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长宁帝军 > 第二十四章 打个赌呗

第二十四章 打个赌呗

箭术考核之后有亲兵过来对庄雍说客人来访,因为沈先生来过两次那亲兵都认识了,知道是将军好友,所以连忙过来禀报。

庄雍回到自己书房里发现沈先生已经自己泡了茶,一点儿都不客气。

“你是来谢谢我派人买了你的菜?”

庄雍坐下来之后示意沈先生给自己也倒一杯,沈先生居然表现出一种舍不得的样子,让庄雍怀疑那茶到底是不是自己的。

“我猜到是你了。”

沈先生抿了一口茶,舒服的靠在椅子上:“虽然买菜的人换了便装,不过他说要把菜都买下来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安排的。”

庄雍道:“哪怕是敷衍一下,你也应该说谢谢。”

沈先生:“谢谢,这都是你应该做的,希望再接再厉。”

庄雍:“......”

沈先生问:“冷子的考核怎么样?”

庄雍叹道:“我就知道若仅仅是为了说一声谢谢,你是不会专门来找我的,沈冷上午的考核全过了,而且全部破了我水师的考核记录,下午考核第一场的箭术用了四箭连珠,十箭穿透靶心,你教出来一个好孩子。”

沈先生:“哦......那还凑合。”

庄雍一脸问号:“还凑合?”

沈先生点了点头:“不然呢?”

庄雍:“这么优秀的孩子,你的评价居然是还凑合。”

沈先生道:“说的多了,我怕你骄傲。”

“你的孩子,我骄傲什么?”

“你的兵了。”

这四个字让庄雍心里一震。

沈先生过去为庄雍把茶再次填上:“我忽然有些后悔了,现在能不能把冷子带回去。”

“凭什么!”

庄雍下意识的低呼一声。

“不凭什么,就是不想让他在水师了,我带回去抓鱼卖菜也挺好,今天卖菜赚了差不多二两银子,本来到不了那么多,你的人来买的时候我加了些价......”

“我水师是你想让他来就来,想让他走就走的地方?”

“总比送命好。”

沈先生忽然抬起头,眼睛直直的看着庄雍:“今天你的人来买走菜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为什么你会让人买走我的菜?因为我们算是朋友,说的浅白些就是人情......想到了人情两个字,我就想到了沐昭桐,想到了陛下,沐昭桐若是支持陛下的话,陛下就得还他一个人情。”

庄雍脸色开始发白:“你说了,冷子是我的兵,我作为将军知道怎么保护自己的兵。”

沈先生沉默。

庄雍觉得嗓子里有些发干,虽然沈先生没有再直视他的眼睛,可他却觉得自己想过的一切都被对方看的清清楚楚了。

“没错,我想过这件事,也知道最正确的解决办法是什么,可我不打算那样做。”

庄雍认真的说道:“你若是信我,就把冷子留在水师。”

沈先生站起来,抓了茶叶罐往外走:“信你。”

只两个字。

庄雍心里很感动,眼睛微微发红,然后醒悟过来,这个家伙又顺走了自己一罐茶叶,为什么自己还对他有所感激?

这是什么道理!

沈先生离开之后庄雍坐了好一会儿,脑子里想的都是沈先生之前说的那些话,若沐昭桐全力支持陛下,陛下是要还个人情的.....如果这个人情是给沐筱风的,那么沈冷怎么办?

虽然自己是水师提督,可是将来真的能保护的了沈冷吗?

就在这时候杨七宝从外面快步跑过来,到了书房外面立正喊了一声,庄雍被打乱了思绪,摇了摇头让自己暂时不要去想这些,然后把杨七宝叫了进来。

“什么事?”

“将军......沈冷出事了。”

“嗯?!”

庄雍猛的站起来:“沐筱风怎么了?”

杨七宝愣住了:“将军,不是沐筱风,是沈冷。”

“哦.....”

庄雍心里苦笑,自己这是怎么了......他当然听到了杨七宝说的是沈冷,但沈冷出事了这五个字,让他立刻想到了沐筱风是不是忍不住了。

“刀术比试,沈冷在最短时间内完成考核,成绩目前排在第一。”

杨七宝气喘吁吁的说道。

庄雍松了口气:“哦......这样啊。”

杨七宝道:“可是没完呢,按照咱们新兵考核的规矩,刀术考核之后算是前两个大项的考核都结束了,全部通过的新兵就可以转为战兵,刀术考核后新兵就可以去旁边的刀库选一把横刀作为自己的战刀,沈冷进去之后已经掰断了六七把精钢横刀,被刀库的人给围住了。”

“他要做什么?”

庄雍脸色微微一变,大步走出书房。

刀术考核场地就在兵器库不远处,横刀是大宁战兵的制式佩刀,刀身平直,都是精钢打造,极为锋利。

不管是骑兵,重甲,还是狼猿,他们擅长用什么兵器都可以,可横刀是标配,每个战兵都要有的,这是战兵身份的象征,沈冷接连掰断了五六柄横刀,这是犯了军纪的。

不过话说回来,有几个人可以随随便便把横刀掰断?

