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八十九章 也就是三

第八十九章 也就是三

沈冷在林子边缘侧耳倾听的时候判断追兵有百余骑,交手之后才确定其实只有五十来个人而已,这些人差不多都是一人双骑所以声音听起来让人容易误判。

  这并不是沈冷的耳朵有多神奇,长期在军营里训练,水师之中的骑兵队伍大概有五百人的规模,也在同一片校场,沈冷他们训练间歇时候的娱乐就是闭上眼睛判断骑兵冲锋队伍的人数,赢了的会得到一个空头大红包,大概就是谁赢了谁娶妻的时候大家都去随礼,礼金一度加到了几百万两银子,反正是飘着玩的,说呗......

  这个话题险些因为有人说出你结婚我让提督大人给你做伴郎而终结......

  沈冷当时居然还认真的想了想,庄雍那般的人做伴郎自然不合适,做主婚或许可以。

  这些贯堂口的人并不是酒囊饭袋,论单打独斗他们可能每个人都不输给一个战兵,当然不是沈冷杨七宝古乐这样的变态,相对于寻常的战兵来说,他们可能还要稍胜一筹,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毫无优势可言,人数上虽然多,可是被演练过无数次战法的战兵看来他们处处都是破绽。

  冲出林子之后贯堂口的人被放翻了十几个,此时追兵已经被干掉了近半数,赵峰的眼睛都红了,连夜幕都遮挡不住的红。

  沈冷将背后绑着的黑线刀抽出来转身看向那些家伙,眼神平淡,没有丝毫的得意,只是嘴角上微微扬起来的笑带着些许残忍。

  战兵,哪一个不残忍?

  “追杀战兵,贯堂口的人胆子真是大。”

  杨七宝刚才听沈冷说了这些家伙是长安城暗道贯堂口的人,对这些收黑钱就什么都做的家伙杨七宝本身就极为鄙视仇视。

  赵峰看了杨七宝一眼,很快视线就回到了沈冷身上:“了不起,你居然知道背后有追兵。”

  沈冷很坦诚的回答:“不知道,只是你们倒霉。”

  王阔海在沈冷旁边点了点头,一脸憨厚:“我作证。”

  这话几乎把赵峰的肺都气炸了,他将手里的长刀抬起来指向沈冷:“弟兄们,大家也看到了,这些人知道我们的来历,如果他们有一个活着离开的话,追杀战兵这个罪足以让咱们整个贯堂口灰飞烟灭,你们谁也不能幸免。”

  沈冷打断了他的战前动员:“没必要这样激励他们,我一个都没打算把你们放回去。”

  赵峰哼了一声:“上!”

  将近三十个贯堂口的凶徒一起冲了过来,出了林子之后没有树叶遮挡住月色,所以刀光都显得明亮了一些,在这初冬,每一道刀光都更加森寒。

  “标!”

  沈冷忽然喊了一声,手下人立刻将背后绑着的短枪抽了出来,一排铁标枪扔过去,冲上来的江湖客又倒下去六七个。

  “王阔海!”

  沈冷一声暴喝。

  绝大部分战兵的背后都绑着三支短枪,唯独王阔海后背上挂着的是一面重盾,这盾牌能有一米六长,不下四十斤,也就是王阔海这天生的牤牛一般的壮硕身体,换做别人背着这么沉重的装备又能坚持多久。

  听到校尉喊自己,王阔海一伸手把背后挂着的重盾摘下来,两只手抓着重盾像是一头犀牛一样朝着对面的人群笔直的撞了过去。

  沈冷和杨七宝两个人跟在王阔海背后,剩下的人则抓进时间将连弩装满。

  砰地一声!

  最前面的两个江湖客被王阔海直接撞飞了出去,这巨大的力度之下,那两个人只感觉自己被一座迎面而来的山撞上了。

  王阔海重锤一样撞进贯堂口的人群里,沈冷和杨七宝两个人左右出手,刀快的似乎能切开夜幕,当王阔海停下来的时候沈冷和杨七宝已经一人杀了三个。

  贯堂口的人终于意识到,就算是这样硬碰硬的交手对方不埋伏,只怕他们也没有几分胜算。

  后面将连弩装满的士兵开始向前进击,弓着身子往前走,手里的连弩精准的点射,那些刚刚把沈冷他们三个人围起来的江湖客被射翻了好几个,人数上的优势在一瞬间就荡然无存。

  这些贯堂口的人为了追杀沈冷也配备了只有大宁军队才有的连弩,只这一条罪,若是查起来的话可能就会牵连很多人,这些连弩是怎么到了江湖门派尤其是暗道势力手里的?

  可是连弩在他们手里能发挥出来的威力和在战兵手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有人开始用连弩还击,可是准度真的没法说,除了一名战兵胳膊上中了一箭之外,再无一个人受伤。

  给他们连弩,或许还不如给他们飞镖乱扔。

  王阔海将手里的重盾当武器横扫出去,重盾的边缘狠狠的砸在一个江湖客的脑袋上,这一下砸出来的效果就和一铁锤砸烂了西瓜差不多,脑壳瞬间就碎了,里面豆腐脑一样的东西一块一块的飞出去。

  沈冷和杨七宝古乐在王阔海的掩护下近战,剩下的战兵在四周以连弩点射,剩下的十来个贯堂口的人没坚持三分钟就全都被放倒。

  沈冷收住刀站直了身子,额头上微微有些汗水,此时只剩下赵峰一个人站在那,脸色难看的好像纸一样。

  古乐将横刀上的血在一具尸体衣服上擦了擦,眼神依依不舍的离开这尸体的脖子:“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杀这些人是没办法算军功的,挺好的脑袋不能割。

  一个十人队的战兵还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在对方没防备的情况下击杀四十几个江湖客这其实算不得有了不起,最起码他们自己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值得吹嘘的成就。

  这些江湖客再凶狠又能怎么样呢?沈冷带着的人,哪一个不比他们身上的杀气重?

