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七十四章 那是鸳鸯

第七十四章 那是鸳鸯

后背的几支弩箭带来的剧痛反而让黑眼看起来越发的冷静,虽然铁钎出手的速度变得慢了些,可依然风雨不透。

  这巷子两侧都是贯堂口的人,沐流儿设计的这一切并没有多精妙,只是因为贯堂口来的人足够多。

  一半以上的人确实去了沈冷的那个小院子,人去的少了自然不能把流云会的高手引走。

  而剩下的一小半人,似乎也足以对付黑眼。

  背后插着三支弩箭的黑眼动作依然很凌厉,哪怕他已经流了很多血,如果这样打下去的话,哪怕连离没有亲手杀了他,他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可是他竟完全不在乎。

  连离的攻击速度极快,长安城暗道上流传着一句话,叫一寸光阴一寸金,连离杀人寸光阴。

  她的价格很高,而且只收金子,如果按照她杀人的速度来计算酬劳的话,那寸金难买寸光阴。

  可是黑眼的防守密不透风,哪怕那环刃再凶狠,短刀再阴厉,却始终都在铁钎之外。

  那年在从长安到西蜀道一路上两个人如这样交手很多次,连离的那只左眼就是被黑眼一钎刺瞎的。

  当的一声,环刃短刀同时砸在铁钎上,明显因为失血太多而力气涣散的黑眼向后退了几步,用铁钎戳在地上稳住自己。

  “唔......变强了啊。”

  他抬起头看着连离,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

  “女人让自己变得这么强,一定很辛苦吧。”

  “你闭嘴!”

  连离再次抢攻,一招比一招快,两侧的那些贯堂口的人都已经看到了结局,照这样打下去,不超过半柱香的时间,黑眼必死无疑。

  而此时,站在镇子口高坡上看着远处江岸夜景的沐流儿眉头紧锁,一个贯堂口的杀手快步跑过来:“少爷请大当家现在过去。”

  沐流儿脸色微微一变:“现在这个时候?”

  她转身看向村子里:“拿下了没有?”

  “还没有,不过黑眼必死。”

  “那就好。”

  沐流儿招手让人牵过来一匹马:“我赶去见公子,你们得手之后就撤出村子,告诉连离杀了黑眼之后我给她两个月的时间回去看她爹娘,不用来见我。”

  说完之后沐流儿上马离开,镇子口所有贯堂口的人开始往镇子里涌,这个黑夜注定了不会安宁。

  巷子两边的墙壁上都是痕迹,铁钎划过的痕迹,刀和环刃划过的痕迹,这深夜小巷子里兵器碰撞的声音让两侧的住户中多少人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一串一串的火星闪烁,兵器与兵器擦出来的火星里都带着杀气。

  噗的一声,环刃在黑眼胸口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黑眼闷哼一声,可是手里的铁钎也戳穿了连离的左肩,如果不是连离反应速度极快的话,这一钎就能刺穿她的心脏。

  黑眼握着铁钎向前疾冲,连离向后暴退,可铁钎还是一点一点的深入,钎尖从她的背后刺穿出来,她却咬着牙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你和我之间,总是要死一个才行。”

  黑眼忽然收住脚,体力不支的他膝盖一软险些跪下来,铁钎当的一声戳在地上,他半蹲在那裂开嘴笑,血水顺着他的嘴角往下流淌。

  连离抬手捂住左肩上的伤口,如果再低一些,她可能已经先于黑眼倒下了。

  “死的必须是你,我总得给我的眼睛一个交代。”

  连离深吸一口气,冲过去一刀划向黑眼的咽喉,黑眼看起来已经摇摇欲坠,这一刀似乎怎么都避不开了。

  可就在刀子即将划开黑眼咽喉的那一瞬间,他猛的往后倒了下去,短刀在划过去的时候,黑眼的脸朝上,刀锋擦着他的鼻子尖扫开。

  单手撑着地面的黑眼忽然爆发出一种令人畏惧的力量,单手一撑,双腿回缩然后猛的蹬出去,两只脚重重的踹在连离胸口。

  连离向后飞出去,黑眼知道这是最好的机会,只要追上去,一钎就能刺穿她的咽喉。

  然而他的力气已经几乎耗尽了,四周的贯堂口杀手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一个贯堂口的杀手从屋顶上跳下来,拎着刀朝着跌坐在地的黑眼冲过去,在距离黑眼只有一步距离的时候,忽然间背后凉了一下,然后他就看到一把刀的刀尖从自己前胸心脏位置刺穿出来。

  习惯背长短双刀的白衣蒙面人鬼一样出现在他背后,抽回刀,贯堂口杀手软软的倒了下去。

  “很惨啊。”

  他看了黑眼一眼:“第一次见到你这么惨。”

