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八十八章 埋伏

第八十八章 埋伏

沈冷知道东池县有些不一样,上次去长安的时候也曾路过,不过那时候他带着茶爷和杜威名三个人快马疾行,也没穿军服,所以自然不用担心什么。

  信王李承乐是个很特别的人,游戏人间半辈子了,世人皆说当今皇帝能容得下一个曾经差点登上皇位的毛头小子活到现在,是因为这位信王在皇帝登基大典之后于御书房里跪下来哭的一脸鼻涕一脸泪。

  陛下念及亲情,而且对这位一直都很自知之明的兄长颇为欣赏,所以就给信王宽了心,告诉他自己不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可是,据说世子有些不老实,从几年前开始就聘请江湖上的高手,说是作王府护卫,两年前又聘请皇子李长泽的老师荀直在他身边做事,谁能真的相信他只是请先生教自己做学问。

  为了安全起见,沈冷的十人队在将要进东池县的时候停了下来,队伍在城外一片林子里宿营,此时已是日暮,沈冷打算在这休息一晚,然后第二天一早传过去,不进东池县城。

  当初在道观里沈先生不止一次和沈冷提起过这位世子殿下,如果他真的还没有死心,那么他绝对不会放松对东池县这一带的控制,轻芽县出的事,沈冷不担心庄雍不担心岑暗,只担心这个李逍然。

  世人皆知李逍然对沐昭桐很尊敬,当初大学士差一点把他举到皇帝位,再说就算是现在沐昭桐也依然在皇帝身边是举足轻重的那个,李逍然怎么可能不巴结。

  如果李逍然足够聪明,而且对四周情况掌握的很全面,他最正确的做法就是抓住沈冷,不管他知道不知道轻芽县扒了县令官服的人是不是沈冷,他都要抓住这些水师的人。

  把沈冷他们直接送到朝堂上,皇帝只怕都会被逼的没办法,庄雍刚刚被提拔为正三品将军,手下人私自离队而且还硬闯县衙扒了县令的官服,沐昭桐难道会放过这个机会把庄雍扳倒?

  只要庄雍倒了,毫无疑问,最适合做水师提督的人就是沐筱风。

  所以沈冷不得不小心,表面上看起来他只是一个六品校尉而已,可肩膀上扛着的不仅仅是庄雍的功名利禄,还有水师的未来。

  在林子里布置好了轮换值夜,沈冷找了个比较干燥的地方坐下来把地图打开看了看,东池县南北狭窄东西很长,要想去长安城就得从东池县东边跑到西边,将近三百里,难免不会出问。

  陈冉在沈冷身边坐下来:“我眼皮总是跳,不会出什么事吧。”

  沈冷瞥了他一眼:“最近是不是没怎么注意生理卫生?”

  陈冉:“你什么意思”

  沈冷:“眼皮跳是有垢了吧。”

  陈冉好一会儿都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忍不住瞪了沈冷一眼:“你皮才长呢,你皮下才有垢呢。”

  沈冷笑道:“去睡会吧,后半夜你们几个还要当值。”

  陈冉嗯了一声:“那我就在这眯会。”

  沈冷道:“你这是睡在娘亲旁边有安全感?”

  陈冉:“你说的对。”

  沈冷把火折子吹灭,其实这一带的地图他已经记在脑海里,只是再确认一下。

  没多久陈冉就陷入了梦乡,这个家伙从来都是心比脑袋大,前边刚说完自己担心的睡不着觉,没多大会儿就打了呼噜。

  沈冷把随身携带的毡毯给陈冉盖上,走到远处杨七宝那边,王阔海他们都已经睡了,杨七宝带着五个人值夜,除了杨七宝的一个人之外,其他人都是两个人一组。

  有了上次在宁武县李土命被杀的事之后,沈冷就调整了值夜的人数,要求每个暗岗必须是两个人。

  杨七宝抬起头看着夜空:“那时候校尉刚刚进水师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有大成就,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我自己不敢有的那一面。”

  沈冷知道杨七宝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也抬起头看向夜空:“你觉得我足够刚硬不屈服,那是你没有见过孟长安,这次到了封砚台见到他之后你才会知道什么叫真的刚硬,死硬死硬的那种。”

  杨七宝笑道:“校尉似乎对你这个兄弟很佩服。”

  “不佩服。”

  沈冷耸了耸肩膀:“小时候经常挨他揍,就算是佩服我也不能承认。”

  杨七宝很好奇孟长安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居然连校尉这样的人都对他那么敬佩,再想到自己总是畏首畏尾,做事之前想的不是自己做的对不对,而是自己这样做会得罪谁

  就在这时候林子外面的官道上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很密集,从声音判断最少也有上百骑,沈冷朝着杨七宝打了个手势,杨七宝立刻猫着腰往林子里面冲去把睡着的几个人叫醒。

