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五十七章 赌命

第五十七章 赌命

几年前南疆十二万精甲灭越国的时候,越国大将军呼兰盛夏曾经感慨说......大宁的那些锋刃一样的斥候看不到抓不着,来去如鬼魅,杀人于无形,那不是赞美也不仅仅是害怕,而是敬畏。

  此时沈冷面对的就是这样的斥候,这是沈冷最不愿意面对的敌人,因为他们曾经是战兵。

  李灿,岳山峰,宋雷三个人品字形站位脚步移动速度并不快,但三个人手上的速度快到了极致,迅速将连弩重新装填,探索向前的阵型无懈可击。

  “人在哪儿?”

  李灿问,正前方没有任何发现。

  “没有!”

  “没有!”

  稍稍靠后的岳山峰和宋雷几乎同时回答。

  风从树林里吹过,树叶晃动起来,将血腥味送到了远处。

  林子里的气氛安静的极为诡异,这几个优秀的斥候发现自己是那么的被动,曾经他们在战兵的时候这种压力都是他们给敌人的,敌人看不到他们,只知道他们就在附近,没有人预料到他们的致命一击从哪个方向突然出现。

  他们是伪装者,是刺客,是猎人,他们精通各种本领,擅长杀人,最可怕的是他们隐藏和追踪的技巧,令人不寒而栗。

  然而现在,在明面上的是他们,沈冷成了猎杀者,不知道下一秒会在什么地方突然发起攻击。

  不过他们三个坚信团率聂垣可以比沈冷更快更凶狠,当沈冷出现的时候,聂垣的铁胎弓就会发出怒吼。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很轻微的铃声,三个人同时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

  那是之前高海和孟达两个人设下的警戒,细线被人碰到了所以铃铛才会响。

  三个人同时朝着那边转身,连弩开始点射,一支一支的弩箭激射过去,很快传来弩箭插进地面的沉闷响声。

  “身后!”

  岳山峰忽然反应过来,喊了一声后立刻转身,将连弩之中最后的三支弩箭射了出去......可是背后却没有人,那三支弩箭品字形钉在一棵树上。

  气氛越来越紧张,三个人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他们不得不在这样略显空旷的地方停留,只有这样才能为聂垣创造更好的击杀机会。

  “妈的!”

  岳山峰低低的骂了一句,感觉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快的几乎让他窒息,他以最快的速度将连弩重新装满弩箭,手指不停的颤抖。

  “完全没有发现。”

  宋雷咬着牙说话,脸色很白。

  他们习惯了带给敌人恐惧,如今却不得不品尝这种恐惧的滋味。

  站在一棵大树后面的沈冷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很轻也很平稳,他的手在腰带一侧摸了摸,因为追出来的太急装备没有带齐,连弩,铁标都没在身上,如果他带了连弩的话,那三个人此时已经倒在地上了。

  如何才能对三个身手矫健反应迅速的斥候一击必杀?而且聂垣就在某个看不到的地方藏着同样等待着给他一击必杀的机会。

  沈冷闭上眼睛,脑子里仔细回忆着聂垣的反应速度和出手方式,聂垣的铁胎弓最少有三石,箭出如流星,从自己出现在聂垣的视线中再到聂垣拉弓射箭,以聂垣的实力最多只需要三息左右。

  三息之内杀三人还要避开聂垣的箭,正常情况下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可沈冷什么时候是个正常的人?

  那棵大树高处,聂垣的左手抓着铁胎弓,右手两指捏着一根铁羽箭,只要沈冷出现,他相信自己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一箭洞穿沈冷的心脏。

  沈冷是猎杀者,聂垣也是猎杀者,只有那三个斥候出身的人似乎身不由己。

  沈冷的呼吸调整的越来越慢,胸口的起伏却越来越小,他右手握紧了黑线刀,左手握着小猎刀的刀鞘,耳朵里听到了那三个人很轻微的脚步声,根据脚步声判断出敌人的大致位置。

  这一刻沈冷突然从树后面转出来,左手的小猎刀上那条细线弹射出去,半空之中铁扣展开,噗的一声抓在岳山峰的肩膀上,宋雷和李灿两个人几乎同时转身,朝着沈冷出现的方向抬起连弩准备击发......

  嗖!

  一道光瞬息而至,势大力沉。

  那是沈冷的黑线刀。

  黑线刀噗的一声戳进宋雷的胸口,刀身从后背刺了出来,沈冷的玄铁黑线刀本就沉重锋利,再加上沈冷那一掷之力,速度快的无与伦比。

  与此同时,沈冷左手猛地一拉,被抓住的岳山峰不由自主的撞在李灿身上,本已经瞄准了沈冷的李灿被撞歪,弩箭射飞。

  下一秒,三米的多距离,沈冷只两步就到了......左脚在地上蹬了一下炸起泥土,右脚落地又蹬了一下,这一步几乎是腾空而起,半空之中沈冷双脚在前狠狠蹬在李灿身上,这重击之下李灿被踹的向后倒飞出去。

  李灿倒下去的时候就没了气息,沈冷的双脚把他胸口都蹬的瘪了进去。

  沈冷落地的同时一把将宋雷胸口上的黑线刀抽出来,刀横着扫出去,噗的一声将岳山峰的脖子直接切断,血液喷涌将人头冲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铁羽箭到了。

