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三十九章 找机会解决

第三十九章 找机会解决

一连六七天沈冷带着这些新兵都在进行大强度的训练,手下这十一个人体质不同毅力不同,便是杜威名王阔海都觉得自己快要到了极限。

  有消息说再过三天新一轮的沙场历练就要开始,有些人紧张,有些人不以为然。

  沈冷一如既往的带着手下人加练到了半夜才让他们回去休息,又独自一个人回到校场上,把自己在道观时候的功课一丝不苟的做了一遍,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子时。

  刚要回去就看到庄雍居然在灯火下站在那等着他,沈冷加快脚步过去,肃立行礼。

  “跟我走走。”

  庄雍举步先行,沈冷慢了一步在后边跟着。

  “上次和你聊的时候你说造船不能盲目的造,我回去之后思考了很久,然后写了一份奏折,你可能不知道,这份奏折若是陛下批准的话,水师已既定好的大动作就要延后至少一年,所以我并没有什么把握,因为陛下可能等不了那么久。”

  沈冷笑:“结果将军想错了?”

  “你怎么知道?”

  “瞎猜的。”

  “你以为我会信你是瞎猜的?前几天沈小松从我这借了一些银子去,再加上你从我这借的二十两,我算算应该扣你多久的军饷。”

  沈冷:“以后少和沈先生接触!”

  “嗯?”

  “原来多好的一个将军,和沈先生接触几次后就变的不......”

  “不要脸?”

  庄雍脚步一停。

  沈冷连忙停住:“好吧我不是瞎猜的......将军知道你自己想偏差了的地方在哪儿吗?在于过多揣测陛下的意思,而又不敢确定自己的猜测方向对不对......”

  沈冷看了一眼庄雍的脸色,灯火不是很明亮,看不清楚。

  他索性直接说完:“将军觉得陛下心急,而将军跟随陛下那么多年,将军觉得陛下心急,那陛下肯定是真的心急,所以将军就更急了。”

  “别说绕口令,说重点。”

  “陛下确实心急,可将军想想,陛下这是一次投资,纵然陛下财大气粗,首先想的也不是直接去赚多少钱,一个合格的商人在投资的时候最先想到的是不亏,然后再去想赚多少......”

  庄雍懂了,心说这么浅显的道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

  其实并不是他想不到,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思考过,他知道陛下雄心壮志想把南边海疆之外那几个跳梁小丑给狠狠收拾一下,这个重任在他肩膀上,他唯恐自己做的不够好有所辜负。

  可现在想想,陛下是谁?大宁之主,大宁之主基本上就相当于天下之主了......若是大宁的水师在南疆海域一不小心打输了?陛下的脸往哪儿放?

  沈冷道:“为什么陛下如此在乎那些文官的态度?一旦水师在那边打输了,那些文官立刻就会炸了窝,水师的投入这么大,这几年来国库拨款拨粮可以说水师要什么陛下就给什么,如果真的出什么意外,陛下只怕自己都没脸再提水师的事。”

  “所以陛下要求的急,是在万无一失的基础上急。”

  说完这些之后沈冷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我觉得这些话价值二十两银子。”

  庄雍:“呵呵......”

  沈冷:“十两?”

  庄雍:“刚才你打了个比方。”

  “什么比方?”

  “你说陛下是个商人。”

  沈冷一捂脸:“就说你不能和沈先生多接触......不对,不对不对,是我低估将军了,将军毕竟在官场这么多年。”

  庄雍:“你在多说一句试试?”

  沈冷耸了耸肩膀:“将军为人儒雅中正,比沈先生强不知道多少倍。”

  庄雍笑了笑:“你上次说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搞到求立国几艘战舰拉回来大卸八块仔细研究,陛下准了,过几天历练之后我打算安排人去南疆,你想不想去?”

  “不想。”

  沈冷的回答斩钉截铁:“可能会死。”

  庄雍微微一愣:“你以为我是在和你商量吗?”

  沈冷叹息,心说将军这不是给沐筱风机会干掉我吗?可这话不能说,因为庄雍当然会想到这些事,可危险背后便是机遇,沈冷要想尽快在水师之中崭露头角,那么南下就是最好的选择,比留在水师去追杀水匪要有分量的多。

  机遇与凶险并行,这是沈先生很早之前就教过沈冷的。

  “我去。”

  沈冷点头:“不过那二十两银子的事能不能再商量一下?”

  庄雍脚步踉跄了一下,觉得自己心脏疼。

  “过两天带着你的十人队出任务,做出些样子来,证明你有南下的能力,这差事看着凶险但有多少人愿意在凶险之中求前程你是知道的。”

  “嗯,我知道,南下我带队?”

  “你只不过是个队正而已。”

  “哦......不过既然将军单独找我谈这件事,肯定就是有一些别的安排?”

