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九十二章 不胜

第九十二章 不胜

独院里只有两个护卫,沈冷解决掉这两个家伙后大步朝着屋子里边走,屋子里有人问了一声什么事如此嘈杂,沈冷回答了一声世子殿下有请,那袁先生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声且在外面等着容我穿好衣服。

  沈冷直接推门进去,袁先生吓了一跳紧跟着便是一怒:“哪里来的没规矩的下人!”

  沈冷把回头把房门关好一脸的认真:“瞎说,怎么就没规矩,我这不是关门了吗。”

  他看了古乐一眼,古乐随即一点头大步过去,上去直接捏着袁先生的下巴左右晃了一下然后把下巴摘了。

  古乐:“说吧,你来世子庄园是不是要害人的。”

  他问完了之后沈冷都愣了:“嗯?”

  古乐看了看袁治栋的下巴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偶有失误。”

  他看了看桌子上有笔墨纸砚,指了指那边:“过去,把你来见世子李逍然的目的写下来,都要谋划什么,做什么坏事,一笔一划写清楚......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写,但请你想清楚一件事,我们在你房间里不能耽搁太久,所以我们的耐心一定很有限。”

  古乐将匕首翻出来在袁治栋大腿上划了一下,这一下并不深但是很长,袁治栋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发白,眼神里的怒意全都消散无踪迹,只剩下惊恐。

  古乐却没有停下来,而是横着又划了一刀,两刀在袁治栋大腿上划出来一个十字。

  “我剥人皮最快的速度是一炷香的时间,从十字刀口一点点掀开往四周剥,只要刀子足够快我也足够快,剥完之后你还活着,能看到自己血糊糊的样子。”

  袁治栋猛的哆嗦了一下。

  古乐指了指桌子那边:“写不写?”

  袁治栋疯了一样的点头,艰难的挪过去在椅子那边坐下来,古乐撕了一条床单把他大腿系住:“我松开之后不出半个时辰你就会流血而亡,自己考虑后果。”

  袁治栋颤抖着左手伸出去把毛笔拿起来,刚要写,古乐一把抓住他的左手按在桌子上,然后匕首噗的一声戳下去将他左手穿透钉在桌板上。

  “当我傻的吗?你用左手写字是为了以后不承认这是你写的对吧,你刚才受伤之后第一反应是用右手去捂住伤口,说明你并不是左撇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刚才说了耐心有限。”

  袁治栋脸上的肉都在颤抖着,显然已经恐惧到了极点,他确实是故意想用左手写字,在大学时沐昭桐手下做幕僚,怎么可能没点心机。

  沈冷下意识的看了古乐一眼,对古乐这样敏锐的心思更为赞叹惊讶。

  袁治栋看向古乐,握着笔的右手颤抖的几乎下不了笔。

  古乐捏住袁治栋左手的小拇指拉直:“千万不要再装了,你没有害怕到写不了字的地步,让你写下来只是为了以后做个准备,万一哪天大学士撕破脸的时候,你的口供用得到,而你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老老实实的写完然后立刻赶回长安城,接了自己的家人后悄悄逃离,以后少做害人的事,本本分分过日子。”

  袁治栋开始写,但是因为手颤抖所以每一个字写的都很不规矩。

  古乐伸手把那张纸拿过来撕了:“有一个字写的不认真,我就切你一根手指。”

  袁治栋第一次遇到古乐这样的人,论勾心斗角出谋划策他自认足够聪明,可对方根本不给他耍聪明的机会,只是足够狠,狠到让他所有的算计所有的想法都没有机会用。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之后这不过两三百字的口供才写完,古乐看了看后递给沈冷,沈冷也仔细看了一遍:“让他签字按上手印。”

  古乐把纸又放在桌子上,一把抓住袁治栋的手在他大腿伤口上抹了一下,这一下疼的袁治栋身体都扭曲了,古乐抓着他的手按了手印:“签上你的名字,袁先生,我猜你不会把自己名字写错的。”

  听到袁先生这三个字,袁治栋最后一分侥幸被彻底击溃,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就瘫软在那了。

  其实沈冷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袁先生叫什么。

  古乐把纸折叠好递给沈冷,然后抬手一个掌刀将袁治栋劈晕了过去。

  两个人用棉被将袁治栋包好了,沈冷用左手拿笔在棉被上面写了玄庭两个字,古乐不理解这两个字什么意思却没多问,两个人抬着袁治栋出了房门,沈冷抬眼看了看那荷池水榭。

  没多久,被棉被包住的袁治栋就被挂在凉亭横梁上。

  两人顺着木桥快速离开荷池,刚到荷池边上就同时停住。

  杨七宝在独院那边等着,还在朝着他们挥手,而在杨七宝身后有一个黑影站在那,距离杨七宝很近很近,可是杨七宝显然没有发现什么。

  沈冷和古乐对视了一眼,古乐随即将背后绑着的横刀抽了出来。

  那人犹如鬼魅一样,到了近处的时候沈冷已经能看到杨七宝脸上的笑,而这就更显得恐怖起来,这说明杨七宝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察觉到背后的危险。