  沈冷找到另外两处暗岗交代他们不要轻举妄动,然后一个人朝着林子外边过去,马蹄声在外面安静下来,紧跟着就是一阵阵驱赶马屁的吆喝声,所以这一瞬间沈冷就确定来的人不是军人。

  军人不会这么没有秩序,但不是军人能有过百人的马队,这不正常。

  沈冷将围巾往上拉了拉遮挡住鼻子以下,到了林子边上之后蹲在树后边往外看,借着外面的月色,沈冷注意到那些人虽然并没有什么纪律性可言,但这些人的右手手腕上都系着一条红色的纱巾。

  去了一次长安城之后沈冷并不仅仅是只帮了孟长安一次,对于流云会狗篮子和贯堂口这样的暗道也打听的很清楚,手腕上系着红巾,这是贯堂口那些人才有的规矩。

  想到水师外面镇子里也有贯堂口的人,沈冷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显然这些人也不打算连夜进入东池县境内,这片林子就是最好的宿营地,他们牵着马进来,不少人嘴里骂骂咧咧。

  沈冷向后撤,迅速的回到宿营的地方:“来的人十之七八是追杀咱们的,刚好让我想到了一个明天怎么过东池县的办法。”

  陈冉压低声音问:“怎么办?”

  “陈冉,你带两个人把咱们的马牵到林子另外一边等着,没有信号不用过来支援。”

  陈冉怎么肯干:“我留下,你让他们去。”

  沈冷认真的说道:“这么重要的事,必须你去才行。”

  “为什么?”

  “因为你不能打。”

  陈冉:“”

  他只好带着两个督军队的士兵牵着所有的战马往林子另外一边走,沈冷把剩下的人叫到一起交代了几句,然后八个人随即分散了出去,依然是两个人一队,沈冷带着古乐悄悄接近那些贯堂口的人。

  蹲在草丛里,树叶缝隙里透下稀疏的月光,看不清楚人,但大概可以看清楚位置和距离。

  赵峰靠在树上喘了口气,望四周看了看:“李大胆你带几个人在靠近林子边缘的地方值夜,后半夜徐来子你带几个人去换,剩下的人抓紧时间睡觉,明天天亮之前就都得给我爬起来赶路。”

  徐来子有些恼火:“追了这么久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谁知道那些王八蛋跑到哪儿去了。”

  “你闭嘴。”

  赵峰道:“一路打听着过来,有人看到当兵的就是往这边来了,路线错不了。”

  徐来子骂骂咧咧又嘀咕了几句,和其他人一起找地方睡觉去了,这些贯堂口的人在长安城虽然说不上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可也没受过什么罪,只要看好了肠子就足够了,哪里会像这样马不停蹄的赶路。

  沈冷拉了拉古乐的衣服,两个人绕过那些人往林子边缘处靠近。

  李大胆其实胆子也不大,他最怕晚上,尤其是这林子黑的更吓人,很多神仙鬼怪的故事都是发生在这样的环境里,越想越害怕,所以拉着你几个手下不让他们离自己太远。

  一个汉子靠在树上说话,古乐从后边过去,左手兜过去一把捂住他的嘴,右手的匕首朝着他脖子上一秒三刀。

  李大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树那靠着一个人就没有在意。

  靠在那的是古乐。

  沈冷在不处看到这一幕也楞了一下,不久之前在轻芽县县衙的时候古乐就让沈冷有些意外,当时陈冉不敢拿起沈冷的刀鞘去剐那些骗子,但是古乐却直接上去了,连一息时间的犹豫都没有。

  刚才古乐那三刀的速度快的令人头皮发麻,这种狠厉,是性格里的东西。

  在李大胆回头的那一刻,沈冷出手干掉了另外一侧的暗哨,在李大胆觉得事情不对劲的时候,沈冷和古乐两个人同时用连弩点射,将剩下的几个人全部放翻在地,迅速过去一人补了一刀,然后同时躺在地上。

  林子里边的人听到声音跑过来支援,到了近前,沈冷和古乐两个人在对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点死了好几个,然后起身就跑。

  赵峰从后面追过来,看了一眼随即暴怒:“追!”

  几十个贯堂口的人发了狠开始狂追,树林子里本就光线很暗,后面的人只是依稀看到两个影子在前边疾跑,追到后来已经不知道跑出去多远了。

  就在这时候眼前忽然一阵开阔,居然出了林子!

  可是这些人刚追从林子里出来,王阔海他们立刻站起来,端着连弩一阵点射,六个人六把连弩,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九支弩箭射空,前面追出来的十几个人立刻就倒了下去。

  沈冷站住不跑了,把黑线刀从背后抽出来转身看向那些贯堂口的人,嘴角带着一抹笑意。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看网友对第八十八章 埋伏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