庄雍赶到刀库的时候心里还忍不住想着,自从这个叫沈冷的家伙进了水师之后,自己似乎更操心了,然后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冒出来老母鸡三个字,顿时懊恼起来。

“沈冷,你想做什么?”

庄雍沉声问了一句,颇为严肃。

沈冷倒是一脸无辜,很真诚的解释道:“监考官说我可以到刀库来选一把自己的佩刀了,我以为是真的可以选,而不是随随便便拿一把就走,若早知道的话我就不选了......”

庄雍这才明白过来,这个家伙真的不是故意惹事,而是真的很认真的在选自己的佩刀。

“那你也不能把横刀掰断!”

语气依然严肃,但其中的怒意显然是消了。

“以后要在战场上与我生死相随的东西,不敢随便。”

沈冷的回答总是能让庄雍心生感慨,这个臭小子似乎比同龄人成熟的太多太多了,而这种成熟往往都会让人有些心疼。

“扣你半年的军饷,算是抵扣你损毁了横刀的赔偿。”

“哦......”

“你不服气?”

“服的服的。”

沈冷连连点头,心说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还惦记我那块金子呢。

庄雍看着他那样子就生不起气来,摆手吩咐了一声:“去取一柄百炼刀来。”

大宁武库分发下去的制式装备中,所有的横刀都标称为百炼刀,但实际上,真正的百炼刀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工艺,造价,耗时,都是百炼刀大量打造的桎梏,所以真正的百炼刀往往都只配备给团率以上的军官。

除此之外,分发到各军之中的百炼刀都会被将军们分了,作为对立了大功的手下一种奖励。

刀库的人都懵了,心说这个王八蛋毁了六七把刀将军就扣他半年军饷?可是又不敢说什么,只好委屈的去了刀库最里面的位置捧着一把百炼刀出来。

百炼刀和寻常的横刀在外形上也没有什么差别,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分辨不出来,不过若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刀柄缠着的细绳颜色略有不同,寻常横刀缠刀柄的细绳是红色的,而百炼刀刀柄上的红绳里有一条黑线夹杂。

所以军中人,又称百炼刀为黑线刀。

“这把黑线刀你拿去用吧。”

庄雍发现自己在沈冷面前就好像一个溺爱自己小儿子的糊涂父亲,明知道不能惯着他,却还是忍不住,溺爱小儿子的糊涂父亲,显然比老母鸡这样的称呼好多了啊......

“黑线刀啊。”

沈冷乐了,沈先生当然跟他讲过红线刀和黑线刀的区别,所以他才会把那些刀都掰一下试试,看看自己是不是运气好到能捡漏一把黑线刀,现在也算是得偿所愿......他刷地一声将黑线刀抽出来,然后掰了一下......

“你还掰!”

庄雍喊完了才发现自己嗓音都颤了,真是有失身份啊......

沈冷讪讪的笑了笑,将黑线刀入鞘:“不掰就不掰了呗.....谢将军赏赐,这刀我很喜欢。”

庄雍心说你喜欢你还掰?

“咳咳......回营去吧,好好休息,攒足了体力应付明天的武艺比试。”

沈冷肃立行了一个军礼然后告辞,走到刀库门口的时候忽然又站住,回头朝着庄雍很狡猾的笑了笑,他这一笑庄雍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你又想干嘛?”

“将军,打个赌呗?”

庄雍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可能都要被颠覆了,嗓子越来越发干:“你在和本将军说什么?打......打个赌?”

沈冷嗯了一声,很严肃的说道:“若是武考我拿下整个新兵营的第一,那么进入战兵之后我想要个十人队。”

庄雍暗暗松了口气,十人队么......就算你不说,本来我也是这样考虑的啊。

“我还以为你会要个团率。”

沈冷一脸我吃亏了么的表情:“现在还能讨价还价吗?”

庄雍:“滚......”

沈冷哦了一声,抱着自己的黑线刀走了,一边走一边想着,若是刚才自己真的要一个团率庄将军会给吗?然后确定,他肯定不给......

十人队啊,看来是时候提前物色自己的手下了。

沈冷脑子里一个一个的把自己特意观察过的那些新兵过滤了一下,发现以自己的眼光来看的话其实没有一个合格的,完全看不上。

“难道我这是最差的一届?”

他自言自语。

庄雍看着沈冷的背影笑着摇头,有些时候,领兵的将军最喜欢的未必就是中规中矩的士兵,沈冷是一个很有性格的家伙,庄雍觉得沈小松教导的确实很不错了,一个道人出身的家伙能把这块璞玉打造的如此光彩夺目殊为不易。

可是这块玉真的没有瑕疵吗?

庄雍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瑕疵还是有的,要是不像沈小松似的那么不要脸就好了啊......

......

......

【感谢哮天犬,铁公鸡,老乡的打赏,今天会加更,继续求收藏。】

看网友对第二十四章 打个赌呗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重生之魔教教主