下手快。

  然而沈冷带来的人之中,有三个人堪称变态。

  王阔海,杨七宝,古乐。

  这三个家伙互相配合就如一台高速旋转着的绞肉机,靠近的人要么被横刀斩杀,要么被狼牙棒砸碎脑壳。

  一个武艺不俗的边军终于靠近,一刀朝着王阔海的脖子扫了过去,王阔海的动作稍稍慢了些,眼看着那刀子就要扫在他咽喉上的时候刀尖忽然向后退了出去。

  杨七宝一脚踹在那边军的胸口上,这一脚出脚的角度防不胜防,他冲到王阔海身边的时候身子忽然转了过来,从面对那边军改为背对,身子往下一压,两只手撑着地面,右脚狠狠的蹬了出去。

  这一脚,边军士兵的胸口立刻就塌了下去,天知道断了几根肋骨。

  一个边军十人队队正趁机上来,刀子直奔杨七宝的后颈,这是大宁士兵最喜欢的杀人方式,一刀落人头。

  而眼看着那刀子就要切开杨七宝脖子的瞬间,狼牙棒先一步到了那人的太阳穴上......犹如在头边炸响了一声雷,这一棒的力度直接贯穿了脑壳一样,接触到太阳穴的那一瞬间脑袋就变了形状。

  眼眶裂开了,眼球被打爆出来,巨大的力度之下脑袋的形状变的如此奔放。

  一阵反杀,水师九人将三个边军十人队击退,还把对方差不多一半人留在地上。

  一个受了伤的边军士兵艰难的往回爬,费力的探起上半身朝着自己退回去的同袍招手,希望有人能过来拉自己一把。

  大宁的边军都是兄弟,不会见死不救的不对吗?

  杨七宝走到这个人身后,抓住他的铁盔拽下来扔到一边:“你不配穿这衣服,不配戴这铁盔。”

  他一只手搂住那边军士兵的脑袋往上一扳,右手的横刀在边军脖子上来回抹了几下,一边抹一边往上揪......随着一身闷响,脑袋被他切掉拔起,血瀑布一样喷出来,喷的他满身都是。

  杨七宝把那颗人头举起来晃了晃:“你们还不如被杀死的敌人分量重,这颗人头连挂在我腰带上的资格都没有。”

  他将人头扔在一边退回到自己队伍里,古乐此时双手各拎着一颗人头正在发呆,突然意识到这些人头没有价值,于是也扔了。

  “给我上去,都给我上去!”

  暴怒的裴啸不断的催促着,这些带来的亲兵大部分是他从家族带来的死士,另外一些都是他这几年收服的亲信,这些人当然知道一旦失败了他们的命运是什么,全都发了狠疯了一样往前冲。

  王阔海他们九个如果再多两面盾牌一定可以坚守更长时间,此时对面的弩箭也差不多射光了,一百多人潮水似的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九个人一字排开站在那,握紧了兵器等待着那一刻的撞击。

  就在边军冲上来的那一瞬间,王阔海忽然大喊了一声后把巨盾扔了出去,然后猛的往旁边一闪身。

  孟长安从他背后冲了出去,脚下发力的时候几乎把地面上的青砖踩碎!

  王阔海这一掷之力极为凶残,更凶残的是孟长安速度居然比盾牌慢不了多少,巨盾将正前方的两个边军直接砸翻,孟长安的黑线刀扫掉了后面的一颗人头。

  “杀!”

  杨七宝一声咆哮,状若疯虎。

  在他们背后,几十个已经被解开了捆绑的斥候冲了出来,就在刚才激战的时候孟长安冲进了屋子里为手下人松开了捆绑,他们从地上捡起来那些死尸丢弃的兵器,跟着孟长安冲了上去。

  孟长安是虎,杨七宝是虎,而后面的一群人也是虎。

  突如其来的反攻让对面的边军乱了阵型,孟长安从这头杀到了那头,杀穿了之后朝着裴啸冲了过去。

  这一刻,裴啸面如死灰。

  但裴啸并不是个废物,他曾经是全军大比的第二名。

  虽然之前被孟长安踹了几脚,可他的体力比现在的孟长安要好的多,孟长安已经厮杀太久,人总是会有极限的。

  两把黑线刀碰在一起,手上乏力的孟长安刀子竟是没能握住,黑线刀旋转着飞起来落在远处,然后裴啸的脚就到了。

  孟长安双手抬起来护住胸口,那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臂上,脚底在地面上摩擦着后退,一直到两米之外才停下来。

  孟长安大口喘息着,眼睛已经微微发红。

  体力啊......