  如果说这些暗道上的人吓唬老百姓靠的是他们身上那种凶神恶煞的煞气,那么这种煞气相对于战兵厮杀所得的杀气来说,不值一提。

  这些看场子出身的暗道高手一瞪眼,寻常百姓会怕,他们若是以这种方式朝着战兵的人瞪眼,战兵就敢把他们的眼珠子都抠出来。

  只割头记军功这一句话,有几个江湖客体会过其中的血腥狠厉?

  沈冷的人围拢过去把赵峰四面封住,赵峰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的,怪只怪自己对战兵一点都不了解,对沈冷一点都不了解。

  说实话战兵看不起他们这些人,他们这些人也看不起当兵的,不少人都说过那句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他们觉得当兵的生活远不如自己精彩,然而看不起是要付出代价的,幸运的是这种代价他们每个人只需要付出一次就够了,不幸的是......付出一次就够了。

  “打算靠人多?你就这点本事吗?”

  赵峰看向沈冷讥讽了一句。

  沈冷往四周看了看那一地的江湖客尸体,不是很理解赵峰说出来这句话的底气何在。

  他指了指那些尸体,赵峰就更难堪了些。

  “一对一,你要是个男人就别仗着现在人多欺负人,一对一你杀了我,我死无怨言,靠人多的话,我看不起你。”

  沈冷微微叹息:“第一,你在这种时候还在提什么人多人少的事,好幼稚,看起来你比我大十岁有吧,似乎白长了......第二,你死无怨言和你死有怨言对我来说有意义吗?你死了就足够了......第三,我不需要你看得起我,你不配。”

  沈冷说完之后忽然笑了笑:“不过,我成全你。”

  他把黑线刀戳在地上,然后从皮甲里把小猎刀的刀鞘取出来:“选一个?”

  赵峰:“什么选一个!”

  “选一个你怎么死。”

  沈冷刀鞘握紧:“我帮你选好了。”

  赵峰骂了一句,然后一刀朝着沈冷的脖子横扫过来,沈冷身子往后一仰,刀尖几乎是擦着他的咽喉过去的。

  这一刀不管是速度还是力度,都已经极为强悍。

  江湖上哪有什么以柔克刚,只有快和更快,刚和更刚。

  沈冷避开这一刀,上半身向后仰的同时翻身,左手在地面上撑了一下,两只脚收回然后猛的蹬出去,赵峰一刀横扫出去后正是胸口空门大开的时候,沈冷的两只脚狠狠蹬在他胸膛上。

  砰地一声,赵峰被踹的向后飞出去,沈冷追上去后一拳砸在赵峰的小腹上,这一拳的力度几乎透体而出,赵峰的身子都被打成了对折的虾米一样。

  沈冷右手握着的刀鞘在赵峰脖子上一扫而过,带下来一大片血肉。

  赵峰疼的一声哀嚎,落地之后刀拄在地面上才堪堪站住,另外一只手捂着脖子,血从他的手指缝隙里不断的往外流淌。

  沈冷没有追击,而是语气平淡的说道:“我不久之前见过一个被人称为黑眼的家伙,实力比你强很多,最起码可以接我两拳,他告诉我一件事......我在长安城那个废旧仓库里杀了流浪刀的刀首之后,你们贯堂口的人很快就到了。”

  沈冷往前走:“我不觉得你们是去瓜分东西的,你们是去支援的,贯堂口和流浪刀背后有什么关系我不感兴趣,我只是想说......流浪刀的人都该死,你们和他们若关系紧密,也该死。”

  赵峰张开嘴想说话,嘴里一股血涌出来,那样子看起来格外凄惨。

  沈冷走到他面前,赵峰还想拼尽最后的力气举刀,沈冷把他的刀直接抓了过来,然后一刀将赵峰的心口刺穿。

  “我不是看得起你才和你打,我只是喜欢手刃敌人的感觉。”

  沈冷松开手:“你的武艺不如流浪刀的刀首,所以也就是个六......”

  想到自己以往低估这个世界武者的实力,沈冷改口:“也就是四。”

  想到王阔海的实力,一对一的话哪怕打的稍稍艰难些,最终也会是王阔海杀了这个家伙,所以沈冷又一次改口:“也就是三。”

  “校尉,现在干嘛?”

  古乐看了一眼一地的尸体,还在惋惜那些人头不值钱。

  “把他们的马收拢一下,一会儿天亮之后找地方卖了,兵器也卖了,翻翻他们身上带着的银子和银票都收回来,大家平分。”

  沈冷叹道:“只是这样做好像有些不太文明......”

  一个战兵笑起来:“最不喜欢文明了。”

  “嗯,闻名不如见面。”

  “什么乱七八糟的。”

  “见面分一半啊。”

看网友对第八十九章 也就是三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