  如果那个人愿意的话,此时此刻杨七宝已经成了尸体。

  杨七宝的实力自然毋庸置疑,这段日子他跟着沈冷,沈冷也看得出来他的战力不逊于自己,然而现在却被人靠近到了咫尺之遥却没有丝毫察觉。

  “七宝,别回头,往前走。”

  沈冷把黑线刀抽出来交给古乐,自己举着双手往前走:“让他走,我过去。”

  这句话自然不是说给杨七宝听的,直到这一刻杨七宝才感觉到出了问题,他在这一瞬间忘记了沈冷刚刚的交代,他回了头。

  于是一根手指顶在了他的咽喉上,那只是一根手指,可是杨七宝却感觉那就是一柄无比锋利的长剑,只要对方稍稍一发力,剑锋就会刺穿他的咽喉。

  “拿你的刀。”

  那人忽然说了一句。

  沈冷脚步一停:“什么?”

  “拿你的刀,不然他死。”

  沈冷回头把自己的黑线刀要过来,一步一步朝着那个人走过去,那人收回手指声音很平和的说道:“走吧。”

  杨七宝往前走了一步,然后突然转身,右手从背后抽刀,他的实力很强,非常强,能让沈冷觉得他与自己不相上下足以说明问题。

  可是他才转身抽刀,刀离开刀鞘不到一寸,那根手指又到了......手指在杨七宝的脖子一侧点了一下,杨七宝感觉自己脖子里好像被一根铁钎直接穿透,闷哼一声后倒了下去。

  沈冷脚下一点往前直冲,杨七宝那缓缓倒下去的身影在沈冷瞳孔里不断放大。

  这一刻,沈冷的血几乎都炸了。

  出刀,一刀横扫。

  那人在刀锋即将触碰到自己的时候才抬起手,却比沈冷更快,他的手指在沈冷的刀锋上弹了一下,沈冷居然稳不住身子往一侧冲了出去。

  “太慢。”

  那人微微摇头,似乎很不屑。

  沈冷连环三刀劈砍过去,那人只是退了一步就让开三刀,动作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恰到好处,而这避开三刀的同时又能反击出手,虽然只一击,却把沈冷逼的只能退后。

  而且他手里没有兵器,只是抬着一根左手食指而已。

  “出刀之际想法太多,多便会杂,杂便会弱。”

  那人向后退了一步,似乎没有乘胜追击的想法。

  沈冷深吸一口气,将袖口挽起来,把小臂上绑着的沙袋解下来丢在地上,沙袋落地发出砰地一声,显然与沙袋大小所应有的分量不相符合。

  “铁砂?”

  那人眼睛微微一亮,似乎终于对沈冷多了一两分欣赏。

  沈冷将沙袋扔在地上后再次出手,这一次的刀快且直接,他的刀法并没有刻意追求角度,也不花哨,每一刀你都能看出来他的目标是哪儿,然而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不可能避得开,因为足够快足够重。

  “这刀很好。”

  那人又避开几刀,再一次伸手在刀身上弹了一下,结果沈冷的身子就再一次被引的往一侧冲出去。

  “可任何事都非绝对,你的刀很重,配合你这直截了当的刀法很好,可也有弊端,刀太重,我只需稍稍借力就能让你下盘不稳。”

  那人往前上了一步,左手点向沈冷的咽喉,沈冷抬起横刀封住身前空门,可是刀向上抬的那一瞬间,那人手指在刀身上往上一撩,沈冷的刀就不由自主的往上冲起来,控制都控制不住。

  然后那根手指就点在了沈冷的咽喉上,一触即停。

  那人收回手:“刀法幼稚,人随刀力走,能控制的好刀才怪。”

  说完这句话竟是转身走了,沈冷看着倒在地上的杨七宝,眼睛依然血红,咬着牙再次握刀向前。

  “不理智,没有沈小松夸的那般好。”

  那人身子横移一步就避开沈冷,然后手指连环点出去,在沈冷后背上点了七八次,却不过一息而已。

  “性格冲动莽撞,刀法简单粗糙,配不上我徒儿。”

  那人微微摇头:“什么时候你的刀犹如你的手臂一样,便算是刀法入门。”

  他在杨七宝身上轻轻踢了一脚,杨七宝嗓子里哦了一声后猛的坐起来,看起来脸色发紫,显然是刚才一口气憋住了。

  那人却已经飘然而去:“再不走,这庄园里的护卫能把你们三个撕成碎片。”

  沈冷忽然间想到一件事,庄园里的护卫到现在都没有露面,难道真的是一群酒囊饭袋?李逍然又不是真的好糊弄,一群江湖高手不可能到现在都毫无察觉。

  然后他看向那个人的背影,抱拳一拜:“多谢前辈。”

  “走吧,下次见面不会再让你。”

  那人拉开院门进了一个小独院,正是袁治栋所住的那个独院隔壁。

  沈冷拉了杨七宝一把:“咱们走吧。”

  ......

  ......

  【哈哈哈哈,是不是想不到今天有三更?我都没想到啊......】

  【月票求一波,订阅求一波,

看网友对第九十二章 不胜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