  他忽然想到在长安城雁塔书院外树林中的那一战,当时的沈冷出手方式让他觉得很好,非常好,那是最节省体力的打法,然而他却不喜欢,他更喜欢凡事皆尽全力,出则无悔。

  面前是敌人,他一刀落下,是一座山,他一刀落下。

  “死!”

  裴啸一个跨步过来横刀直奔孟长安的咽喉,就在这时候他身后忽然有砰的一声闷响,似乎是什么重物落地。

  在这一瞬间裴啸就反应过来,还有一个可怕的家伙一直藏在城墙上以弓箭射杀他的手下,所以他没有丝毫犹豫,手臂摆回来一刀朝着身后横扫出去,同时扭身看向后面。

  这一刀空了。

  沈冷落地之后立刻下蹲,那一刀就从他的头顶扫了过去,当刀子过去的瞬间沈冷猛的直起来身子,犹如猎豹扑向猎物的那暴力一击。

  突然站起来的沈冷右臂手肘向上,这一击的爆发力几乎直接炸碎了裴啸的下巴,重击之下裴啸的身子往后飞起来,嘴里一股血夹杂着断裂的牙齿喷在半空。

  沈冷把刀戳在地上后冲了出去,而对面的孟长安也在同一时间做出了同样的选择,两个人一左一右但是动作完全一致!

  还没有落地的裴啸在半空之中被沈冷抓住了右臂,被孟长安抓住了左臂,两个人同时发力往外一拉,同时出脚分别踹在裴啸的两个腋下!

  砰!

  噗!

  裴啸的两条胳膊竟是被他俩硬生生的拉了下来,那是何其恐怖的力量,何其恐怖的杀意!

  裴啸的身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失去了双臂之后看起来那身体如此怪异,躺在地上,他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下巴被击碎,喉管也破了,连正经的音节都发不出来。

  “胜利者应该有一些话说才对,说些格调高的,我以后也说。”

  沈冷抽起来自己的黑线刀扔给孟长安,孟长安一把接住然后刀落人头落,就像一刀剁在鸭脖上鸭头也会滚出去一样,鸭头至少有八种吃法,人头没有。

  “我懒,能动刀何必动嘴?”

  孟长安低头看着手里的黑线刀:“怎么这么重,好趁手的兵器!”

  下一秒沈冷已经抢了回来,一脸的决绝:“不给!”

  孟长安哦了一声,默默的把之前扔在地上的小猎刀捡起来塞回自己的甲胄下边,回头看了沈冷一眼:“我想再尝试一下。”

  沈冷抱着黑线刀:“这个真的不能给,先生拼命换来的。”

  孟长安笑起来:“白痴。”

  沈冷:“笑个屁!”

  孟长安一屁股坐下来,看着另外一边已经结束的战斗:“这不代表你水师的兵就比我们北疆的兵厉害。”

  沈冷耸了耸肩膀:“白痴。”

  孟长安微微一怔,然后哈哈大笑。

  沈冷:“不许笑。”

  孟长安:“偏就笑了。”

  沈冷:“第一次看到被骂白痴还笑的这么开心的。”

  孟长安嗯了一声,看向沈冷:“马上就十八岁了。”

  沈冷:“嗯?谁不是?”

  孟长安在地上躺下来,抬着头看向天空:“那个道人说我命煞到十八,十八之后百无禁忌......傻冷子,以后该我了。”

  ......

  ......

  【长宁的第一百章恰好写到这里,算是个小圆满了吧......这一章是在高铁上码出来的,出门两天但更新不会断不会少......夸我。】

看网友对第一百章 命煞十八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