  远处屋脊上,猫儿一样蹲在那的白衣蒙面人双手向前扬出去,双手八镖,对面屋顶上的一排杀手随即倒了下去。

  另外一边,一道雪亮的剑光炸起。

  黑色流苏在剑光之中飞舞,那不像是剑招更像是一个人在月下独舞,他的身影飘忽不定,在屋顶上旋转飞翔,月下落叶中,六七个贯堂口的杀手倒在了这剑舞之下。

  左手短刀右手长刀的白衣蒙面人开始往前杀,迎面一刀而来,他左手短刀竖着拦出去切断那杀手的手腕,右手长刀从下往上一撩,那人便被开膛破肚。

  一个杀手从后面冲上来,白衣刀客转身,右手长刀的刀柄撞在那人太阳穴上,那人身子僵硬了一下,短刀已经划开了他的咽喉。

  蹲在屋顶的白衣蒙面人看着黑眼微微摇头:“还行不行老大。”

  黑眼用铁钎撑着站起来:“放心,你们谁也别想篡位,一辈子做我小弟吧。”

  白衣蒙面人似乎是笑了笑,眼睛眯起来的样子有几分帅气,他脚下一点从屋顶上跳到巷子另一侧的院墙上,如在独木桥上行走,速度极快,两只手出镖的速度更快,院墙上站着的那一排贯堂口的杀手一个一个的倒下去。

  “撤!”

  黑暗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余下的贯堂口杀手开始后撤,虽然在人数上还占据着绝对优势,可是这一刻所有人似乎都已经没了多少斗志。

  “撤不了。”

  噗的一声!

  一把黑线刀从黑暗之中炸亮了血光,刀过,人头飞起来。

  沈冷的刀扫过之后,人在血雨之中走出,他的刀法和流云会这些高手截然不同,用飞镖的人看起来像是黑暗之中的收割者,用长剑的人像是月下起舞的的舞者,而用两把刀的那个家伙刀法很快很灵。

  沈冷的刀,简单,直接,有效。

  一刀一个,绝对不会两刀杀一个人,他将杀人这种本残忍的事表现的极为冷静和平常,每一刀都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杀人。

  如潮水一样朝着他那边退过去的贯堂口杀手,此时此刻倒是更愿意去面对流云会的人而不是这个杀神。

  猫一样蹲在墙上的白衣蒙面人看了沈冷一眼:“很粗暴。”

  用剑的舞者微微摇头:“丝毫也不美。”

  用双刀的汉子楞了一下,叹息:“我打不过他。”

  远处的连离倒下去之后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那口气,如果刚才黑眼还多几分力气的话她已经死了,这可能是她的幸运,不幸的是,她的帮手正在以飞快的速度被杀,活着的人以更快的速度逃离。

  她咬着牙站起来,看了一眼黑眼,那一眼之中包含的怨毒和仇恨像是万年不变的寒冰,纵然被烈日烧灼也不会融化。

  她转身冲进旁边一个院子里,用双刀的汉子从侧面冲过去,长刀一伸拦住她:“老大说你和他必须死一个,他是我老大,我不敢杀他,只好杀你。”

  连离微微昂起下颌:“就凭你?”

  沈冷从屋顶上跳下来,砰地一声落地,似乎并不太美观,落地太硬,换做别人可能膝盖都受不了,可他本就不擅长轻灵的身法。

  “你似乎被同伴们遗弃了。”

  沈冷往四周扫了一眼,贯堂口的人有很多借着夜色逃走。

  “交给我。”

  黑眼撑着站起来,拎着铁钎往前走,钎尖在地面上划过的声音让人听了耳朵里非常不舒服。

  连离看向黑眼:“你还能动?”

  “能的,胳膊能,腿能,腰也能。”

  黑眼做了个请的手势,沈冷和双刀客对视了一眼,双刀客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我老大的话,我不敢不听。”

  沈冷点了点头,看了看黑眼:“撑得住?”

  黑眼回身把院门关好:“你会听到愉悦的喊声。”

  院门关起来,里面那小院子里只剩下黑眼和连离两个人。

  二十息之后,院门拉开,黑眼拖着腿从院子里面走出来,肩膀上卡着环刃,差半寸就能卡在他脖子上,短刀插在他的胳膊上,透臂而过。

  沈冷看了他一眼,发现哪怕是那只怪异的黑眼都变得可爱起来。

  “打赢了?”

  “不止。”

  “杀了?”

  “不止。”

  沈冷楞了一下,然后抬头望天:“那你可够快的。”

  黑眼笑起来,嘴角往下滴血:“你可真他妈的烦啊......她是个女孩子,总得给她一个体面的死法,死在我手里比死在别人手里,对她来说似乎更容易接受些,只是好可惜......我黑眼看上的第一个女人,死在我手里。”

  他扶着墙坐下来:“帮个忙。”

  沈冷:“嗯,说。”

  “把她埋了吧,毕竟长的那么好看。”

  沈冷:“好。”

  他把黑眼扛起来:“不过那是你手下人的事,如果不马上给你止血上药包扎的话,我还能帮你们合葬,如果你愿意出点钱,我还能去给你们买两身喜服,绣金线的那种,胸口上是两只鸭子的图案,我见过,挺好看的。”

  黑眼想了想,怪可怕的。

  “我还是别死了,想想就瘆得慌。”

  然后他反应过来什么,呸了一声:“那他妈的是鸳鸯!”

  沈冷:“哦......”

  ......

  ......

  【这是上架的第一更,今天保底三更,多余的话也不说了,我去码字,订阅就靠大家了。】

  :。:

看网友对第七十四章 那是鸳鸯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