  “是,你确实足够聪明了,沈小松没有看错人,我单独找你是因为离开水师去做事,尤其是去南疆海域那么远的地方,再加上南越虽然被灭国但零零散散的抵抗还在,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意外,这朝廷里有人希望水师好也有人希望水师出点什么差错好把我这个水师提督拿掉,你这次去就是保证不能出意外。”

  言下之意,我还是水师提督,你就少不了好处。

  “我懂了。”

  沈冷笑着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临机专断之权吧?让我相机行事,在关键时候若是这次南下带队的人出了什么问题,我来接管。”

  庄雍当然不会直接点头说就是这个意思,沈冷懂了就足够了。

  朝廷里眼红水师提督这个位置的人大有人在,陛下对水师有求必应,国库的拨款数额大的能让人手发抖,谁坐在水师提督这个位子上谁都会乐的合不拢嘴,当然这是那些人的想法。

  这军中庄雍有很多可以信任的人,当初自己带来的随从比沈冷更好使,可是他不能用,因为这些都是熟面孔,别人都防着呢。

  沈冷就是个愣头小子,是个刚刚进入军中还没有被染黑的纯粹的人,再加上庄雍和沈小松的关系,他才会选择沈冷。

  沈冷问:“将军,我能不能再要一个权力?”

  “什么?”

  “刚才是临机专断之权,我想要一个临危可跑的权利。”

  “滚......”

  庄雍瞪了沈冷一眼,一甩袖走了。

  沈冷耸了耸肩膀,走到一边靠着木桩站在那抬头看着天上明月,想着这去南疆不远万里,来回就要小半年了吧,还没有出发呢,想茶爷......

  第二天早晨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沈冷就已经起来,习惯性的跑了几圈然后洗漱完毕穿戴整齐就到厨房那边等着了,当他看到远处来送菜的人从两个变成三个就笑了起来,总算可以让陈冉安心了。

  沈先生在沈冷搬运蔬菜的时候将那把黑铁打造的刀给了他,然后让沈冷回去了一趟,把那把普通的黑线刀换了出来,两把刀从外形上几乎没有差别,谁也不会发现什么。

  这刀一入手沈冷的眼神就亮了一下,分量真重啊,但这才算配得上他的东西。

  “这是你陈大伯送你的,记住,这是大恩。”

  沈先生说完之后陈大伯连忙摆手:“可不是可不是,冷子对我们爷俩的才是有大恩的。”

  沈冷将刀挂好然后郑重一拜,陈大伯赶紧把他扶住:“咱们之间不用这样的,在鱼鳞镇的时候你和冉儿就是最好的朋友,我看你也从不是外人,当自己儿子一样。”

  沈冷使劲儿点了点头:“大伯你放心,只要我还在水师,就不会让陈冉出事。”

  陈大伯求的,不就是这句承诺吗?

  “傻冷子。”

  “哎!”

  “傻冷子!”

  “哎!”

  茶爷叫了一声又一声,沈冷答应了一声又一声,沈先生摇头叹息,心说茶爷这个性格真是太直率了,换做别的女孩儿那会如此的目无旁人?

  可这就是茶爷,喜欢的厌恶的都不会遮掩。

  沈先生看的很开心啊,觉得自己都年轻了起来。

  “那个,我过阵子可能会出一趟远门。”

  听到这句话茶爷不像上次那样不开心,眼睛都在放光:“什么时候走?”

  沈冷看着茶爷那充满期待的眼神心里都是不忍:“这次不能带你了,是随军南下,估计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也不算很长......”

  茶爷表情一僵:“是庄将军安排你去的?”

  沈冷嗯了一声:“唯有多立功,才能晋升的快。”

  茶爷当然明白沈冷的意思,可要攀爬到正五品武职谈何容易?军中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的际遇,对于寒门出身的人来说这和天方夜谭差不了许多。

  “好。”

  茶爷点了点头:“半年,从明天开始算,晚回来一天我就找个人生孩子,你要是过一年半再回来,能给我儿庆生。”

  沈冷那眼睛噔的一下子就瞪圆了:“不开玩笑好不好。”

  茶爷呵呵一笑:“我开过玩笑吗?”

  沈冷:“为了不让你和别人生孩子......”

  茶爷:“你必须早点回来。”

  沈冷:“不是,我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

  沈先生:“咳咳,不准!”

  陈大伯:“这其实也没啥吧,我和冉儿他娘当初就是在还没有成亲的时候......”

  沈先生:“你也闭嘴!”

  陈大伯:“哦......”

  沈冷哈哈大笑,他忽然发现茶爷在去了一趟长安城之后变得更加成熟起来,她知道沈冷在为什么奋斗,她是沈冷奋斗的目标,而不是障碍。

  沈先生把沈冷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你要小心些,沐筱风在军中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一旦你南下他是不会浪费这样大好时机的,有件事本来不想告诉你怕你担心,现在却必须提醒你了,道观被人烧了,就在我们搬出来的当天晚上,这是我和茶儿的运气......”

  沈冷眼神一凛:“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不找机会解决,我也要找机会解决了。”

  ......

  ......

  【今天的加更,书评区好多好多超赞的书评,爱你们!】

看网友对第三十九章 找机会解决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