  铁羽在空中急速通过发出的声音好像夺命的魔音,箭来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预判的非常精准,就在沈冷一刀斩掉了岳山峰的头颅稍稍停顿的瞬间,箭就破空而来。

  沈冷向后一仰,铁羽箭擦着他的脸飞了过去,铁羽在沈冷脸上划出来一道血痕,箭过,脸上随即出现一条红色的痕迹。

  铁羽箭射穿了岳山峰那无头的尸体,然后咄的一声戳在地上,铁羽急速的震动着发出嗡嗡的声音。

  沈冷在转身的同时左手松开把刀鞘丢在一边,一把将即将倒地的岳山峰手里连弩抓过来,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实在太快,生与死的距离被无限度的拉近。

  沈冷抬手用连弩朝着铁羽箭飞来的方向连续点射,站在树上的聂垣不得不避开,第二支铁羽箭没办法射出来。

  沈冷倒在地上,九支弩箭已经被他射空了。

  聂垣一箭之间,沈冷杀了三个训练有素的斥候,还反击了一下,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展现出这前后不过几息之内的惊险和凶狠?

  沈冷将连弩扔掉抓起刀鞘冲了出去,片刻之后已经在一棵大树后面,他背靠着大树喘息起来,这可能是他人生以来最紧要的几息时间。

  远处的一棵树上树叶晃动了一下,沈冷立刻离开,铁羽箭嗖的一声飞过来,在沈冷刚刚离开的同时箭就到了,那箭竟是将这棵足有大腿粗的树直接射穿,木屑纷飞。

  沈冷猫着腰向前疾冲,不断的左右摇摆,避开了第三支铁羽箭,第四支铁羽箭在他右臂上划开一条口子。

  沈冷再次躲在一棵树后面,远处聂垣也在转移,沈冷借着这极短的时间调整呼吸同时将刀鞘收回怀里。

  “三息。”

  他自言自语了两个字。

  然后忽然从树后冲了出去,一支铁羽箭迎面而来!

  沈冷疾冲的同时双手握刀猛的往下一劈......这一刀是在赌命!

  如果沈冷这一刀偏差了分毫,铁羽箭就能将他洞穿。

  当!

  黑线刀精准的劈在箭簇上,将铁羽箭震飞了出去。

  一刀正中之后,沈冷迅速将刀鞘取出来对着聂垣的方向将细线弹射出去,铁扣张开朝着聂垣迎面而来,站在树杈上的聂垣只好向后翻出去,双脚才一落地沈冷已经到了。

  聂垣感受到了那把黑线刀上的冰冷,身子向后急退,刀锋横扫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判断错了......沈冷这一刀不是斩的他,而是斩的铁胎弓!

  啪的一声,铁胎弓被沈冷一刀斩断。

  聂垣向后滑出去,两只脚在地面上留下长长的痕迹,他停下来之后看了看手里已经断开的铁胎弓微微楞了一下,然后将断弓扔在地上,缓缓抽出自己的长刀。

  “我没想到你居然敢赌命。”

  聂垣脑子里都是沈冷一刀劈开铁羽箭的画面,深吸一口气后看向沈冷:“你就没有想过,如果你失手了,现在已经成了死人?”

  箭就那么粗,来势又那么的快,一刀不中的话就没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了。

  沈冷的黑线刀在手里旋转半圈,反手握刀横在身前。

  “如果是你的话,你如何选择?”

  他问。

  聂垣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也劈开过羽箭,但不管是箭的速度力度都不能和我射出去的铁羽相比,即便如此,我也没有把握一刀必中,所以你运气很好.....可我不相信一个人经常赌命会没有输的时候,你赢十次一百次却只能输一次。”

  沈冷再次调整自己的呼吸,身子逐渐压低,那是他准备进攻的前兆。

  “你认为我那是在赌命?”

  沈冷微微眯着眼睛,想到在道观里的那近四年的时间自己所经受的训练是何等的冷酷,沈先生大部分时候都是个有几分儒雅气质的人,唯有在训练他的时候如同恶魔。

  茶爷想要一把真正的好剑,可沈先生说当你千刺不误的时候才会给你一把真正的剑。

  沈冷接受的训练比茶爷刺剑还要严苛的多,换做别人的话,可能早就已经崩溃了吧。

  有多少个夕阳下,日暮黄昏光线变暗的时候,沈先生站在落日的方向朝着沈冷射箭,虽然箭上没有铁簇,可箭杆是铁的,所以来的速度一点儿都不慢,一次一次沈冷就迎着落日最后的刺眼夺目出刀,身上被打出来的青肿密密麻麻。

  日复一日,是沈冷有了千刀不误的把握,才会在刚才直面那支铁羽箭。

  赌命?

  不存在的。

  他的身子越压越低,像是准备扑猎羔羊的猛虎。

  “你劈过羽箭,你劈过针吗?”

  沈冷嘴角一勾,那是杀气。

  脚下炸起来一片泥土,人已经冲了出去。

  ......

  ......

  【最近书评区似乎冷清了些,是因为茶爷没出现吗?】

看网友对第五十七章 赌命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